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志大游行将于本周六登场,作者谢淑靖带你看见同志平权的幕后推手 Bruce,用锲而不舍的真心让艺人一起站出来挺同志相爱。

一年一度的同志大游行,即将在10/31登场,今年的主题“青春不设限—解放暗柜,青春自主”跳脱特定同志族群议题,向中间靠拢,谈论一个存在在台湾社会中人人都会面对的箝制,对什么年龄该做什么事的箝制,引人思索,原来需要从柜子里走出来的,不只同志。(推荐给你:同志,不该只有在大游行才能笑得灿烂

十三年的累积,让台湾同志游行联盟,不管是在论述能力、法律资源或社会能见度上,都越发成熟。在一连串“婚姻平权”的辩证及欧巴马通过全国同志婚姻合法化后,“平权”这个概念,也慢慢从“性向问题”提升为全面性的总体检查,鼓励各种形式的被压迫、被歧视、被忽略,都应该在权力的天平上,争取属于自己的重量。

而在游行即将进入倒数之前,在网路上掀起一股“艺人应援”的风潮,莫文蔚、刘若英、陶晶莹、归亚蕾、吴克群、蓝心湄、孙燕姿、王小棣、澎恰恰、许效舜、梁静茹、黄越绥、郭书瑶、徐家莹、五月天、何韵诗、陈美凤…人数之多,卡司之强,引起众多同志与非同志网友的注意。

而这位匿名为【老娘说】的版主到底是何方神圣?为何可以吸引这么多,平常不太轻易表露政党倾向或议题倾向的名人,此次倾巢而出的支持?原来这位自称为“老娘”者是位专业的戏剧服装设计师 Bruce,2003-2010年上海做广告、电视、电影戏剧的服装设计,这几年才在台湾复出,凭着他工作范畴的敏锐度,我们来听听他怎么说。

Q:为什么会想到要发起这样的网路影片艺人应援活动?

A:其实是个意外!因为去年邀请到心湄姊以个人的名义参与游行,今年想说可以再邀请一些艺人参加。不过小S怕出现在现场会模糊游行焦点,所以就以影片的方式来为大家加油打气,于是我转念一想,就开始了对众艺人的影片邀约。而且,我希望对同志议题的关注,不会只停在游行那一天,可以先前有些发酵跟酝酿。(苹果执行长 Tim cook 出柜宣言全文:以身为同志为荣,这是生命给我最好的礼物

Q:认识这么多艺人,是因为工作的关系所累积的人脉吗?

A:其实不完全是,心湄姊是本来就认识,小 S 虽然也有些渊源,但其他六十组艺人,很多都是我从各方朋友打听联络方式而来,然后给他们写信打电话。我这次从这些艺人朋友身上也学习到很多,尽管素昧平生,但他们却愿意为这次活动义气相挺、他们的贴心、他们的大力赞声,让我感觉他们会红真的不是没有原因。

Q:是怎么开始的呢?

A:我第一位想邀请的艺人是归亚蕾,因为今年他有一部同志议题的电影上映《满月酒》,我一直很喜欢她的作品,而且我发现,她这二十年来一直有类似角色的作品。例如1993《囍宴》、1997《自梳》、2014蔡依林 MV《不一样又怎样》,在同志们心中,她是最温暖的“同志妈妈”。(同志议题就是人的议题!专访归亚蕾:“每个母亲都用自己的方式爱着孩子”

Q:所以你是怎么让这位亚太影后点头的呢?

A:其实亚蕾姊住在洛杉矶,常往返中国拍戏,大部分的时间不在台湾,我跟她也没有直接认识。但是我知道她四月会回台湾参与《满月酒》的记者招待会,就请托各方朋友帮我带讯息,要经纪公司联络方式,说我在找她,后来我写了一封信(信的部分内容可见“老娘说”粉丝团)打动了她,不过直到记者会当天的中午,我才确定她愿意在记者会后与我见面,我当时又兴奋又急,因为要送她的礼物我还没准备好。

Q:所以你做了什么?

A:开始运用脸书大神,帮我问问哪里买的到“女儿红”?但是妳知道,台湾只有埔里酒厂有产女儿红,它铺的通路不是到处都有,然后时间又很紧急。好在脸书上的陌生网友们大家都很热心,都觉得这件事是“家里”的事,最后终于买到。当我送上这坛女儿红给亚蕾姊时,我看到她眼中那感动的神情,我知道这个礼物,有打动她的心,因为她拍过一部电影叫做《女儿红》、这次宣传的电影又是《满月酒》,她最了解这坛酒的含意。

Q:所以你第一个邀请的艺人,不是已经出柜的同志,而是一位异性恋的女性,已经生儿育女的妈妈,而且好像占这次应援名单的二分之一以上。你有没有想过,可能你的潜意识是希望获得自己母亲对自己性向上的认同?

A:这我没有想过,但是很有可能,我只是很高兴能因为这些艺人,让她们的粉丝,不管是同志或非同志,都能够一起来关心。

Q:在这过程中还有没有那些感人的故事?

