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庆日这一天,白天洪秀柱与朝野政治人物、主流媒体一同参加国庆大典;夜晚她邀请五家新媒体来到副院长官邸。这一天我们谈人民对国民党的失望,洪秀柱也谈她为何挺身而出、以及对台湾下一哩路的努力决心。这一次,我们该听听洪秀柱怎么说。(推荐阅读:【独家】翻转旧政治!洪秀柱:主流媒体垄断,我们怎么看见多元?

洪秀柱在你心里是什么模样?从国民党初选我们以“小辣椒”认识她、我们跟随媒体的眼光切面洪秀柱呛辣敢说敢做的一面,却没人将镁光灯放在“她想说的话”。当媒体过分以扭曲滤镜检视一位公众人物、操弄文字与剪接游戏为洪秀柱自行“注解”,她好奇,我们这一辈年轻人怎么看待她?

于是国庆日这一天,白天洪秀柱与朝野政治人物、主流媒体一同参加国庆大典;夜晚她邀请五家新媒体来到副院长官邸。当别人还在疑问究竟“会不会换柱、洪秀柱何以打死不退”时,她只想听更纯粹的声音:现在的年轻人,需要什么样的国家?

女人迷是当日唯一受邀的女性新创媒体,我们怀着对柱柱姐的好奇,希望知道她对台湾未来与媒体现况的看法来到官邸。一行人坐上圆桌,与其说是严肃谨慎的政治交流,更像一顿晚饭后的闲话家常。洪副院长轻松开场,说明今天邀请目的只是希望听听年轻人渴望的下个十年。

今天,我们从三个切面讨论她眼中的国民党以及台湾未来,听听洪副院长对于国家真正想说的话。


(图片来源:来源

爱党何须盲目!听人民对国民党失望的三个原因

1.政治理念与“人”的价值相距甚远

洪副院长请大家说出对她的认识与疑问,与会人询问洪副院长如何看待政党理念,在他看来现在台湾的政党存在目的愈趋模糊。洪秀柱坦言自己不断寻求国民党出路,她表示只要对这个党还有信心的一天,就会找方法更倾听新世代声音。洪副院长听见各家创办人表态:“国民党是一个太有包袱的政党,这个党与‘人’的距离太遥远。”她认同各位所言,在她心里国民党确实需要改革,找回建党初衷。

此时另有参与者回应“两党无差异”,认为有待讨论:“今年国民党的遭遇就证明了年轻人为什么会这样表态。从历史来看两党代表的形象、诉求的议题都是不一样的,我觉得年轻人想要的是‘改革的价值’,国民党的包袱很重,从以前到现在转型正义、历史议题没有人愿意面对、到现在他们如何对待参选的党内同志。我们今天看国民党冠居最多资源,却带头不公平。这应该是要和年轻人交代清楚的,包括您刚刚提到年轻人反中,这就是您跟年轻人的差距。其实年轻人不反中,他们追求的是自由开放的民主价值,共产党是集权制度,年轻人看在眼里,不会希望拥有这样的社会。”(推荐阅读:

年轻人不是一味要“反”,而是捍卫民主价值。现在每个大学生身旁都坐着陆生,我们对对岸的认识不再来自历史课本、来自对陆客的偏见。而是进一步理解、认识、交流,当所有大学生都是能够自然的与陆生畅谈两岸议题,同时国民党却避而不谈、在许多人眼里看来甚至他们试图偷渡所有两岸相关法案。我想对两党认知差异有鉴于人们在历史受过的伤害,并非为反对而反对,而是相关法案更动都让人民感到不民主、不公开,他们担心未来愈趋与共产体制同质化。

2.转型正义的窒碍难行

许多人知道洪副院长的父亲曾经是白色恐怖的受难者,她认为自己绝对清楚国民党一路犯错的轨迹:“我父亲唱过绿岛小夜曲、他是四十年没有工作的。”关于国民党不愿面对的历史错误,她同样耿耿于怀,她曾问马英九:“你一天到晚跟228道歉,我从来没看你跟白色恐怖道歉过。”

我们提出洪副院长“面对历史”的定义不够正确:“转型正义在国际定义里有很明确的定义,不是道歉就够了。”


(图片来源:来源

确实,转型正义必须透过法律、非法律手段、行动、政策及其相关制度清理与更正过去侵犯人权的措施,为的是修补破损的正义体制,巩固民主的政府体制,重建社会的互相信赖。马力欧接续说一个不被人民信任的党、推任何理念都是窒碍难行的。何以伸张转型正义,因为不清楚我们的历史脉络,就不懂得按图索骥走向未来。

洪副院长回应:“我理解了,一是要面对我政党的过去,如何公正公开的检讨与被公众检验。另外是转型正义的实践。我是绝对在意的,我本身是那样的家庭出生,但我同时也明白大家所想的未来,我现在跟你们这些年轻人在一起,我觉得我不在乎这次我的提名到底有没有效。我接触你们像跳进另一个世界,这个世界是我以前没有接触过的。就像你们说的,我们隔得太远了、不理解。所以现在我们一起去找一些问题、也找一些答案出来。不管是蓝是绿我们让问题让社会知道,健保、医疗、住宅是现在大家都有的问题。我常说如果我跟蔡英文很多政见是一样的,英雄所见略同这也没什么不好,今天我们这场选仗更像是一起把这问题找出来。”

我们认为洪副院长已经点出她这次参选目的不是当选,而是尝试开启更多对话与讨论的空间。我想我懂得洪秀柱何以被称为小辣椒、敢言能行,正是因为她不害怕犯错、不担心在冲撞中寻找答案。(推荐阅读:


(图片来源:来源

3.一成不变的守旧形象

其中有参加者表态对这场选战的看法:“我们两三年前就知道马英九要下台了,那到底要派谁?我假设国民党如果是一个很颠覆的人来,譬如说是一个四十岁的人,好比说你会有个 chance 里的木村拓哉出来的惊喜,现在选战文宣与网路的打法都还是旧世代,对年轻人的认识停留在很久很久以前的样子。我们失望是绝对的。国民党没有一个让人有年轻活力的深刻印象。现在的选战打法像没办法接棒给二代的电子产业。最近有个施明德的新书,他找了张忠谋、严长寿先生、姚仁禄,那感觉就像是马云之前一直讲的:‘当台湾还是一堆白发的人在讲创新,这些人就是不行了。’这是一个很沈重的问题,我们看到的国民党还是跟八零年代的模样,这样的政党不会有新世代喜欢。”

洪副院长接着提问:“那你们看民进党呢?”

参加者回应:“至少会打选举,比较理解‘人’在想什么。我仔细去看蔡英文的科技政策,其实他跟毛院长是差不多的。我看到国民党形象上、气势上就是输了。我想到的是国民党是一个有包袱的政党,这个包袱是国民党不愿面对的历史。柱柱姐今天代表国民党出来选,你就是带这个包袱出来选,刚刚讲的只是一种手段,但重要的是国民党不敢面对,你只要面对了新的议题就是打自己人的脸。”(延伸阅读:

我想这也是洪副院长之所以坐在这里的原因,在这四十几年来,国民党可能没有这样一个人,愿意坐在大家面前,坦诚她的不好、坦言党的错误。这次选战有洪副院长自告奋勇也许更是挽回国民党颜面,给旧势力做了一个冲锋陷阵、勇于认错的示范。下一篇我们会接续谈谈洪秀柱总统参政的这条路,听她谈给台湾未来的三个期许。


10/14,认识你没看过的小辣椒洪秀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