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论是台湾或是美国,“女性总统候选人”在总统大选中,都引起不少性别话题。不论最后是否真的有女性候选人,在男性主导的政治界中,女人该如何挺身而进,让世界看见性别平等,才是我们共同努力的目标。(推荐给你:她曾被认为是东德灰老鼠,现在她是德国总理梅克尔

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有两位耀眼的女性候选人,分别是美国民主党党内总统候选人 Hilary Clinton,以及共和党党内总统候选人 Carly Fiorina,但由于两党皆尚未决定最终党候选人,故能否有女性总统候选人仍是未知数。这两位政治界的“少数族群”,在总统大选中引起不少性别话题,身处于男性主导的政治界,两位女性候选人如履薄冰。(推荐阅读:【CEO专栏】女人跟政治,到底有甚么关系?

共和党党内总统候选人 Donald Trump 曾于今年9月语出惊人,评论同党党内候选人 Carly Fiorina 的外表。“看看他的脸,有谁会投给他?你可以想像我们下一届总统的脸是那个脸吗?”("Look at that face, would anyone vote for that? Can you imagine that, the face of our next president?")


(图片来源:来源

Carly Fiorina 在数天后的党内辩论赛中反击:“我想全国女性都听得非常清楚川普先生所言。”("I think women all over this country heard very clearly what Mr. Trump said.")

女性候选人的进退两难

性别刻板印象是社会对性别有着既定人格特质、行为举止和角色扮演的期待和想像,性别刻板印象为何,不用多说,大家都很清楚。每个职业也都有其刻板印象,总统亦非例外。在政治领域,男性刻板印象和国家领导人形象颇为符合,刚强、果断,以及强势,但女性的刻板印象则与之甚为捍格。

有人认为,女性候选人可以散发同情、包容,以及温和的女性特质,对胜选而言是有利的,但有人认为女性候选人因缺乏男性刻板印象的特质,自会与领导人的形象有所落差。(推荐阅读:蔡英文霸气女力,《时代杂志》镜头下的女性政治领导

不难理解,女性候选人在面对选战时,若展现了阳刚、强硬,或果决的男性特质,将有失女性刻板印象的期待,但若展现了温柔、关爱的女性特质,却又显得不适任国家领导人,其能力将受到挑战和质疑。国家领导人优秀与否的标准因是男性刻板印象的体现,所以女性候选人易陷入进退两难的局面。(推荐阅读:在冰岛,政治是女人的天下

性别牌像鬼牌,应谨慎出牌

有趣的是,阿拉巴马州大学的政治学教授 Nichole Bauer 于其社会实验研究结果指出,选民并不会全然用性别的角度去看待女性候选人。性别刻板印象只有在特定情形,遇有特定字眼、特殊景象时才会启动。例如,当女性候选人抱起婴儿时,或是当女性候选人身为人妻、走进厨房时,性别刻板印象才会被挑起。研究结果显示,尽管选民不会主动用性别视角看待女性候选人,但一旦惹起性别刻板印象,选民较容易因为刻板印象的干扰而减少对女性候选人的支持。

根据竞选广告的分析报告,相较于未让选民浸于充满性别刻板印象的竞选广告中,若让选民在竞选广告中接收到高度性别刻板印象的字眼或画面,选民对女性候选人的支持度将降低15%。由此可见,在无性别刻板印象资讯干扰的情形下,女性候选人并不会因为性别而处于劣势,但若媒体广告、演讲或网路充斥着性别刻板印象的讯息,女性候选人的支持度恐降低。

女性候选人在竞选政策上,相对于男性候选人,更需谨慎处理其竞选形象,尤其是性别牌(Gender Card)的处理。保持性别中立,适度地避免使用性别歧视的字眼,并屏弃具有性别窠臼的思考,选民就能较为理性,不受到性别刻板印象的干扰。(推荐阅读:从欧美看台湾!女人参政让社会更好

重点不是换不换柱,而是性别能引起多少关注

2016年台湾总统大选也有两位耀眼的女性总统候选人,但在两大党的总统候选人皆推派女性的情形下,较不易凸显性别在台湾总统选战中的影响力,也无法看出选民对性别刻板印象的态度。2012年,女性参与投票,马英九获得大量女性选民青睐;女性参与竞选,蔡英文担任首任女性总统候选人,女性的政治力持续累积。

2016年,换柱不换柱,我不在意国民党如何布局。若不换柱,我不希望性别议题从此被忽略;若换柱,我也不希望性别议题只是被嘲弄,然后不了了之。让我们一同期待明年的总统选战,两大党能打一场漂亮的性别平等选战,让世界看见台湾的性别,同政治一起向前。(推荐阅读:性别歧视不分蓝绿:女性政治人物,为何不能理直气壮地“单身”?

参考资料:The New YorkerCNNJournalist's ResourceCNN女权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