A:来谈谈小 S 好了。其实我跟她认识的很早,在1999年左右,我们就已经跟当时大学同学~大炳,在白雪综艺跟红伶金粉剧团里参与演出或制作,那是最早期同志戏剧展演搬上街头的滥觞,我个人觉得那是同志大游行的雏型。那时候我们做的每一出戏,都会有一个贵宾席是留给小S,而且她每出这样同志议题的演出,几乎都有到场支持。后来大炳因为负面事件慢慢走向边缘,一直想要重新开始却没有办法,那一年,他在大陆过世,我知道之后,觉得自己某一部分的青春也跟着死去。去年的同志大游行,我穿了一身黑去参加,我想潜意识里,我是在把这场游行当作青春岁月的告别式。讲回小S,多年后我会跟她有连结,是因为有一天她来我的脸书按赞,我突然想起了好多前程往事,她又是这么挺同志,所以就给她写了封信,长信。

Q:可以谈谈信的内容吗?

A:我邀约艺人,大部分从一封信开始,我会告诉她们在我成长的岁月中,她们所演过的戏、唱过的歌,对当时的我们这群股焖又孤独的同志来说,有过多大的安慰。然后我跟小S说:“当年我们在电视上看着妳疯狂谈恋爱,然后崩溃失恋,到现在,妳已经有个美满的家庭,爱妳的先生跟三个小孩。而我们当年,何尝不是跟妳一样在萤幕外面成长,疯狂谈恋爱又疯狂失恋,但如今,我们却无法跟妳一样,走入婚姻走入家庭…”

Q:你这番自白,很令人动容。

A:我说这些,其实不是想要造成她的愧疚感,只是希望她以同理的角度看看我们的处境,我们也是跟她一样,想要稳定幸福的平凡人。我跟陶子这样说:“妳现在已经成为人生胜利组,工作家庭,样样得意,但妳一定还记得当年,妳在观众心中还是个《天空不要为我掉眼泪》的女孩,而我们也还是躲在柜中的惨绿少年,那种想要寻求一种肯定跟认同的心情,妳一定懂得。”而陶子最棒的是,有一天人家讨论她的女儿打扮很中性,如果以后变成同志她会怎么样?她的回答是:“我一定全力支持!”我觉得这才是一个爸妈该思考的问题,与其去在意小孩是否爱男、爱女,难道看见小孩幸福,不是件更重要的事吗?(推荐给你:反同志夫妇到彩虹围城现场的感动:我们想理解儿子的“爱”

Q:这一路上,你为同志游行所做的付出,真的很令人感动,中间还有什么想跟大家分享的吗?

A:因为我不隶属于任何一个同志团体或是游行联盟,这些邀约其实都是以我个人的名义,希望艺人们能不限主题及形式的来为同志游行加油。但过程中也会有人质疑我,收割同志运动这么多年来的成果,或是偏离主题,想标榜个人等等,甚至怀疑这些艺人现身的目的只是为了搏版面。

但是后来好像证明了一件事,就是因为我不隶属任何一个同志团体或是游行联盟,所以艺人们这么支持,因为只要是团体就有主张,“老娘说”不限主题的方式,所以让这么众多的艺人同意支持~爱!这么多艺人里,很多都是知名度极高、演艺资深的明星,从粉丝团的后台来看,很多按赞的粉丝大头照都是妈妈带儿子、或爸爸与女儿的合照,我不知道这是不是首度有同志色彩的粉丝团深入到非同志族群里的?举例五月天吧,或许当初听五月天第一场签唱会的小女孩,现在都结婚有小孩了,如果她发现她的小孩是同志,那么拥有这么多粉丝的乐团成员今天呼吁的一句话,会不会让这个妈妈日后多了一份温暖呢?(好迷人的同志男星!五个让我们爱上Neil Patrick Harris的经典时刻

Q:那支持你不计成本投注心力的动力到底是什么?

A:这个嘛⋯⋯因为我爱的一个男生,他对我做的事情很鼓励很认同,所以我⋯⋯希望多做一些,就这样,没有什么别的了。


(由 Bruce 亲手设计的胸花,目前征求厂商认购中,游行当天将发出一万朵)

访问的最后,我很谢谢 Bruce 这么无私的分享,同志游行在即,这个艺人应援的网站浏览量也破百万,虽然他知道活动过后,一定会有很大的失落感,但是追求真爱的决心,在他心中却永远不会落幕。我不是同志,但是在未来我可能成为一个同志的妈妈,亦未可知。

但是我听见了一个孩子的孤寂,那种想要被亲人认同的渴望。想要跟一般人一样,年龄到了可以结婚生子,可以在合法的保护下共度一生,家人不用担心他们过的不好,因为社会会给予他们相同的权利跟保障,就像所有的人那样。若我们都以母亲疼爱子女的心来看待同志,难道会不希望他们活得开心并得到幸福吗?如果有一天要面对自己的儿女出柜,你我的选择跟回应又会是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