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首度举办性别讲座,邀请导演张琼文及本片女主角同时也是女人迷驻站作者的林微弋,听她们对于梦想、家庭、爱的坚持与信仰。

本次的性别讲座,是个临时的契机,不到一星期的宣传,吸引了近 30 人莅临女人迷,将女人迷乐园黑夜区挤出满满家的味道。《When Mom Visits》目前已获得美国 Asian On Films 最佳影片、洛杉矶电影奖第二名、并将角逐今年台湾第二届酷儿影展的台湾酷儿奖。今晚,我们先从张琼文的导演经验再看到林微弋的演戏经验,一同欣赏她们独特的迷人智慧。


(图片来源:来源

活动开始前,现场便传来观众们热络的聊天声、笑声。一位女孩拿着一盒蛋糕,走进走出,如在家中招待朋友似的,“蜂蜜蛋糕还是布朗尼?”她亲切不拘谨的问着。另一位女孩则从一个沙发换到了另一个矮凳,有时指引着厕所的位置,有时又急忙走到门口接待新一批好朋友进来。这两位亲切、不怕生的女孩,妳猜到是谁了吗?正是导演张琼文与演员林微弋,今晚一同在女人迷当家。

当听众皆入座后,只见张琼文伸长了脖子,左右张望了一会儿人群,打趣的说着:“本来以为只会有认识的来,结果还蛮多不认识的嘛!”听众们哄堂大笑,为整场活动开启了序幕。

秘密被揭露了,可贵的是被理解了

《When Mom Visits》 是张琼文的毕业制作,张琼文谈起这部片的起心动念,是来自与母亲出柜的亲身经历。

那一晚,电话那头是母亲的日常闲聊,聊着妹妹的对象,怎么找相亲,以及躲不掉的那句:“那妳呢?有没有遇到好的对象,记得要和妈妈说啊!”,鲜少提及感情、关系的母亲,未说出口的信息,张琼文察觉到了,一反平常以打闹方式带过,这次她决定鼓起勇气像母亲坦白,但在开口时,却又迟疑了,“妈,妳知道的。”她停顿。“我没有喜欢男生。”全场屏气着,一同与张琼文等候着电话那头母亲的回应,空气就这样凝结了数十秒,这样的沉默令人不安与忐忑。突然的一声爽朗的笑声打破令人紧张的寂静,“没错!当时就是沉默了那么久!”张琼文手指着群众,顽皮的说明。母亲淡淡的表示她知道,意外来的谅解,让张琼文流下了泪,继续哭诉着青少年时候的孤独,而母亲轻声安抚着她,“我真是个失败的妈妈,直到今天我才认识真正的妳。”

“在创作时,我擅长在人性中寻找冲突并加以戏剧化;然而,现实生活中的我,却是逃避冲突的佼佼者,我总是在父母面前避谈我的性向。直到三十岁,我意外在电话里跟母亲出柜,我惊慌失措,因为我正在揭露已经隐藏十五年的秘密。母亲柔声安抚,我才发现,或许我也从未真正认识我的母亲,我低估母亲对我的爱与包容,原来跟妈妈坦诚是这样的温暖!于是,我决定以这珍贵的经验为本,创作这部短片,希望不管大家是同志还是为人父母,都能从片中得到共鸣,用温柔包容的心去面对人生的酸甜苦辣,大步前行。”


(图片来源:来源

语毕张琼文放下了麦克风,深吸了一口气,似乎再次咀嚼了一年前出柜的记忆,继续诉说。这部片是关于女儿和妈妈两个人的秘密,张琼文表示,生活中的谎言常来自无心的一个念头,时间一久便成了不愿提及的秘密,渐渐改变了行为,进而像蝴蝶效应般影响了人生。而这部片想带给观众的是,有时虽然秘密被揭露了,但却也很意外、很可贵的被理解了,这无疑是份礼物。她希望能藉由这部片引起观众生命中的共鸣,有勇气去与爱的人坦诚、打开心中的结。

感觉对了,就勇于争取

当张琼文诉说着拍片的总总时,女主角林微弋在旁时而点头,时而扯扯张琼文的后腿,多数时候只是静静的凝视着她。当聊到如何得到这个角色时,林微弋用坚毅的神情说:“这是我去要来的!”张琼文和林微弋是多年的好友更曾当过数年的室友,对于彼此十分熟悉,却也因此让张琼文不太相信林微弋有能力去诠释一个同性恋的角色,直到看了林微弋的试镜短片时,才真正说服张琼文以及师长们,林微弋绝对是最佳人选。

 

关于获得这角色的反应,林微弋在开口前,朝张琼文的方向一望,收起开玩笑的脸,以再真挚不过的语气说出:“如果有机会可以去诠释、帮朋友说出对她意义很深、一个出柜的故事,是很荣幸的事。”语毕,向张琼文浅浅一笑。

“虽然我一开始没有想到她,但事实证明,她的演出,是一件再正确不过的选择。”张琼文抓抓头,边傻笑着。

最难的一幕

回忆起拍片的过程,对张琼文或是林微弋而言,最难的那场戏──出柜。由于和母亲出柜是张琼文很近期的亲身经历,其实她仍未完全走出,因此对于画面应该如何架构、故事该如何诉说,都仍拿不定主意,拍摄时试了各种角度、诠释手法,感觉总是不对。又因为翻译剧本上语言文化的问题,简单一句“妈,我是同性恋。”从林微弋口中说出时,总触及不到她的共鸣,好似有种文化隔阂,离了一道墙般。来来回回改了十几次,直到改成“妈,妳有没有觉得我很奇怪?”,感觉终于对了。

