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编按:
缘分是一件再奇妙不过的事了,让我们错过我们本应厮守的人,却又让我们在峰回路转之后找回当时的爱。11年过后,各自爱了别人,结了婚离了婚,王菲和谢霆锋又走在了一起,我们似乎可以开始相信,对的人怎么走都不会错过。听听两性心理学家海苔熊剖析分开再爱的可能性!(推荐阅读:爱,是有勇气受伤

终于,他答应在“百忙”的期中考周跟我见面谈谈。

“还是我们先分开一阵子?之后,我是说…等你论文那边比较不忙,再一起好好地沟通我们的问题…我保证在这段时间内我努力让自己会变得更好…”我试过各种方法退让、协调,做各种不同的保证,搞得自己像是在杀价一样。

“妳还不懂吗?我对妳已经没有爱的感觉了。老实说,这几天你不在身边,我反而觉得松了一口气,可是见到你,压力又来了…”

他接着就说他锋面图还没弄完,要赶回去先扫描,作ppt。我无力反抗,只能眼睁睁看他卷起天气图放进海报桶,在我面前将研讨室的门关上。

是阿,
我不懂,真的不懂。
我不懂,为什么感觉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我也不懂,那时的他不久前才说好要一起努力、一起改变、说好一起走遍台湾的大街小巷、说好有什么难关一起克服、说好一起存够钱结婚、一起看七彩湖、一起吃麻糬吃到噎着的他,竟然转眼成了爱情刽子手,如此残忍又沉默。

我甚至无法想像他会怎么面对自己的家人。

我想到他的家人,想到自己是多么辛苦地经营,逐渐变成他家的一份子。当然,也舍不得,舍不得他的爷爷奶奶还有他的父母姊妹。

“阿青咧?伊那谋嘎哩作夥回来?”
“小青,阿妳吃饱了没有?来来来,阿嬷特别准备你最爱吃得冬瓜排骨喔。妳这么瘦要多吃一点,以后生的小孩才会像阿沛一样肥肥胖胖的。”
“沛,你要跟小青说,她没事就到我们家来。她很乖,你要疼惜喔。”
“青姐,我跟妳说喔,下周我要去日本,妳有没有缺什么,我再帮你带回来!”

一直以来他们对我这么好,从他们身上找到了我残缺的依靠,却因为他的一句不爱了,像是大水冲过了龙王庙,将我从这群可爱的人身边冲走…

一切来得太快太突然,我来不及站稳就被击溃,只能在心里重覆地呐喊,只能无力地让好多个为什么,像温泉地热一般不停涌现。太多的疑问在我心里纠结缠绕;太多沉重的后果超乎我的想像;太多回忆夹杂太多的困扰,让我完全无法冷静下来思考,这中间到底出现了什么问题?我又要怎么改变,才能挽回他失去的感觉?

【失落的亲密】

“他好像变了一个人,变成我从未认识的人,变得好陌生”
“我问她说,我可不可以再追她一次。她摇摇头,说:这样好吗?”
“如果他明确地要我死心,我可能还会走得比较容易。可是,最后我发现,就算是他把话说得再狠再明白,我还是无法放下他,也无法放过我自己。”

这么多年来,许多的朋友重复遇到类似的问题,我却无从帮起。有一段时间,我一直在想着挽回的可能性,我也在想挽回是否真的可能,还是只是苟延残喘的开端。如果可以像电脑备份一般切割一个时间点,该在哪里建立镜面?

或许你会问,都分开了,要怎么爱?或许你会说,就算我想爱,对方也不愿意再重来。

也或许妳跟我身边许多身经百战的朋友一样,早就看透“暂时分开”只是藉口,“已经不爱”才是真正的理由。(推荐阅读:不爱了,其实就是最好的答案

但不可否认的,分手后复合的也大有人在(Dailey, Jin, Pfiester, & Beck, 2011),甚至还有一群人,在分手与复合的两端,像溜溜球一般持续的摆荡(Dailey, Pfiester, Jin, Beck, & Clark, 2009; Dailey, Rossetto, Pfiester, & Surra, 2009)。问题是,要怎么知道,对方是否还值得挽回?或者,两人是否还有机会?

