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降风》里的坏小子阿彦、《艋舺》中台味十足的志龙、《女朋友男朋友》里热情软弱的王心仁,到《小时代》的霸气宫洺,一路走来越来越多人认识并爱上凤小岳的面孔。带你看在各种角色面具的背后,干净、清澈的眼神。(推荐给你:把你的男友变帅气!刘以豪的春夏暖男时尚穿搭

门铃一响,刚结束卡地亚代言活动的小岳西装笔挺走进房门,眼角带着笑意,和善地跟工作人员一个个打招呼,“咦上次也是你嘛,谢谢”,原来他都记着。还有谁能比眼前这个谦和有礼、感性又性感的男子迷人?

看小岳拍照,时而忧郁,时而俏皮,你会情不自禁一直盯着他瞧。但与其说是那张无懈可击的脸让人心折,更令人喜爱的是他的眼神。采访过的名人中,有些目光温和谨慎,有些客套防备,当然也不乏热情晶亮者;而小岳的眼神好干净,不带立场,没有成见,像飘浮在宇宙中一颗挂着“Welcome”霓虹招牌的星球。

长得帅输在起跑点?

从《九降风》里的坏小子阿彦、《艋舺》中台味十足的志龙、《女朋友男朋友》里热情软弱的王心仁,到《小时代》的霸气宫洺,一路走来越来越多人认识并爱上凤小岳的面孔。可他内心很清楚,好看的脸给了他方便,却也是包着糖衣的诅咒。(推荐给你:广告的假象,为什么内裤广告一定要用肌肉猛男?

“长得太帅的人演的戏真的不会好过长得比较普通的人,那是一个现象,比方说汤姆克鲁斯的戏不会好过西恩潘、基努李维的戏不会好过劳勃狄尼洛,但是演戏这个东西,它的魅力跟自在真的不是从外表上看的。或许再过几年,我能够推翻自己的这个理论,那也很好;但在那之前我还是保持对工作的热忱,不需要太被外界影响。”

去年他马不停蹄拍了四部电影,即将和大家见面的是《鬼吹灯之九层妖塔》,他饰演超现实事件研究机构里的“科学狂人”陈东,奉局长之命前往妖塔探查揭密。请小岳分享难忘的拍戏画面,他毫不意外给了个很感性的答案,“拍戏的地方是一个叫阿克塞的小镇,离敦煌市大概一百多公里,在两千多公尺的高地平原上。每天我们慢慢开往山坡,那时是冬天,太阳大概九点十点才会起来,看着太阳上升,我在听碧玉,带着自己的想像力跟角色到现场。”(幸福其实很简单:阳光国度的另一种浪漫:希腊文化巡礼

最完美的时间

这就是小岳,回答总带着独特的见解,那是在艺术家父母有机教育下自然生长的小孩,习得的观看世界的方式。好比问他最喜欢手上这只卡地亚腕表什么地方?他说,“我很惊艳它是透明、中空的,时间本来是一个不存在的概念,但这支表会让你觉得时间确实存在,机械转动着,却又好像随时会瓦解。卡地亚对时间真的有研究,一种对文化的了解,对时间的认知。以前,钟是工业时代人类新的信仰和科学,像英国的大笨钟,人类用时间在宇宙定位自己,而有了方向、规律和规则;现在数位时代手机就能看到时间,时间变得无所不在,我反而会希望能有一支表,提醒我这些事情。”

“没有任何一个时间比‘现在’更完美,这是我这一两年开始能体会和了解的事情,”27岁的小岳分享他的时间哲学,“前几年常常会太想拥有一些东西、太执着,尤其在演戏的时候,非常想把戏演好,花很多力气想成为内心想像的那个演员。过程当中,会发现时间不停在过、事情不断发生,你都没有专心于此时、此刻。不光是体会,而是要享受,去面对现在的自己是什么,而不是去后悔昨天的自己没有把哪件事做好,或想着未来的自己要做什么。”(你会想知道:感谢每个过去的荒唐,成就现在的自己

陨石击中变超人

“活在当下”需要觉醒,更需要勇气。几个月小岳很有担当的在 Facebook 公开即将做父亲,但他也坦承前几周心里非常害怕,“虽然下了决定说‘好吧,我们来做这件事’,还是有太多疑虑,天马行空想着唉这件事还没做、那个还没去……但我发现,那些东西本来就是空的。”

“简单说就是意识到一份责任感,让我非常甘愿去接受。我觉得非常不可思议,没想到自己也能这样。有点像是一颗陨石突然打到你心里面,轰的一声突然发现:啊我要变超人了!而我现在就是处在变成超人的那个阶段。我相信等小孩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