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王子》讲述的不只是人与人间的关系,也是人生哲学。什么是重要的?你想抓住的真的重要吗?看到别人在跑,所以妳也跟着往前冲了?别盲从,停下来,直视生命、对生命提出疑问,作者艾彼纪录了和朋友的讨论,与妳一起找回单纯美好的赤子之心。(推荐阅读:【胡晴舫专文】幸好这世界有《小王子》温柔我们

年初时我与她见面,那时候樱花盛开,我们约在一间小巧的咖啡厅,我送她一本《小王子》。“你为什么觉得我应该看?”她快速的翻动页面,不以为然地问我。

“亲爱的,你每日汲汲营营是为了什么?”被问到这问题时,她竟无法回答。我趁胜追击的问她,“妳快乐吗?”她想,自己的确是有些迷失了。老是排满的行程表,她连与家人、朋友相处的时段都变得非常少。

她陷入沉思,回想自己的人生,一路走来从来都是人人称羡的,有不少人想成为她、过过她的生活。“成为必要、不可或缺的( be essential )”是她对自己的期许。

自我认识她以来,她从来就是这样有目标、有方向的一位女子,这不仅显现在我们的言谈之间。有时,单单只是从她的外表就能够一窥端倪,眼神的坚定、丝毫不犹豫的步伐与一丝不苟的打扮。偶尔朋友间喝了酒,她也只会略显疲态的说:“长大为什么这么复杂?我想要回去当小孩。”尽管姐妹们会很有义气的出借自己的肩膀,她也只是在疑惑中沉沉睡去。

她不会是例外,也许多数的我们,也都忘了──每个大人都曾经是小孩,但是只有少数人记得。


(图片来源

七月盛夏,我从北海道旅游回来顺便拿当地名产给她。她开门示意,要我进她家坐坐,我俩盘坐在沙发上共饮一瓶水果啤酒,她问我:“妳会不会偶而也觉得虽然目前的生活还算满意,但总是少了点甚么的感觉?”

我反问:“妳觉得自己少了什么?”

她翻了一下《小王子》告诉我,自从长大之后,我们缺少的,是初心。那个单纯快乐,没有目标、目的,只是觉得有趣而想继续下去的心。我们几乎是一口同声的脱口而出:“问题不在于长大,在于遗忘。”这句话也是小王子作者圣修伯里所说的。

我们都笑了。

我想,她终于知道长大并不是问题,而是她忘了如何一心一意的去经历和感受。以往,她实在太习惯这种模式了,甚至觉得这就是生活的唯一要务,七月这次见面看来她对生活、目标的信念有些松动了。

“他们所寻找的,其实是可以从一朵玫瑰花或一滴水中找到的。然而眼睛往往是盲从的,人还是必须用心去看。”引用完这个句子,她微笑的说:“人类所追寻的无论大小,终究都能够在平凡日常中发现,这句子不是很美吗?”

我觉得更美的是她的领悟。

回去后,我给她写了封 email,内容是关于我搜集到有助于我们找回孩子般初心、单纯与快乐的处方。信上我写着,“和妳谈论《小王子》的时候我渐渐回想起自己的孩提时光,这些小建议如果喜欢就拿去用吧!近日,我找到了我们通过的信,处方在这儿,也献给想要找回赤子之心的妳:

处方1. 发现平凡事物中的不凡

还记得小时候看见窗外下雨时的兴奋吗?孩子们会去观察雨打在屋顶、柏油路、草地上的形状是不是真的像我们画图时候画的一样像个“向下的箭头↓”?孩子们会仔细去分辨雨水落下时不同的声音,去闻闻雨天特别的味道。

从天气开始,打开你的五感与心灵去感受,从而逐渐扩大到其他生活中的场域,逐渐在生活中找回观察的乐趣吧!

处方2. 不计后果,不想太多

现在妳只要想到雨天出门的车阵人龙、大雨把鞋子弄的湿答答的,就一整天都没有好心情。但是,小时候的妳才不管雨天可能会弄脏妳的衣服、裤管,淋湿妳的头发、书包呢!孩子做一件事情并不在意结果,他们只是因为对世界好奇、对事情发展好奇,就放开自己去体验。

对照成人后的我们,害怕事情失去掌控、瞻前顾后的。如果我们可以认同“事情不能全部都在掌控中”才是生命的本质,就能放手任一切发生,在生活中体验各种可能,重新拥有站出去尝试的勇气。

处方3. 喜爱的兴趣,让妳神采奕奕

孩子们对于自己想做的事情的坚持,妳看过吗?他们总是不惜一切的去争取更多的时间去做他们乐在其中的事,也许只是在公园留久一点、多荡一下秋千、多堆一个沙堡。

妳现在的工作能够让妳乐在其中吗?不是的话,妳工作之于是否有一项兴趣、嗜好是从小到大陪伴着妳的?是阅读吗?弹琴吗?不论是长大后才圆的梦,或是重拾孩提时的兴趣,永远都不晚。再怎么忙,也一定要做一件会让妳神采奕奕的事!(三十岁之后的人生旅行:自己喜欢的事,为何不全力以赴?