正所谓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人间没有不苦的别离,人生没有心理学无法解释的问题,顶多是解决不了而已。University of Texas at Austin的René M. Dailey 花了很长的时间收集大家的恋爱经验与故事,逐字逐句的编码分类,试图从这些字字珠玑与句句血泪的经验里,告诉我们有多少爱可以重来。

在正片开始之前,一样进行一个无奖征答:

你觉得,分手之后又能重新在一起的机率是多少?
(A) 5% (B) 10% (C) 15% (D) 20%

为了避免你“不小心”看到答案,先给一个提示好了,以大学生为例,六个月基础分手率大约是40%~50%,也就是说,你假日时在士林夜市或是淡水老街看到的年轻情侣双双对对闪闪光光,里面大约有一半会在半年内分手(Cheng, Kuo, Lin, Wang, & Lin, 2010; Dailey, Pfiester, et al., 2009; Dailey, Rossetto, et al., 2009)。

准备好了吗?要公布答案了喔!

接下来,来看看分开再爱的机率

答案是:以上皆非。跟所有社会心理学的问题一样,简单的问题通常会有复杂的答案。

早期一些研究发现,40%的人的现任情人,也是前任情人(e.g., Cupach & Metts, 2002; Langhinrichsen-Rohling, Palarea, Cohen, & Rohling, 2000)。用白话的方式说,就是他们曾经分手又复合过。近期的一些研究则发现,复合率更高达60%~75%(Dailey, Pfiester, et al., 2009; Dailey, Rossetto, et al., 2009)。

你或许会纳闷:“真的有这么高吗?”

的确,这些曾经经历过“复合式恋爱”(Relationship Renewal )的人中,并不是每个人都能修成正果,在几经波折之后仍然有一半的人会走向永远的分手(Dailey, et al., 2011)。不过,比起分手的机率,更让Dailey感到好奇的是:如果这个人曾经让你那么委屈那么痛苦,如果你已经无法忍受继续和她相处,究竟是什么,让你们又决定要再试试看?又是什么,让原先已经死心的他,又重燃对你的希望?(因为,在爱面前,其实我们都是孩子

一般来说,有五大因素主导你们最是否还有机会复合:

01. 挥之不去的感情 (Lingering Feelings,40.7%)

在诸多因素之中,他是否依然爱你,是复合的主要原因。完毕,请稍息。

妈妈乐咧!我跟你一样,看到这一条差点没把电脑砸了。我当然也知道爱与不爱是最终的理由,这说跟没说不是一样吗?不过,在你砸电脑之前,可以先砸室友的,嗯…我是说,可以先稍安勿躁静下心来想一件事情:我怎么知道,他还爱不爱我?

分手之后我们总是以为要多做点什么,让对方看见自己的改变、发现自己的努力,急于将对方追回,试图用各种方法留住对方,却发现越是用力抱紧,他越会离你而去。为什么会这样呢?

正所谓心急吃不了热稀饭,脑残不要喝友露安(?),因为在选择伴侣的时候,我们只对一种人有兴趣,就是“别人得不到,但自己稍微努力一点就可以得到”的那种人,心理学上称做“最适挑战”(Optimal Challenge)(Matthews, Rosenfield, & Stephan, 1979; Walster, Walster, & Berschei.E, 1971; Walster, Walster, Piliavin, & Schmidt, 1973)。人类是少数犯贱的动物之一(噢,主阿,请原谅我用这个字),太难获得的不愿意争取,太容易到手的又不削捡取,拼死拼活地放下身段迎合对方,并不能重新获得宠幸,只会降低自己的格调与价值,让对方觉得厌烦难耐,快步离开。

