你有多久没有亲近自然?“一个人在大自然里走上好几个小时,是一种练习,练习跟自己对话的过程”大自然是最好的老师,一起来看看花莲慕谷慕鱼的与世独立。(推荐给你:用双脚走出来的旅行意义:没有新的养分,人生只是静止的湖泊

走路,我们每天都在走路,但我说的不是这种走路。

不是从捷运站出口走到公司门口的距离,也不是停好机车走回家里的几步路而已。是要走上数十分钟,半小时,甚至一个多小时的那种路。

小时候每次走路就像是在冒险。但长大后,被都市的便利生活驯养,温驯到连路都不想再多走一下。因为对于现在的我们来说,时间是如此珍贵,体力是如此不容浪费。

现在花莲的慕谷慕鱼,只能用走的进去了,没有游览车或汽机车代步,要进去,就只能乖乖走进去。花个一个多小时进去,再花一个多小时走出来,就让我们来走走看吧!(推荐给你:新加坡生活的第一条法则:不能不知道的“走路哲学”

一个人

早上七点还没到,出现在铜门派出所排队,却发现原来自己不是最早到的。

现在申请进入慕谷慕鱼没有这么难,直接前往铜门派出所填写入山申请书,在前往入口检查哨,就可以走进去了。对比之前较为申请繁复的过程,现在简化很多,感觉也便利许多。因为会考验你的东西不是前面繁琐的入山申请,而是你很久没有认真使用的双脚,考验你值不值得欣赏这片景色。

这是我第一次来慕谷慕鱼,依稀记得记忆片段中,好像对这个地方与名字有印象。但不知道是年纪太小的记忆从彩色球转为灰色球被回收了,还是转为核心记忆,默默影响我对于户外运动的爱好,但都没关系,因为这次就是要来创造新的。

从最早的时间进入慕谷慕鱼,一方面是想躲避夏季中午的太阳,一方面今天也是一个人走。既然一个人,就要彻底的一个人,避开赖床时段的人挤人,来体验这走路的过程。对于要走多久,只有事前稍微做过功课的时间概念,在哪个转角处可以看到要的景色,在哪个隧道后可以听到潺潺流水,都不太清楚。

在一个从没去过的陌生地方旅行,也是一样的心情,你永远不知道下一个转角的景色。

大自然用自己的方法保护自己

“慕谷慕鱼”,由第一个踏入此地的太鲁阁家族“MuKuMuGi”族名命名音译,太鲁阁族语意思为:“从长满藤蔓地方而来的人”,这个名字很令人印象深刻。

在2014年以前,你可以搭乘小巴士长驱直入,直接进入慕谷慕鱼,但在各种观光乱象下,同年6月,当地社区部落决议拒绝观光车辆进出。隔一个月后,麦得姆台风摧残,造成慕谷慕鱼的主要道路坍塌,封山整修一年。

冥冥之中,好像大自然在为我们敲响警钟,当地原住民对于环境保护重视,而对整个观光业发出怒吼,隔一个月,台风就让整条道路无法通行,封山不开放。有点巧合,但也不得不重新省视,我们与大自然的关系。(推荐给你:【年末出游选】来花莲当个单纯的山孩子 缓慢

走路的过程

往里面走了一段路,发现路其实很好走,地势高低起伏不大,都是柏油路所构成。

一个人在大自然里走上好几个小时,是一种练习,练习跟自己对话的过程。

1. 来到一个你没有来过的地方,看过一些你很久没有看到的景色,什么都会觉得新鲜有趣。

2. 渐渐地景色开始重复,山谷、溪水、绿山、黄土、黑路,这些要件不断重复出现,你还是你自己,慢慢踱步。

3. 眼前的景色开始不能满足你,注意力渐渐把你带往其他层次。

来自大自然的其他种种,才会渐渐察觉。早起在大自然活动的味道,风吹过山谷间的呼啸声,气温微凉、体温微热的随着你的步伐迈进而有变化、连平常淡之无味的瓶装水也开始转为甘甜。到最后,只会剩下自己的呼吸声、心跳声、与脚踩在路上扎实前进地声音。很纯粹发自自己身体的感受。(你会想知道:培养三个旅人态度,旅行不再只是“移动身体”

思绪开始被抽离,一些平常没什么机会认真思考的事情开始涌现,在庸庸碌碌工作中、汲汲营营生活中,所隐藏的问题。

“现在的工作好像就这样而已,也赚不到什么钱。身边朋友纷纷开始往人生下一个阶段,结婚生子之类的。感觉好像很久没有回家吃饭了。人生就只有这样吗?”

这些问题都在我脑中盘旋过,但通常苦思无解的情况下,也只能笑笑地跟自己说:“我也不知道答案。”

就放空了,什么都不想了,在这片绝美景色里。

戒不掉的都市病

沿路上,还是会有当地部落居民骑机车开汽车的从你旁边经过(被准许可骑乘),有时候都会很孬的想举起大拇指,问问可不可以搭个便车,让我坐一下吧,反正坐车一下就到了。还是戒不掉,依赖交通工具的便利,尤其当自己是一个人的时候,软弱跟屈服,大不了付点钱,当作计程车,反正也没人知道无法可管。还是自虐地打断这个念头,一种我又不是走不到的想证明什么。

用身体去记忆的慕谷慕鱼

到了到了,双脚泡在弯月峡谷的清水溪里,好凉好爽好过瘾,今天第一个人到,所以目前这片景色暂时我独享。赞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景色优美的无法置信等等形容词,已经在我心中默背过一次,但这些形容词都不足以形容我在享受当下的那个心情。

听说当时太鲁阁家族“MuKuMuGi”是从南投翻过“奇莱峰”及“能高山”,抵达铜门部落后,被这浑然天成的景色吸引而定居下来。我无法体会在没有这些平坦道路的支持下,翻山越岭的辛苦,而后看到这个美景的惊喜。但我可以体会,开辟后的平坦道路上,充斥汽机车与嘈杂人声的观光客,挟带垃圾随处,不受控制的那种愤怒。我无法接受,自然风景是如此简单的唾手可得。

搭车来,下车拍照,泡水,乘车离去,这有什么样的纪念价值?这是一种等价交换,用你身体的疲累去交换眼前的景色,也是用身体老老实实地帮你记忆这座慕谷慕鱼。

以后只要提到慕谷慕鱼,你就会说起:“我那时候走慕谷慕鱼,来回走了三个多小时,走得要死要活,又热又累,但不得不说那边的景色超漂亮的!”

叮咚!有没有发现,中间那段走得极为辛苦的过程,才是你会拿出来说嘴的事,才是你拥有与众不同的体验。不是每个人都能走三个多小时,也不是每个人在路途中,都会有跟你一样的发现。

慕谷慕鱼的景色、照片,纪录太多,要多漂亮有多漂亮,要多美丽有多美丽。但你真正用双脚走踏过,亲眼所见、亲身所感的慕谷慕鱼,才是你心目中的那个慕谷慕鱼,无人可以取而代之。

我完全支持用步行来欣赏慕谷慕鱼,放慢一点速度吧!你会发现更多。(慢活哲学:享受慢生活!韩良忆:我的们社会不需要更多成功却不快乐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