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专访我们听微弋聊起纽约当演员生存的难,这一篇我们听她讲纽约如何让她终于看懂了自己,决心不当标准美女,舒服做个异类。她反思台湾环境加诸于女生的压迫,与纽约演员环境对亚裔女演员的刻板印象,她不气恼,决定要用行动改变。

我不是强势,我只是在活出女人该有的力度

在台湾时,微弋从没想过自己能好好当个演员。因为她的宽额方脸与眉眼,从不是市场“要的样子”。她柔弱清新不起来,她想着是不是得跟别人“一样”,才有资格走这条演员路?

直到来到纽约,她才发现,没有人想跟其他人“一样”,那太无聊了。人们没想过把自己挤进标准,反倒立志当“异类”,那时候,微弋觉得自己是真的美得坦荡了。(推荐阅读:让你的异类劣势成为你发光的亮点

六年在纽约,微弋坦言每次回台湾,都感到无形的压力又回到自己身上。她担心自己的口红颜色太红,领口太低,这颜色会不会让自己看来不正经?

“台湾社会期待你是‘好女孩’,他们期待你好你乖你漂亮,但不希望你有‘力量’。你最好别跟别人不一样。男人害怕有力量的女人。所以今天男朋友比你矮,你最好别穿高跟鞋,或社会上总弥漫‘女强人娶不得’的迷思,我们多怕女人有力量。”微弋感叹,在台湾,我们花了太多时间关注与检讨别人,却很少花时间了解自己。女人羞于承认自己有力量,不敢拥抱自己的不同,每个人都趋同地不自由。

在纽约,当女人没有比较容易,但是“你有能力,让我看看”的社会风气,让微弋觉得总算能安心成为自己。“这里不需要女生刻意‘可爱’,你是个可爱的女生,你就是可爱的女生,你不需要加乘,你不需要故意让人觉得你很柔弱。你可以展现自己的力量。”

柔弱是美,强悍也是美;女人可以可爱,亦可以疯狂;脸蛋方的圆的长的宽的,眼睛大的小的长的圆的,那都是女人美的姿态。何须规范?如微弋一般的非典型美女,无法在台湾找到切合自己的路径,却在异地渐渐看懂自己。“我总算是喜欢了自己,知道自己美在哪里。”(同场加映:3000 年的美女标准只证明一件事:这个时代换女人做主了

当个“不可爱”女人也很好,微弋不是强势,不是刻意不从,她只是想活出女人该有的力度。

不是只有白人可以当超级英雄,灰姑娘也可以很 Badass

闭起眼睛想想,你印象中好莱坞电影里,亚洲女人通常是什么样子的?

是贫民窟里的亚洲妓女、偷渡的移民家庭、数学很好的会计或秘书还是被拯救的中国谜样女人?在白人编剧的“东方主义”想像里,亚洲女人通常只能有那几种特定形象。(同场加映:《菜鸟新移民》爆红女主角:女人不是附属品,拒演只有空壳的角色

亚裔与女性的双重弱势,不让微弋气馁。

她分享自己征选过一出戏,要演中国城里头全裸的妓女,“我可以刻板印象到极点,很性感、很辣、很野,网袜配上吊带;或我也可以干脆是个看尽风华的大婶,对很多事情早就麻木。我演个妓女,但她不一定要典型,她还是能有自己的面貌,她活她自己的人生。”挑战已经很难,对微弋来说,重点不是既存的限制,而是过程中她有没有玩到,有没有颠覆刻板印象,在限制里她要保有诠释的自由。

“抱怨现况不如成为改变。”微弋认真的说,“要争取女性平权,要争取亚裔演员的权益,最快的方法就是自己来。与其等待剧本,不如我们自己写一个。”现在纽约亚裔的比例是 13%,微弋说想做的事情其实是“重新教育”,谁说只有白人男性可以当超级英雄?(推荐给你:安海瑟薇、茱利安摩尔、凯莉墨里根!四位女星对好莱坞的性别反击