雪上加霜,雾里看花的是,历经情伤让我们更脆弱,对自己更没信心,变得更丑更低落(Chung et al., 2002; 何冠莹, 2003; 罗子琦 & 赖念华, 2010),这时候的你不论贴上任何人,对方都会逃之夭夭[1]。另一方面,甩掉你的那一方也需要时间,去“体会”没有你的日子里,究竟是会更加珍惜自己,还是会变得寂寞、不愉快、讨厌自己?关系的结束是很奇妙的一件事情,人总是习惯了拥有而不懂珍惜,失去才明白拥抱的美丽。

“分手之后,我才发现我爱他的程度比想像中还多。我几乎每个夜里都会想起她,想起她的笑容,她的陪伴,还有我等她等到快要起火,她从后面冲过来抱住我肥肥的肚子,我立刻就没办法生气的那些时候。没错,有时候她很黏,甚至黏到我几乎无法忍耐,可是,如今她不在,我又有些不习惯…”

当原先的亲密变得疏离,我们会重新开始思考、并检视这段关系,看看自己是不是真的需要对方,还是只是需要一个人陪伴(Baumeister & Bratslavsky, 1999; Sbarra & Hazan, 2008) [2]?

以上这些都需要同样的一样东西:时间。

他需要时间去感受妳不在身边的不方便,了解你对他有多重要(Dailey, Pfiester, et al., 2009; Dailey, Rossetto, et al., 2009),发现自己有多需要你,甚至发现小三不如你一般善解人意(Dailey, et al., 2011)[3]。

你需要时间去沉淀,去升华,擦干眼泪,走出哀伤,让自己变更好,让他知道妳就算没有他也能快乐的笑[4],这样他才有可能再次看见你,再抱着你一起重拾甜蜜。所以,不论你是甩人或是被甩,第一项建议是:给彼此多一点空间和时间。(一起看看:骗人的怦然!亲密关系里的三个关键时间

02.  觉得关系改善了 (Relationship Improvement)

“可是,我已经改变了很多,我不再一天到晚打给他,克制自己的思念,也不再疑神疑鬼,说服自己要相信他,要好好爱他,我变得很不一样,他说的所有缺点我都‘改尽’了,为什么他还是不回头?”

一件需要被澄清的事情是,你当然可以变得更好,但他“不一定要看到”-而且,你也不必然要“只做给他看”。

当你的生死存亡,喜怒哀乐都紧紧也仅仅系于一个人身上的时候,你就会像吴宗宪一样,为爱变得患得患失(Horberg & Chen, 2010; Knee, Bush, & Cook, 2008; Sanchez, Moss-Racusin, Phelan, & Crocker, 2011; Spielmann, MacDonald, & Wilson, 2009),可是当你的改变是单纯为了你自己,不计较他是否会回来爱你的时候,就给自己,也给对方更多的弹性与可能。你可以问问你自己,如果有一个人因为你爱得活来死去,没有你就活不下去,你会重新喜欢这个人吗[5]?

一段关系里本来就得失相随(Impett, Gable, & Peplau, 2005),牺牲奉献有很多种形式,如果妳是发自内心,像光良一样心甘情愿,就算是最后他仍然蒙起眼,假装听不到、看不见,也无愧于心。相反地,如果你在乎的是牺牲的多少究竟换来多少成效,那么很遗憾的是,在乎的越多,最后得到的越少(Whitton, Stanley, & Markman, 2007; 卓纹君, 2004)。

爱情的所有效果几乎都得透过彼此的眼镜(Boon & McLeod, 2001; Canevello & Crocker, 2010; Etcheverry, Le, & Charania, 2008),是否能挽回的重点永远不在你做了多少,而在对方感受到了多少。

“在分开的那两年里,我学会如何感恩。他变得上进努力,为未来打拚,不仅仅是为了我,为了我们的关系,也为了他自己。我很高兴有这样的一个人陪伴我,也谢谢他始终没有放弃。”

如果对方发现这段关系的确跟以前有所不同,她的离开的确让你更懂事,他的抗议的确让你更重视问题,就能替一切开启契机。但如果你用尽其极,千方百计,他都无动于衷,又何苦强迫一个心不在的人和你继续在一起?所以,第二项建议是:

如果你是甩人的那个,请多花一点心思去观察与比较,相对于其他身边的莺莺燕燕花花草草,这个人是不是真得能有所成长,而且是长期而稳定的成长,毕竟你的一生中,很少人愿意为你做强大而剧烈地改变;如果你是被甩的那一个,记得时时提醒自己,紧紧相逼的心只能 Say Good Bye

03.  不清楚分手的理由,不确定彼此的关系 (Uncertainty Indicated Reason)

为了避免看到这边的你眼花心烦,这边再开放一题无奖征答,不过这次答案保证在选项里,而且是猜中机率高得吓吓叫的迫选题:

下列哪一种情形,比较有可能复合?
(A)对方语带保留,说我可能不会再爱你,为这段关系套上模糊的阴影
(B)对方意愿坚决地告诉你,这次分手后不会再跟你在一起。

准备好了吗?

虽然写社会心理学考卷的时候,大家都会聪明地猜直觉以外的答案,因为与直觉相反的答案才能放上课本或好的期刊,可是这题的答案是 (B)。当对方明确地跟你说不想再继续的时候,你的胜算的确就小了许多--如果他是“第一次”这么说的话。

正所谓自古英雄多寂寞,向来红颜总命薄,纵使是厉害如 Dailey,也有预测错误的时候。Dailey  发现虽然第一次分手绝口不提再爱你的人,真的比较可能斩断情丝,但是如果你们曾经有一次以上的复合经验,不管他说什么,或许都只能当参考。因为手心手背都是肉做的,相处了如此长的时间,如果离开你,他必须重新去适应,去忍耐,去教导下一个不知道是比你聪明还是愚昧(?)的人,光想就觉得累,于是,有6%左右的人回头选择不甚完美却是自己熟悉(Familiar)的原配--在没有更好的选择的时候。

下一页,更多复合的可能性

04. 没有新对象 (Alternative)

时序更迭,季节交替,物竞天择,魂归来兮(再乱写嘛你),演化论主张,不论是在一起或分手,我们都在跟别人竞争(Braun & Bryan, 2006; Buss & Shackelford, 2008; Carmalt, Cawley, Joyner, & Sobal, 2008; Confer, Perilloux, & Buss, 2010; DeWall, Maner, Deckman, & Rouby, 2011; Dutton & Winstead, 2006; Kim, Griskevicius, & Simpson, 2011),当然,复合也是一样(Busboom, Collins, Givertz, & Levin, 2002)。如同你早就猜到的,如果她交了新的男/女朋友,你的希望就变得相当渺茫了。

我们都相信爱上一个人要看缘分(Chang, 1991; Goodwin & Findlay, 1997),却常不知曲终人散是否该了,得看其他人在你生命里的戏份。

第三者或新对象的出现,并不一定会宣告爱情走到终点,因为这些“替代对象”(Alternative) 只提供一种功能:比较 (Comparison)。对方会比较自己在那一个人的身边获得比较多的爱,那一个人比较爱自己,又是哪一个人比较能提供自己想要的东西,不论是关心,呵护,面子,或是心灵相通(Broemer & Diehl, 2003; Lackenbauer, Campbell, Rubin, Fletcher, & Troister, 2010; Normand, 1999)。

遗憾的是,我们都懂爱情不能做比较。比较的后果,就是我们可能做出错误的决定。

“后来我才明白,真正爱我的是她。虽然,在他身上我看到很多可能的未来,他也承诺我许多我未曾想过的事情,可是其实,他还是不懂我的心,不懂我在想什么,不懂我真正要的是什么。他一直要我别将这样的结果归罪于性别,可是我只是想说,我爱的不是男生或女生,而是那个人本身。”Benjamin Franklin 曾说,激情消退后便是后悔的开始,一时的热恋的确可能使他鬼遮眼、色迷心,但毕竟过了这村就没了这店,下了这辆车就没法子回从前,如果他当初真的错过了你,或许你还可以安慰自己,错过的大雨才有资格被拍成电影。

