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晓明跟 Angelababy 的世纪婚礼刚落幕,“让我保护你”又再度成为浪漫的代名词,不过我们真的期待、喜欢以及应该被保护吗?一个香港女生到台湾环岛的观察,就从发现自己在台湾突然“备受照顾”开始...(推荐阅读:“期待好男人照顾”背后的女性困境

“你们台湾人,是不是对女生特别‘照顾’?”坐在我对面的 K 边嚼着沙拉边问我。K 是我的香港朋友,我们在法国里昂念书认识,常一起搭伙煮饭,后来回了各自的家乡。最近她一个人到台湾东部骑脚踏车环岛,突然有感而发地说。

当她拉着行李,有人急忙来帮忙她扛;当她骑着脚踏车在东部沿海,有人大声跟她说“加油妳好棒”;当她拉着脚踏车搭上火车,有位老先生看她是女生一个人,急切的要帮她找同行的男生,亲切地告诉她“我来帮你找个一路照顾你的人。”

“刚开始我觉得自己被‘照顾’很好很新鲜,你知道在香港一个女生走在路上抬着重物,也没什么人会特别理你。但久而久之,我觉得好像哪里怪怪的...你会这样觉得吗?”她好像忽然来到一个全民热情喊话的地方。

我想了一下,觉得自己从小就活在诸如此类的“热心”里。比方说,还是学生的时候,女生不用抬中午便当,因为便当太重,所以男生来就好;然后你开始工作,许多长辈以关心之姿提醒你,女生不用太操劳工作,不需要在事业上跟人逞凶斗狠,嫁个好人家享清福轻松过就好了。

女生不要太累、“让我好好保护妳”的说词、众多“直线思考”的热心,时不时就让我不知所措,好像我的“虚弱”多么理所当然,就得让别人多花心思照顾我。

“其实,我觉得我不需要那种‘照顾’,那样的‘照顾’会让我有点不舒服”K 搔搔头,“好像身为女生这件事对他们来说,就是比较弱也需要被照顾的。”

我突然想起黄晓明洗版的婚礼誓词“让我保护你,你是我一辈子的小公主,就让我把你宠坏吧,这样别人就抢不走你了。”可或许对更多女生来说,我们并不期待这样的“保护”,也不想被当成捧在手掌心的小公主。(推荐阅读:写在黄晓明与 Angelababy 世纪婚礼后:结婚,到底要保护什么?

“一个女生好勇敢喔”的加油魔咒

K 说起另一件让她困扰的事,“为什么好多人看我一个女生骑脚踏车环岛,就称赞我勇敢呢?我觉得自己一点都不勇敢啊,我只不过是自己旅行而已。”

这样的话你一点也不陌生。一个女生旅行是勇敢的,一个女生出国是勇敢的,一个女生当众举手发言是勇敢的,一个女生自主地做了决定,就会获得勇敢的勋章。

“我自己还是比较习惯香港的环境,男生跟女生是可以较量的,而不是男生必然要‘礼让’女生。”K 说。香港的平等倒也不是追求什么齐头式的平等,不过就是把男生与女生的性别淡化,当成好好的“人”来看待。

你记得很清楚,你做了一点小事,好多人对你说加油,好棒,太厉害了你。你反而觉得莫名其妙,这些被视为勇敢的行为,是否只是因为人们没想过女生也可以这么做?

有能力的女生在台湾常常被包装成“异类”,女总统,女导演,女 CEO,好像在阳性的场域里面,她居然抢到一席之地,多么不容易与出类拔萃。但是你望望身边的朋友,觉得好多人都是这样子的,她们并不是特别勇敢,她们不见得觉得自己在打性别战,她们就是也把自己当成“人”来看待,不特别抗拒质疑,不害怕面对批判。(推荐给你:【女力领导专栏】三个帮助你拥抱害怕的练习

你是过了好久才知道,原来当年的“你不敢”,并不是因为“你不能”。

可是,我就是这样的港女啊

“香港的女生也一直受‘港女’名词所苦啊,这是一个常常拿来嘲弄女生的负面词汇喔。”K 眯着眼睛说,“以前我很不承认我跟港女有关系,觉得为什么要这么刁钻,我才不要当那样的女生,我还真怕男生会不要我。”K 笑了起来。

身为女人,我们好像从小就学会了不要抢人风头,不要太有能力,要不就乖乖的就好。教育从没有告诉你,你可以很强势,你可以很出色,你可以很强,女人有力量是一件很美的事。

你只是曾跟旁边的同学一起讪笑过武则天,最后落得那样凄凉下场,还不是女人贪图权力之累吗?你只是学会了弯腰驼背,缩起自己的性征,藏起自己的强悍,去做柔软顺从的人,还以为这才是生为女人的生存之道。

港女正是形容香港女生泼辣蛮横够寸,各方面都比男生更强势。“但是我现在想通了,其实我就是港女啊,我很喜欢自己很 powerful 的样子,是啊,当港女有什么不好?”(同场加映:拒当乖乖女!香港女人的洒脱魅力

我觉得那样说的 K 好美好美。我们寻找血脉里被藏起的尖锐,明白你的力量就在那里,活跳跳的,不要惧怕成为充满力量的人。

我们是这样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