演多了戏,现在很多戏对微弋来说不够真实。巫婆仰头大笑,公主等着人拯救,太多事情早成了约定成俗的观影潜规则,“吸引我的角色都是复杂的,戏跟人一样,有很多模糊的灰色地带。”深信世界上没有纯粹的好人与坏人,微弋说特别想演灰姑娘,重新诠释她的“良善”。不只是跟小动物说早安,不只是被欺负还笑不还手,灰姑娘也可以很 Badass,可以有不开心或邪恶的念头,可以不只是等着王子拯救的客体。

“今天给我一个刻板角色,我也一定会找到他吸引我的点。”这是作为演员的幸福与辛苦吧,你可以不喜欢自己演的角色,但不能不明白他做每一件事情的动机。

一个角色即便邪恶,都有能被温柔谅解的缘由,演员窥探角色的一生,再一次又一次揣摩角色之后,渐渐成为更柔软客观与世界以对的人。

累积失败的经验值:演员不是短跑竞赛,演员是马拉松

“在纽约的每一天,我都想放弃。”微弋看着我,毫不掩饰地说。

很多人告诉自己,花五年时间努力,不行那就离开。可微弋心想,要是就恰巧第六年成功了怎么办?会不会不甘心?如果第五年放弃了,永远不知道自己第六年会不会成功。

“演员不是短跑竞赛,演员是马拉松。我就是赌气相信自己,我要看最后走到哪。”刚到纽约的时候,微弋天天质疑自己是不是当演员的料,这几年过去她才能安心告诉自己 I Really have it,接着她问自己,“我可以走多远?”

“每一次的挫败,对我来说都像实验室里的实验。每失败一次,我未来就有很多失败的样本可以参考,其实挺好的。”怨天尤人太容易,微弋选择失败后诚实问自己,有拿出百分之百的努力吗?是不是昨天早睡了,台词少念了三次?还是早上没有暖身所以分神了?现在的失败,是过去的自己哪里疏漏了。(同场加映:学会失败更成功!看六个成功女性的故事

累积失败经验值说来云淡风轻,过程却是痛的。微弋反覆地面对自己的“不够好”,反覆地被贴上“失败”的标签,做为演员,好的与坏的都朝自己直面而来。

“你是整个人被批评的,你太高你太胖你太矮你讲不好台词,都是你。”你的身体是你的表演场域,你再没有保护自己的安全距离。好与坏都责无旁贷,这是个极其裸露的职业,“你”就是你守护的职业。

“虽然演员是比较容易被看出辛苦的行业,但不代表我比较有资格抱怨啊。因为哪个行业不辛苦呢?”微弋笑称自己就是劳碌命,不管怎么选,都会选到让自己辛苦的工作做,那何不扎扎实实把演员这条路走好?

“我回头想想,自己真的跟三年五年前,完完全全地不一样了。”痛跟成长都是埋在骨子里的。

微弋说着演员这条路,我觉得她为坚持下了更好的注解。坚持,是用生命去相信一件事,用生命去赌自己可以。现在的自己若不行,那要从这一刻开始,让未来的自己强壮起来。

“身为一个演员,让我成为一个更好的人。”微弋的语气充满感念。我一边听,眼泪都快掉了,那是一条实实在在辛苦的路,也是一条实实在在幸福的路。

当年在台湾,她曾怕疼怕受伤彷徨找不到方向,却执拗拉着自己翻阅社会设限的高墙,走过语言的寒霜,熬过日子的困顿,试过挑战的极限,始能活出了人生的不同维度。

成功是最后懂了自己,成为更好的人。

这是微弋的故事,我却在访谈间不断想起曾哭泣的自己与台湾的女人们。不要苦不要怕伤,跌倒了再爬起来;不要逃避失败,无需抗拒成功;为了生活学会扎实,轻声对自己说,我们终将成为更好的人。(推荐阅读: 为了成为更好版本的自己,你没有时间无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