当然,并不是坏人才有另结新欢的权利,你也可以选择自己的路,重新找另一个爱你的人。所以这里的第三个建议是:再找一个人好好爱你,可以让你早日走出那些伤痛的回忆(Spielmann, et al., 2009) [6]。

05. 复合的要求究竟是谁提的(Mutual Initiations of Breakups)

憨人都明白在一起需要两个人同意,分手却是一方点头就行;类似的逻辑是,如果两人是协议分开,那彼此也没有什么好谈的了;可是如果其中有一方还依恋着这段爱,这场戏就比较有可能藕断丝连地演下去。

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虽然我们对外总是说彼此个性不合(刘惠琴, 1995),可是事实上我们很少协议分手,大部分的分手都是由某一方提出的(Sprecher, Felmlee, Metts, Fehr, & Vanni, 1998),也就是说,必然会有一方比较伤心难过[7]。

重新开始的利与失

“从一次一次的跌倒和受伤之中,我学会不再随意用分手来做为威胁,我变得比较懂得该如何爱人,又该如何被爱。虽然过去我们经历了很多困难,未来也不知道有多少把握和勇气,可能会走得更艰难,也可能会充满不确定性,但不论如何,我们都学会了如何调整自己让关系延续。”

总而言之,我们之所以会选择重新开始,再尝试,再努力,再给彼此机会,都是相信这段关系会有所不同,或是发觉自己离不开对方。正所谓人不风流枉少年,商不富奸不赚钱,没有人会在悲惨的关系里停留过久[8],我们会留下来一定有我们的理由,而这些理由,大多是对我们有好处的:

 对关系有新的认识 (Future relationship knowledge,23.8%)。

“有时候,你不知道这段关系究竟带给你什么。分开一段时间并非浪费生命,而是让彼此相处的图象更为清晰,让你重新认识他,认识自己,认识爱情。”

 用新的角度看待这段关系与伴侣 (New perspective about relationship or partner,19.7%)。

“我开始懂了。很多时候她闷着不说不是在默许,而是不愿意破坏我们之间和气,过去我总是太过自私,太过相信自己的想法和价值。可是她也是一个人,她也有自己做决定的权利,我们可以在一起,但不必每项决定都绑在一起,因为没有人喜欢被控制,不论是她或是我。”

 学会独处 (Learn about self or self-enrichment,16.7%)

“这几天我开始习惯没有你的生活,可是我会一直想念你。宝贝我会乖,我会慢慢地等待你回来做面包给我吃,只要你不要再说那些让人难过伤心的话。你没出现在我生命之前,我是一个人过;如今你不在我身边,我其实也可以勇敢地活,只要你支持我。我知道你在里面很辛苦,我不会再随便地生气或哭了。”(同场加映:陪伴自己的 Me time 小练习

 学会如何改善关系 (Learn about/improve current relationship,16.7%)

“当你撑过最困难的时间点,你会发现没有什么事情是无法克服的。如果两个人都有心,如果彼此还愿意出力,就可以将状况摆平。当你看见原来一起努力就可能改变关系,你会发现你比原先更信任自己,也更信任对方。”

一边读着这些实验参与者的自白,我们很容易就相信,尽管爱里面历经风风雨雨,还是有一些屹立不摇的地方。

可是大家都知道每件事情都有它的代价,出来混的迟早要还,风华绝代的杀手是这样,无间道的韩琛是这样、异性纯友谊是这样(Bleske & Buss, 2000)、远距离恋爱也是这样(Sahlstein, 2004),而复合式恋爱更是这样(Dailey, et al., 2011)。

这种分分合合的感情,整体而言其实充满各种压力原 (Stressor),而且,难过的时候总是比快乐的时候多(Dailey, Pfiester, et al., 2009; Dailey, Rossetto, et al., 2009):

 对关系或自己感到怀疑与失落 (Doubt/Disappointment,32.8%)。

“每一次的分手都像是进行一次心理上的大开刀,书上都说你要学着去接受一个人变得不爱你,可是你知道那有多困难。在接受之前,我曾多次问自己这段感情是否孩该继续,吵吵闹闹又是不是我期待的那种未来。每次都没有答案,却又每次都心软…搞到最后,我连自己真正要的是什么都不知道了”(推荐阅读:妳不是爱不了,而是不想再受伤

 情感挫折 (emotional frustration,31.1%)

“我变得完全无法专心做一件事情。吃饭的时候会想到他,睡觉的时候会想到他,甚至连上厕所的时候都会想到他。一个和曾经你这么亲密的人,曾用她的双手和双眼弥封过你每一寸的肌肤,叫人怎么忘却他们手掌心的温度?”

