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份的苹果发表会上公布了新色“玫瑰金”近期引起一波抢购潮,也意外带起一波讨论:“男生,能不能拿 iphone 6S 玫瑰金 iphone?”有人急急忙忙说好娘,有人伪中立的说“要用可以,不过...”,一起跟台大性平工作坊思考这个议题。(以及我们可以思考,为什么“娘”常常是贬义?)

自9月10日苹果发表会公布 iPhone 6S 将有新色“玫瑰金”以来,就引发了男性是否可用玫瑰金的争论。其中非常有意思的是,除去自身喜好与专业市场因素外,争论并非只有“不要性别歧视 vs. 男生用就是娘”的“赞成/反对”两分意见,而是就如09/10这篇PTT iPhone板发文下的推文一般(本篇后来被苹果日报抄去当即时新闻男生拿6S玫瑰金会娘吗?网友发现最大卖点》),大致分成4种论点:

父权型:男生用玫瑰金就是娘!

这型观点坚持“粉色 = 阴柔 = 女性”的观点,认为玫瑰金等粉色是女生专用的颜色,玫瑰金就是“粉娘金”、“大妈金”,男生买了玫瑰金就是娘炮,男生千万不能买,买了就是 Gay,只有 Gay 才会买。

显而易见,这些为父权架构中极为核心“维护上层异性恋男性尊严/阳刚特质”的观念,将“阴柔”归属于“女性”,甚至言语上也带有贬意(男性自身绝对不能碰触)。而一旦违反此规则的男性,则就是次等怪异的娘炮 Gay。这些言论不仅试图巩固性别刻板印象,其异性恋男性霸权心态也展露无疑,而令人觉得相当讽刺的是,这些人如此坚定尊崇的“男性特质”会这么容易被小小一只玫瑰金手机所摧毁。(推荐阅读:“男子气概”与“雄风长度”无关!给男性的一封性别讨论邀请信

 

语带保留型:“只要不翘小指,那应该不会太娘”、“如果你是花美男就可以”、“也不是不行,只是好难想像”

这型言论看似中立,没有特别反对男性使用玫瑰金;然而,当你看完后可能会感觉:男生使用玫瑰金好像有些“条件”?好像也不是那么好?因此决定“那男生还是在先别用玫瑰金好了”,而这正是此类言论背后隐含的用意:“男生还是避免使用玫瑰金,因为那是属于女性的范围”。

这类言论在本质上就先将玫瑰金定义为“阴柔所属”,本来就带有“娘度”,所以男性在使用时必须要“够 Man”才能抵销这“娘度”,或是本身就符合“娘”的特质:花美男。而为了强调“够Man”,这类观点更会列出其他刻板印象中的阴柔特质:翘小指、轻声细语、可爱配件等等,希望男性尽量避免接触这类特质,以强化“性别隔离”(蓝色 vs. 粉红 也是种性别隔离) 。(推荐给你:男人打排球很娘?运动场上的性别歧视

而在《玫瑰金 iPhone 6S:这个娘化的世界!》这篇中国文章中(注),我们更可看到包在“中性讨论”外皮下的排斥男性阴柔特质,表面上好像是推广男性也可使用,然而言语中却充斥着贬意,像是:“这违和感,就像看到了被 Hello Kitty 附身的复仇者联盟男神一样,一种娘贱娘贱的气息扑面而来”。所以这类言论真的比较“友善”或“平等”吗?

我想并不见得,只是他们包装的比较漂亮。

注:台湾也有这些类似言论,只是散落在各处,所以才找一篇较为集中且明显的文章做代表

 

功能理由型:“拿回来说不定会被会被正妹们包围”、“一堆妹仔会倒贴你,爽的咧”、“就是要让人知道是6S”

这型观点好像更加中性,不仅没有反对男性拿玫瑰金,反而还鼓励,感觉好像已经“性别平等”了?其实不然,这些理由的背后其实仍隐藏着不够平等,像“拿回来说不定会被会被正妹们包围”以及“一堆妹仔会倒贴你 爽的咧”之类的句子,其预设仍在于“玫瑰金iPhone 6S是女性才会追求”,并以此认为“女性为因为追求‘拜金’,对于手持玫瑰金的男性大肆示好”,这之中不仅仍认定“玫瑰金 = 女性”,更以“拜金”的角度再次贬低女性,完全没有性别平等可言!

相较之下,“就是要让人知道是6S”以及“马莎专用机”之类的论点则真的中性许多,然而其本质仍带有些许对于玫瑰金的阴性想像,所以才会试图在“事后”用这类言论来抵挡对此的污名(注),而非直接说出“我是男生,我就是喜欢玫瑰金又怎样!”

注:如果是‘本来’就因为“我就是特别要显示我买了6S”或是“我就是爱马莎”才选玫瑰金的人,不在此内!

性别平权型:不论什么性别,我爱玫瑰金又怎样!

这型的言论的出发点在于“不再受限于性别刻板印象”、“不再对于阴性特质有所贬低”,父权下的性别刻板印象不只女性受到压迫,男性也受限良多,像是:要 Man、讲话要大声、做事要大器、不要哭、要扛下一切责任、被性侵是可笑的、要排挤娘娘腔、Gay 是次等的、不能碰触一切阴柔相关的事物等等,而此次 iPhone 6S 玫瑰金的争论不仅让我们重新检视了台湾性别平等的发展,同时也不失为带领男性一同解除性别绑架的契机。(推荐阅读:男人真心话:我觉得自己最 Man 的地方是...

(W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