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转折,提醒着需要改变的你,如同12年的娱乐节目《康熙来了》也到了下台一鞠躬的时候。一封写给朋友的书信,说尽年轻的我们何其幸运,能在敢爱敢梦的时刻,闯出一个更宽广的世界。(推荐阅读:跟世界交换秘密!行动养成旅人的灵魂)。

亲爱的E,

希望妳在维也纳玩得还愉快。

看着妳传来一张张的照片,我真的恨不得向老板写张“世界这么大,我想去看看”的字条,买张机票,明天就飞到柏林找你玩耍。如此的惬意,如此的不顾一切,多随性。但事与愿违,现在我已经长成了一位企业训练之下笑容可掬的办公室女孩,再也不能这样来去自如。金融、多元、独立,这些现在与我有关的名词,都非常符合媒体给“新时代女性”的定义。

目前为止一切都还算顺利,前阵子的撞墙期已经过去。现在我会做一些看起来很高级的表格,同事们常来找我问问题,不像以前要加那么多班,几个月来是越来越有成就感了。妳也知道自从踏入这个人人都有常春藤 MBA 的险峻环境之后,我一直觉得自己很笨,永远都处于不足的状态。

人们总是说,追寻你的热情和理想,你工作的时候才会快乐。但其实工作上的快乐并非来自你对这件工作本身的热忱,而是来自成就感。你做得好,自然有成就感。然后成就感会带来快乐,快乐便会成为你对这个工作的热忱了。这是一种正向循环,一旦熬过了一开始的不适应,之后的倍速成长会让你变得有价值。(闭上眼睛感受世界!让你勇敢踏出舒适圈的世界歌单

记得妳几个月前的某天晚上很难过地打电话来,那时我坐在图书馆门口的板凳上远远地在西雅图安抚妳。我说,生活好像都是这样的一个循环:到了一个新环境,对什么事情都说 yes ,有一天当你感到社交与工作让你感到疲惫之后,你会渐渐开始会对很多事情说 no 。你会为自己画一个界限,想好好休息。久了之后,你感到孤独,然后你又会开始对很说事情说 yes 了,无限循环。

过度忙碌与孤单这两个极端似乎都不是件好事,但都是必经的历程,人总要有一些莫名的转折点来提醒自己,该是改变的时候了。

其实《康熙来了》作为一个划时代的台湾综艺节目,它的结束反而让我感到挺开心的。并不是我不喜欢这个节目,毕竟刚来美国那年,我曾经也是那个无聊的留学生,晚上躲在房间里,追着一集集的康熙,让小 S 和康永哥的欢笑声陪着我度过那些想家的日子,那可是我十六岁的一切,所以我也曾是康熙的死忠粉丝。

不知怎地,上大学之后,我几乎就再也没看过康熙了,或许是我知道该为自己的未来负责,也或许忙了其他的事情,几千个日子便匆匆过去了。一眨眼,才发现原来小 S 和康永哥有一天也要下台一鞠躬的。我们作为观众,一年之内可以从死忠粉丝淡出到完全不关心这节目的动态,他们身为主持人,想要改变不也是很正常的事吗?(再见了康熙!蔡康永:长大后,有更迷人的事值得追求

若要留恋什么,除了小 S 的做自己以外,或许就是康永哥的智慧了。

好多人碰到我会说,每天都花一小时看《康熙来了》。我吓一跳,心想你一天有花一小时陪你爸吗?没有。一天从人家的人生中摘过来一小时,是非常有罪恶感的事情。每一次《康熙来了》的收视率偏低,都是因为撞上了某一出厉害的剧,比方说《兰陵王》、《浪漫满屋》、《半泽直树》,我们收视率立刻变一半,只好自我勉励,他们只有十集,播完我们就回来了。《甄嬛传》也好,《流星花园》也好,有一天,你会跟它挥别的。你会长大,所以,《康熙来了》可不打算陪你一辈子,千万不要让我们陪你一辈子,去找更广阔的世界。

去找更广阔的世界。我的人生清单很幸运地和妳一起划掉了不少,目前还想写书、当 CEO 、访问林夕、去看看那座倒塌的柏林围墙,每天给爱的人下厨。越想越觉得我们都是幸运的孩子,能够这样世界各地跑来跑去,天空任我们许愿。

有时候我想到我的奶奶,心里会一阵波涛汹涌,鼻会一阵酸。她没有受过教育,脚不太好,连台南市很多地方她都没办法去。我的爷爷很早就过世了,所以她大多时候是一个人。有时我为她的人生感到不值。她不努力吗?不,她非常努力。她年轻时在工厂做女工,婚后帮我爷爷的面摊煮面。她很省,存了很多钱,希望自己的小孩争气。但她不识字,出生在一个很穷的家庭和很穷的年代,所以现在的她只能靠着电视机和台语广播接收资讯。

她过了一个大多时间很苦,晚年平平淡淡的人生。上天对她一点也不公平。苦的都是她,享福的都是下一代和下下代的的我们。但我能帮她些什么?发生的都已经发生了,她没能在有生之年去做她想做的梦,“去找更广阔的世界”,我为她感到惋惜。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继续逗她开心,并且把她留给我的爱传下去。

我想分享给妳的是,“新时代女性”或是坚毅的女人不应该只是大家想像中那样光鲜亮丽的样子:知书达礼,有国际观又有远见的白富美,在世界各个城市啜着下午茶。一位坚毅的女人,对我的奶奶、我的妈妈、我的外婆,还有千千万万个没有机会做梦的女人们而言,是能够接受挫败与打击之后,还能屹立不摇地保护着她们的家。或许是天生的母性,她们都是坚毅的女人,还过债,经历过生死离别,站在过人生的刀口上,惧怕过,伤心过,但我为今天还屹立不摇的她们感到骄傲。(推荐给你:身为女人,我们不需要向世界证明什么

而我们都是幸运的小孩,想去哪就去哪,想做梦就做梦。妳也是个会屹立不摇的人,而我已经很为妳感到骄傲了。既然我们都是有机会做梦的人,希望我们都能在二十几岁这个黄金时期去找更宽广的世界,在一个个挑战迎面而来的时候跌倒再站起来,成为一位真真正正坚毅的女人,一位“新时代女性”。

共勉之。

Best,
Ire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