 对于彼此的关系存在更多的不确定性 (uncertainty about relational status,30%)

“后来,我甚至不知道我们是否还在一起。他动不动就提分手,每次都像是真的,后来却又说那只是气话。我被他搞到精神耗弱,他说他会被我逼疯,我跟他说要他放心,因为在那之前,我会比她早一步踏进精神病院。”

光明的背面总是存在着黑暗,Dailey等人(2011)的研究发现,如果你们曾经分开,大都会经历上面三种压力原之一(或以上),当然也还有其它的压力原,比方说对方的反反覆覆(Ambivalence),亲友团或朋友的耳语八卦( Third Party or External Influences)(Klein & Milardo, 2000; Zhang & Kline, 2009), 或者彼此对于这段关系抱持着不对等的期待等等(Unbalanced Expectations)(Hanason, 2011)。

而且,也有13%左右的人,发现复合之后对方并没有改变,虽然一开始还狂献殷勤,数日后却又故态复萌。那个懒散的木头并没有变成敏捷的香菇(?),脑袋里装的浆糊也依然保持着同样的浓度。

所以,虽然每一次的分开,都必然会对彼此的关系造成影响与改变,这些改变却不是每次都顺着我们的想像,更有可能朝着相反的方向。就算好不容易调整好彼此的步伐,说服自己给彼此多一点机会,续航力还是有待时间得鉴核与磨练。

如果再在一起,如果他不爱我,会怎么样?

最后的召唤兽

如果,到头来他还是不爱我怎么办?放心,贴心的心理学家还帮妳准备了金手指之类的东西:去找耶稣或是佛祖。

就像麦克阿瑟可以为他儿子祈祷,巴达洁夫斯卡可以叫少女帮垃圾车祈祷,而费玉清和洪荣宏更是在25年前就为明天献出虔诚的祈祷,你也可以替你的伴侣祈祷(Fincham, Lambert, & Beach, 2010; Nathaniel M. Lambert & Dollahite, 2006; N. M. Lambert, Fincham, Braithwaite, Graham, & Beach, 2009),或是打坐让自己明心见性,学会放下(Carson, Carson, Gil, & Baucom, 2007; Wachs & Cordova, 2007)。

虽然目前我们还不甚明白,为何祷告可以打击小三,降低劈腿(Fincham, et al., 2010),化解冲突(Nathaniel M. Lambert & Dollahite, 2006),学会感恩(N. M. Lambert, et al., 2009),也还在探索,为什么打坐可以改变脑结构(Hölzel et al., 2011),增加同理心(Block-Lerner, Adair, Plumb, Rhatigan, & Orsillo, 2007)与改善恋爱关系(Barnes, Brown, Krusemark, Campbell, & Rogge, 2007; Carson, et al., 2007),不过大部份的研究都主张,我们藉由这些宗教或静心的活动,将自己的心量扩大,让我们能包容更多的负面能量。

如果很悲哀的是你没有宗教信仰,那么还是有救,而且这个方法偶像剧常常上演--出个车祸断个腿,生场大病住个院,都能让他重燃想照顾你的心(Epstein, 2010)。这种怪力乱神的方法为什么有用呢?