处方4:为自己所做的庆贺

年幼的孩子不会去评价,他们只管完成手上的作品,可能是画画、歌唱或跳舞,然后为自己所做的庆贺,可能只是开心的笑、很用力的拍手或是拉身旁的人一起参与。

当我们不再为自己完成的所庆贺时,很容易忘记自己花时间灌溉的有多美、多特别、多不凡。开始认为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事情就是应该这样,没有成就感、没有掌声,连对自己的感谢都没有。这会导致我们对所做的不再热情,只剩下好不好、对不对的区别。放掉这些评价,单纯地为自己正在做的、已经完成的欢庆,生命本身不就是应当被庆贺的吗?

处方5:和自己的秘密暗语

妳还记得小时候最喜欢的笔是哪一支、最喜欢的衣服是哪一件吗?那时候总会觉得只要拿自己最喜欢的笔来写字,就可以得到高分。穿上自己最喜欢的衣服,就感觉可以幸运一整天。

现在妳有没有保留一些属于自己的秘密暗语?如果没有的话,为自己创造几个吧,生活的小幸运与小惊喜就藏在妳与自己的暗语里面。

寄出信后我收到她的回覆,她决定连续一个月的周末找一段时间,到公园、游乐场、草地上观察孩子们如何游戏、如何开始并且完成一件事。初秋微凉,秋高气爽的十月早晨,这次换我赴她的早餐之约。

她告诉我:“你要我做的那个练习我做了。”

前阵子她有点迷失,一直在想甚么对她来说是最有利、最有帮助的,不论是生涯或感情皆然。她一直抓,一直追寻,把行程表给填满,以为这样就能离目标更靠近一点。

她看孩子们是如此的专注在他们觉得有趣的事情上,有时候只是一朵花、一只蚂蚁都能引起他们的好奇;一个纸箱,两个孩子就能够想出 N 种不同的玩法。(推荐给你:微笑看世界,世界也会微笑对你

孩子不过只是因为有趣而想投入罢了,没有甚么精准的目标,却能够笑得那么发自内心。

她接着说,“我把所有耗费我太多心力和时间,又让我感受不到兴味的事情都给删掉了。”那些事情只是因为别人在做,让她感受到竞争的压力而不得不做的事。

“这半年多出来的时间,目前只拿来和家人、朋友多相处。我非常喜欢这样过生活,与他们有连结让我感觉非常踏实。我觉得暂停下来,投入生活、用心感受,可以慢慢分辨出真正重要的事物。”

“真正重要的事物,不是用眼睛去看的;只有用心,才看的见。”狐狸对小王子说的话,又浮现我心。

她自己也觉得奇怪,这些平常不在眼前的人事物,总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特别喧嚣。她清楚自己对家庭、朋友连结的渴望一直都存在,只是重要性总不及那些感受到职场竞争而带来的焦虑与忧心,所以她只好一直努力与追求,一直抓紧与填满。


( photo credit:independent.ie

我说,“你找回生活的主权了?”

我的意思是,她不再被自己的焦虑、假想的害怕给操控,能够真实的享受生活带来的乐趣。

我了解,对一个这么有目标的人而言,她的困难不在于“要多做甚么”。“做甚么 doing something ”永远是她不间断寻索的,反而要她甚么都不做 、暂停与放掉,才是最困难的事。这一次,她已经大大的跨越了自己的舒适圈到另一边──不做甚么 doing nothing 。

暂停,让她在心里腾出了足够的空间与距离,去反思甚么才是最重要的,累积成为自己生命的本质。不再活得像小王子在星球旅行时遇见的国王、戴高帽的人、酒鬼与点灯者那般行尸走肉。(推荐给你:用心生活,是种习惯

阳光准确地洒在她身上,我看不清楚她的脸。这幅画面很美,也好像是个预言,新生活即将开展,她回归孩子的初心后将能够更投入地去生活,对世界感到好奇,单纯的尝试、经历并活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