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过几次恋爱,你的想望与定义不再一样。再不是宠着你,让着你,听着你,而是你以为你在演着没人看懂的游戏,他却一眼直直看尽你心里。曾经年轻气盛的爱,现在向往细水长流的陪伴,我们都从一个个遗憾中,学会找到自己爱人的模样。(推荐阅读:【为你读诗】 我没有松开过爱人的手

 L 有一个从中学开始交往的男朋友,她们一起熬过公开考试,一起融入声色犬马的大学环境,一起戴上四方帽穿上学士袍,一起迎接职场上的各种挑战。

可是就在成为了上班族以后,L 发觉世界远比那一方小小的课室要大,在外头,还有许多佳肴美酒,而不止在麦当劳啃薯条温功课,在外头,还有许多派对许多宴会,而不止每个周末只看一场电影吃一家小店。

于是她们开始争吵,开始欲求不满,开始将他与身边的男生做比较,终于,她还是先把分手两字说了出口。

分手以后,她谈了几次恋爱,却发现没人及得上他了解自己,也没人能像他那般忍受到自己的脾气, 争吵多了,沟通不了,身边的男伴来来去去,却没一个晚上能一觉睡到天明。

在她二十八岁生日那夜,喝得一脸驼红的她抚着玻璃酒杯的边缘说道,我开始明白人们常说的时间。 餐桌旁的朋友都默然,她接下去说,我和他相爱得太早了,那时候,我们还是那么的年轻气盛,以致在那天,我们在社会的洪流中,如此用力、如此头也不回地道别。(念念不忘王家卫:写人间的遗憾与从容,永不过期的六部经典

然后她又说,如今在某些失眠的夜里,我脑海中无法排除这样的影像:下一个与我蹉跎数年的人,也许那个人并没有他身上的好,甚至并不爱我如他,但我会在年华老去之前,在家人的催迫之下,低下头去当他的妻,把他的姓氏冠在我的名前,为他生儿育女,当一个平凡的女人。

因为如今我明白到,外头的世界再五光十色也与我无关,在派对完结以后,我只求有一双手,为我抹净妆容,盖被同眠,如此而已。

有人在爱情中拐错了路,走了不可理喻的一步,只因他们相爱得太早或明白得太迟,如此而已。(推荐给你:有些情,错过了才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