林微弋也补充,拍电影最困难在于演员的情绪是片段的,不像舞台剧从开始到结束,可以有持续前进的情绪。在拍摄时,情绪会因为身边周遭的事务而被打断,林微弋突然一往前倾,跳下沙发,开始活灵活现演着身边的工作人员如何注视着她又怕与她对眼而悄悄转头,呈现出一种诡异的姿势,一边说明着她就是必须在这奇怪的场域中,一次又一次的重复演出与母亲出柜的场景。听众们看着林微弋扭曲的身躯,不禁暗叹着,当个演员可真难啊!林微弋又轻巧的跳回沙发上,扭了个身说:“身为一个演员,要懂得如何 hold 住情绪,当导演一喊 Action 时,如何将情绪从 50%瞬间变成 100% ,眼泪在那一秒掉出,是需要长时间累积的经验和技术。这也是出柜那场戏会如此困难的原因。”张琼文在旁不停点着头,肯定着林微弋惊人的演技。

让我们一起来欣赏,《When Mom Visits》精彩的预告片吧!


When Mom Visits》中文预告片:一位长居美国的台湾律师,李婷,一直在纽约与女友 Janet 过着属于自己的生活。直到一天,李婷的妈妈忽如其来的来访,让母女俩长久以来逃避面对的问题渐渐浮出台面。

做自己的礼物与养分

身为一个华人、同性恋者的张琼文,认为自己的身分在创作上是无价的礼物。在台湾时,她曾在同志谘询热线当志工,她遇见许多不一样、有特色的人,在他们身上,她感受到很真实的做自己时,有多快乐。在美国时,她发现每个人想拍摄的影片类型很不同,有导演对于僵尸情有独钟,无论是惊悚片、爱情片都要加入僵尸的元素,有导演则是对堕胎议题很有想法,也有导演不停追逐着星际大战的脚步。张琼文以夸张的手势和诚恳的神情请听众相信她,各式各样、千奇百怪的风格都有。张琼文话锋一转又说,但只要你喜欢、快乐,有什么不可以呢?张琼文说自己很幸运、很幸福,能在一个鼓励创作、做自己的环境,用自己独特的养分让灵感发芽。


(图片来源:来源

一谈到创作和灵感,张琼文滔滔不绝的描述了许多有趣的创作,突然,她欲言又止、思忖着数秒,接着说到:“没有不好的创作,只有属于你的创作。只要你用心,他就是好的。”说完,好似被自己认真的样貌给吓着了,接着补一句“我不知道有没有人说过啦,这只是我想说的。”听众被她这样一下认真又一个回马枪逗得哈哈大笑,张琼文就是这样一位有幽默、心思细腻又谦卑的人。

美,自己定义

在当演员的路上,旁人对于林微弋所选择的路,总是抱持着质疑的,无论是她的外貌、语言程度等等。林微弋的脸庞,有棱有角,在台湾的审美观中,会是个阻碍发展的面容,她笑着说,她的方型脸让她饱受许多质疑。然而到了美国,她的脸庞却广被接受,甚至是一个亮点,在角色征选上也不曾是个问题。她不禁去思考,在台湾某些人认为我不够美,但那并不是事实,在纽约她找到属于自己自信的模样。

“你有自己的美,你必须自己去找寻对于美的价值。” (延伸阅读:女人,你可以定义自己的美

从踌躇怀疑到肯定自我

尽管到了美国,林微弋多了不少演出的机会,然而在接触表演的前七八年,她不停自问:“我真的适合当演员吗?”“我真的有演员的潜值吗?”不断的质疑并在过程中努力,去追求、去证实自己有能力去征服舞台。一直到今年六月,受邀参与日舞电影工作坊 (Sundance Labs)的女演员演出,在参与的过程中,有机会与许多知名导演、制片合作,在工作闲暇时,大家会一起讨论电影和影像的诠释。闲谈中,林微弋发现无论是再怎么成功、得过数次奥斯卡的知名导演、演员,每个人都一样都在思考、担心下一部会在哪?这在她心中打了个强心针,知道自己并不孤单。


(图片来源:来源

而让她真正肯定自己有演员的能力,是在某个结束拍摄的午后,导演 Ed Harris 在旁喝着啤酒,赞赏着她的演技,并轻轻的说了一句 “You have it, just keep doing what you are doing.” (妳有演戏的能力,继续做妳正在做的事情就对了)。林微弋形容,这句话就像羽毛般轻轻落到她一直激荡不已的心头,在回程路上,她喘了一口大气,终于有自信,肯定自己有当演员的能力。

现在她的新课题是挑战极限,知道自己能做到多少。她形容自己演员之路像是不断的闯关,不试试怎么知道自己会不会过关,既然过了一关,怎么能不继续闯下一关呢?日影舞展使她信念完整,让她更坚定要走演员这条路。 (延伸阅读:“他们抱着执念在表演的路上前行”勇闯日舞影展工作坊的第一位台湾女演员

述说,是一种疗愈的方式

在最后与观众的互动问答中,参与者 Mickey 分享:“述说,是一种疗愈的方式,有时候其实是想透过个媒介,不用面对面说,让爱的对方透过这部片去了解自己想说什么。”张琼文透过《When Mom Visits》寄托被理解的礼物,林微弋用演戏表达自己可以做到、绝不服输的勇气。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脆弱时刻,但是适时揭露自己、向珍惜的人坦城,却可以让堆满秘密的自己获得重新出发的力量。述说故事,正慢慢汇聚成属于这个时代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