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播朱楚文在前几篇大数据文章说明时代下的科技变革,接着与我们着重讨论人性反思。人生常是有一好没两好,科技亦然。新科技让生活更便利,但在我们没发现的时候,却也拿走了主权。大数据时代下,我们可能都是楚门,快乐的同时,会不会有一天谢幕时发现走不开呢?(推荐阅读:

电影楚门的世界中,饰演男主角的金凯瑞,对着观众深深一鞠躬,面带微笑地离开这被安排的世界。这一幕,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导演着急喊卡,依旧阻挡不了楚门离开原本人生的决心,因为他赫然发现,原本的人生只是个摄影棚,而自己在不自觉中成了观众茶余饭后的消遣。

其实很难想像,如果我们是楚门,会怎么样?假设我们遇到的每一个人,无论微笑,或是怨怼,背后都有剧本操控;甚至连初恋,也是导演精心安排。所有观众看着我们的人生,跟着哭、跟着笑,我们却完全不知情,以为友情是真的,爱情是真的;殊不知,只是场戏罢了,一旦知道真相,我们能够接受吗?

楚门的离开,让戏外的我们觉得很爽快。因为任谁,都不想要过一个完全不知情下,被安排好的人生。不过这样的人生,现实生活中我们却可能已经在过。只是这个世界,不叫楚门的世界,而叫“大数据的世界”。(延伸阅读:

在大数据的世界里,智慧手表、智慧手机、智慧手环,这些冠上“智慧”之名的玩意儿,如同无所不在的摄影机,记录下我们的一举一动,不管是今天胖了几公斤、心跳多快,或是偷偷关注谁的消息,以及爱说的口头禅,这些所有我们专属的生活习惯,通通变成了编撰个人剧本的元素,而大数据的分析建议,就像导演,开始驱动着我们人生脚本。

我们是不是自愿当楚门?

于是,在这个脚本中,我们开始跟大数据建议我们的人做朋友,我们开始接触大数据认为我们会喜欢的活动。我们笑、我们哭,我们生气,大数据都看着记录着;我们恋爱、我们分手、我们成家立业,大数据都知道还帮忙回味。

这样的人生某种程度来说挺方便的。我们不用再花脑筋思考生活习惯的枝微末节,这个既定的剧本既然写得挺舒服的,似乎没有不继续演下去的理由。于是,我们让大数据纪录我们的惯性,再让惯性继续带领我们过生活。这些习惯,一天一天更加强化,我们在没有意识的情况下,慢慢变成越来越特定的“我们”。就像是剧本里的角色总是鲜明,我们这个人也逐渐鲜明起来,而且好恶强烈。

慢慢的,我们越来越习惯,于是我们交出越来越多主权,让大数据继续写剧本,继续导演我们的人生。这看起来没什么不好?只是好奇,有一天,我们会不会才猛然惊觉,人生怎么定型了,然后开始讨厌被惯性驱使的自己,开始想要打破既定的生活?在大数据的世界里,我们甘愿交出生活的主权,而这个主权,当我们想要拿回来的时候,是否拿得回来?

我们能不能像楚门一样,一个帅气的谢幕,毫无牵挂,悄然走出摄影棚?

好玩的是,很多时候,我们反倒是自愿当楚门,甘愿被窥视甚至乐此不疲!我们拍照、自拍、上传,告诉朋友甚至陌生人,我们生活的大小事,不管对方想不想听。所以有人说,这是个极度自恋的时代。既然如此,大数据不过就是极度自恋世代的延伸,透过科技把这些自恋价值化、效益化、甚至产业化罢了。(推荐阅读:

换句话说,如果我们觉得大数据操控了生活,应该想想,是大数据该让我们害怕吗?

还是我们自己该让我们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