因为你曾经和他走在一起,曾经是他生命里重要的一段过去,曾经是他的一部分,他又如何忍心看着自己的身躯在淌血受苦?在一边照顾妳的同时,他会无意识地用柔软的声音,慢慢等待你的回应,这些都是平常的他做不到的。

于是,他发现原来他也是有能力可以照顾人的;于是,妳看见自己是倍受宠爱的,便形成了一种正向回圈。

可是我非常不建议这样的方式。试想,如果有一个人要在你旦夕命微,一元锤锤(?)的时候才愿意觉悟,才愿意弯下身子来看你,亲你,抱妳,才愿意想起曾经,放下偷腥,这样的人究竟为什么值得你等待?又何苦为他受尽折磨,日夜忍耐?

再一起纪念

“一个多月前,我坐在霞海城隍庙前替自己求新的姻缘;三周前,我几乎是以郎呛的步伐离开士林夜市,嘴里喃喃而重复地念着,他不爱我了,怎么办…;分手后的第57天,他第一次主动打电话给我,跟我说教授终于愿意让他口试了,而我是他第一个想分享喜悦的那个人。”

“我们再一起出去吃个饭吧?像以前一样。”他说,装得一派轻松,但从他的声音里,我还是听得出他的焦虑。十一月十六日,恰好是我们的在一起纪念日。

“如果天气好的话就去阿。”我说。我知道他已经去测站查好了当天的云量和降雨机率,这么说只是一种默契,毕竟在一起这么多年,我很庆幸这样的默契我还能听得见。

那天晚上我们又再一起,只是我们谁也没有提,是否还有可能在一起。我们没有拥抱,甚至连牵手都没有,两只手隔了约莫十五公分的距离。沿路上他笑得很大声,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这样的感觉。我第一次感受到一种微弱的火光正在点亮,可是我还暂时不想回去。我想再给自己多一点时间,把自己的情绪调整得好一些。

“你知道吗,前几天跟你一起吃饭,是我这几个月来最快乐的日子。”他从MSN送讯息过来给我,在后面追加一个笑脸。
“我也是。”
“找一个最近的晴天,一起去看星空吧。”他说。
“如果天气好的话就去阿。”我说。

或许他永远不会明白,在我心里下的那场雨是多么的沉重,沉重到我需要储存多一点力气,将自己从水洼中撑起。也或许,这场雨干涸得太快,让我不知道该如何应对,拿捏和他之间的距离。可是我知道我们,正在靠近,以一种难以形容的默契。

原来,这就是爱情的样貌
〉〉关于那些年的八个假设
〉〉我们之间隔着的不是距离
〉〉这真的是我要的婚姻吗?二十个藏着“但是”的婚姻杀手
〉〉你真正该放下的,不是他
〉〉更多的【爱情研究室】


注解:
[1]但自尊很稳定的人除外,他们很幸运的是,受到分手风波的冲击比较小(Waller & MacDonald, 2010)
[2]关于亲密感的效果,请参阅“友情限界”一文。
[3]关于第三者与劈腿的问题,或者你究竟该如何赢过第三者、正宫的问题,请参阅“走出出轨”一文。
[4]改写自大陆节目《乐拍乐高》歌手Nova的歌词<我忘了>。
[5]不可讳言的是Dailey的确也发现有些复合是始于同情。但我们都知道梦里不能长久,相思不能回头,同情毕竟不等同于爱情,当对方累了,一又会崩解。
[6]虽然有另一派的心理学家反对这么做,因为分手固然难挨,垫背的却更悲哀。
[7]我本来期待Dailey能回答“第一次提分手的人,是否也比较可能再次提分手的人”,可是几笔资料的结果并不一致,我们只能保留地说尚未发现这样的趋势。
[8]受家暴的妇女除外。至于为什么会这样,这是一个严重但短时间无法交代清楚的问题,请待下回,恩…我是说以后分晓。
[9]文中的她他为描写方便故,可视为随机编排。
[11]感谢一位朋友慷慨分享篇首末的故事,为行文故经些许改写。
[12]所有实验数据结果,均仅描述平均值,尚须注意个别差异。
[13]今天适逢小弟不才生日,趁这机会谢谢大家一年来不弃嫌地看这么多篇长的文章,希望新的一岁我的长度也可以缩短一些。

参考文献:来源
图片来源: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