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世间一定有委屈和忧伤,可是通过诗句,委屈和忧伤是可以转换的。”蒋勋曾这么说。读诗很像一种消化悲伤的进程,为生命留点独白,每个礼拜的这个时间,我渴望你替自己留下一段时光、离别现实的纷扰,女人迷只为你读诗。(延伸阅读:

你在床边看着,窗外阳光
缓降在植物身体
想像她走近,耳朵靠着你的胸口
掌心紧贴你的背

想起每次从身后搂她,亲吻的时候
她的手指在你肩上迂回
你靠着她颈项,鼻尖深陷她身体
想起她早晨撩起头发
问你哪天要去游泳
想起一间深夜的超市
你们突然地拥抱,再拥抱
她抚揉你的发梢像要剥落灵魂

如今,你走在黄昏的街道
看见一只困死在树梢上的风筝
想像以后在镜前穿衣
扣着零乱的钮扣
日渐习惯领带的歪斜

——缺口 ◎任明信

// 那些太过甜腻的早晨让人怀念,怀念表示不再拥有。

图片来源:Nexity Residenziale Italia @ pintereat

我不革命
沉默是我所能发出
最大的声音
广场经过我
群众经过我
旗帜落下
又扬起,他们要把马车
变回南瓜
祈祷蓝色的天空和
绿油油的树
在阳光的照射下
变得透明
我不说话

我不说话
我不说我不知道的
我不知道我所说的
我不拿枪
不弹钢琴
群象已经来过
野雁也都飞离了

我还不知道
自己在等甚么
如果末日
在战争之前来到
我仍不告诉你
自己想做个国王
或是当只羔羊

——我不革命 ◎徐佩芬

// 沉默是我所能发出,最大的声音。人们为何要革命?正因为我们原谅这世界不够好。

图片来源:Lisa Hillborg @ pinterest

想念是黑色的手

把春天摺成一夜薄薄的雨
在窗外,写下一整行
远方的名字

直到,日光掀开书页边缘
你迎面走来
将我轻轻阖上

——想念 ◎孙梓评

以诗之名〉〉我多么想念你

我所拥有的
不过就是一些爱
微小的爱
试着照亮自身所处之地
试图照亮你
的一些微小的爱
如果你不信爱
对你来说
我就是一个无用的人

——无用的人◎林婉瑜

// 以诗之名〉〉如果你不信爱,我对你来说不过是无用之人 

迎接假日午后干爽的阳光
我打扫房间
卸下窗户,将铁窗打开
把对面的公园请进屋内
风给我明亮的气息
草地爬过窗子,蔓延到房间亮处
久违了,美丽的生活

躲在音响里的女孩
歌声特别高昂
澎湃的乐声刚过,桌椅还在起伏
窗帘抹匀了夏天的味道

布娃娃拿起遥控器
把桌巾凌乱的发丝一一梳好
落地镜展示胸口洁净的颜色
床也不再蹑手蹑脚了。

美丽的疲倦开始堆积
就先跟棉被拥抱一下
不要关上窗

——黎俊成,〈打扫〉

// 早,这个周末,我们就再睡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