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体不再只存在于秘密阅读的杂志上,而是广泛出现在各个生活场景理,《花花公子》面临前所未有的经营危机。其创办人于日前宣布,明年三月开始不再刊登女性裸体,引起正反方讨论。《花花公子》曾被贴上“物化女性”“过度裸露女体”的标签,不过《花花公子》不再刊登女性裸体,我们该开心吗?听听作者 Avross Hsiao 怎么说。

Playboy 兔女郎形象是性文化产业的代表

总是一身丝质睡衣并左拥右抱兔女郎的《花花公子》(Playboy)创办人 Hugh Hefner,近日已同意杂志主编 Cory Jones 的建议,明年三月起,将不再刊登女性裸照,但内页照片仍会保有撩人的女体,并继续编辑文章、专栏、深度采访和文学散文等,至于杂志将来是否仍保留每期都有的高彩大型折页,则尚在商讨中。Playboy 自1953年起由 Hugh Hefner 一手打造性文化帝国,让性与裸体不再隐密,成功挑战当时禁忌,其1972年的11月刊,更曾缔造最高销量纪录700万本。

在1970年代,有将近四分之一的美国男大生都在读 Playboy 杂志,Playboy 商标已列为全球家喻户晓的品牌之一,其知名度不亚于 Nike、Apple 和 Coke。

"That battle has been fought and won. You're now one click away from every sex act imaginable for free. And so it's just passé at this juncture." - Scott Flanders, the chief executive of Playboy (2015).

Playboy 杂志执行长 Scott Flanders 说,Playboy 杂志的设立宗旨历经多场战争并已完胜,现在每个人只要滑鼠一点,不需花钱,就能接触任何形式的性。在这转捩点,不改变就会被淘汰。当今网路使用白热化,网路成了性刊物的最大威胁。Playboy 的销售量已从1975年的560万本掉到现今的80万本。Playboy 的竞争对手《阁楼》(Penthouse)杂志曾为了抵抗网路,改刊出更大胆的内容,但仍徒劳无功,最终在2013年宣告破产。Playboy 目前绝大收入来自于品牌授权,商标和兔女郎的形象招牌是P layboy 仍得以屹立不摇的根基。

网路文化兴起,Playboy 不得不面临转型

为挽回逐渐流失的客户,去年八月,Playboy 网站已移除裸体内容,让使用者能方便浏览网站,使阅读版面更为友善,结果网站使用者转为年轻化,平均年龄从47岁降至30岁初,且网站流量从每个月的400万提升至1600万。Playboy杂志面临转型,往后将目标读者聚焦在18至30岁的年轻都市男性,中产阶级以上,讲究独特品味,懂艺术并有生活格调。

曾因过度裸露女体而被右派鄙视的 Playboy,同时也被左派控告物化女性而遭到严厉谴责。当今,Playboy 决定下架女性的裸体,我们该普天同庆吗?(推荐思考:我不是你的芭比娃娃:裸体模特儿,是我的专业

兔女郎不脱了,不是因为性别平等,而是因性早已唾手可得

Playboy 之所以会面临转型,乃因网路时代来临,性已不是禁忌,色情文化充斥于日常生活的媒体与产品。性已不再禁闭于柜台后的禁地,也不再封闭于层层的胶膜里,性就在滑鼠与萤幕间,手指与面板间,甚至就在你我口袋里的手机间。

根据2014年Barna Group的研究指出,美国有64%的男性每个月至少观看一次色情片,而在18岁到30岁的年轻男性中,每天观看色情片的比率为30%。尽管接触性的管道再怎么廉价,再怎么容易,性产业的需求似乎永远不可能饱和,只是消费习惯和方式改变,而Playboy就只能在变动快速的网路世代夹缝中求生存。

性是一个事实,色情是一种态度。裸体当然是性的一部分,但是不是色情,则取决于你的态度。(推荐阅读:裸露的女体等于色情?英国女子赛艇队裸露慈善年历遭禁

Playboy,成也裸露,败也裸露

Hugh Hefner 向来宣称他崇拜女体的美,以前别人怎么看,他不在乎,但现在社群网站们的态度,却是逼使 Hugh Hefner 转型的原因之一。

社群网站作为当今网路世代的聚集地,为各大新闻、网站和广告的窗口,Facebook、Instagram和Twitter等社群网站既不接受裸体,Playboy 为了在网路世代生存,提高曝光度,当然要追随多数社群网站的精神,而这也是 Playboy 网站改革成功的关键。说来讽刺,Playboy 曾主打的裸露已被网路取代,Playboy 为了要与网路色情作市场区隔,让更多的消费者愿意从口袋中掏出钱购买杂志,而不是掏出手机,反要让兔女郎们穿上衣服,摒弃曾甚为骄傲的裸露。(推荐阅读:每个女人,都该有一件战袍


(图片截取自 Playboy 网站

Playboy 虽宣称他们打了场胜战,已可光荣退役、功成身退,但就我看,Playboy 的转型,让我们看见网路对性与色情文化的影响与冲击,也让我们看见这曾称霸性文化产业的龙头,竟有朝一日也不得不向网路性泛滥文化低头。

Playboy 的转型并不是保守派的复兴,而是性泛滥时代的来临。性与色情的分界,长久以来烙印在女体的各个角落,随着时代游移、滑动。唾手可得的性,到底是喜是优,答案就如同该不该解放女性的乳头,界线让人难以捉摸。裸露是自由还是放荡,网路说的算,你说的算。(同场推荐:争取的不只是上空权!#FreeTheNipple 不能闭谈的“欲望”问题

参考网站:New York TimesRelevant MagazineCNNTelegrap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