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世间一定有委屈和忧伤,可是通过诗句,委屈和忧伤是可以转换的。”蒋勋曾这么说。读诗很像一种消化悲伤的进程,为生命留点独白,每个礼拜的这个时间,我渴望你替自己留下一段时光、离别现实的纷扰,女人迷只为你读诗。(推荐阅读:

今晚
海岸静坐
洋流游行
鹅卵与石轻碰。
只要有一点火光
愿意亮进深海,
罩一灯笼;
我们就会是
同一种鱼

因为烟囱并不知道
海要多深
才能浮起一座岛。
它从来都是
假装自己
成一炷香;
就会有人
以为沙滩上香灰星撒
和着浪花
吞下
可以实现愿望
 
可是今夜,
蚵仔不该静闭
湿地不能干等
当白色的海豚成群结队
趋光而来
或许我们只是
一种 比较会许愿的鱼。
齐聚时,鳞片坚定
擦过四壁。
在最深,最黑的
海底隧道里:
 
白海豚不会转弯;
我们就不会转弯

——守夜 ◎汤舒雯
  
声援“2011.1.26反国光石化青年学子烛光守夜行动”

// 或许我们只是比较会许愿的鱼,正因为我们要在漫漫深夜里点同一盏灯,看顾同一个愿望。

毕竟,只有一个世界
为我们准备了成熟的夏天
我们却按成年人的规则
继续着孩子的游戏
不在乎倒在路旁的人
也不在乎搁浅的船

然而,造福于恋人的阳光
也在劳动者的脊背上
铺下漆黑而疲倦的夜晚
即使在约会的小路上
也会有仇人的目光相遇时
降落的冰霜

这不再是一个简单的故事
在这个故事里
有我和你,还有很多人

——爱情故事 ◎北岛

// 以诗之名〉〉爱情从来不那么简单

图片来源:Yoon Solae @ Pinterest

我们深爱自己的
唇舌,替代我们自己本身
表达不好说出的感谢
我们深爱鼻子
它让我们如是活着
我们深爱自己的耳目
精心选取的风景
我们深爱自己
与自己以外的人
我们深爱一分钟
或者一秒钟,深爱
擦肩而过的瞬间,谁是
旧房客,谁是新相片
谁是此刻,我们深爱
而未能确知的部分

——感官生活 ◎波戈拉

// 以诗之名〉〉我们深爱未能确知的未来

图片来源:Hanna Tegbrant/Pinterest

台风是季节捎来的书信,黑潮是项炼
地震是亘古的母亲时而轻摇妳的梦境
白云是浪子──妳漂泊归来的爱情
经常站在悬崖上远眺海面
鲸豚隐现是他流落异乡的倒影

我如此屏息守候而宁愿妳未曾察觉
就像玉米田可以不认识北回归线
或许在寂寥的午后,或许夜阑与黎明
蔗园、部落、林道、峭壁、冲积扇
默默我愿漂流成妳沿途的风景

——我愿是妳的风景◎罗叶

// 以诗之名〉〉最深爱的,最寂寞:承诺的有效期限

图片来源:Sam Geraghty Lasek/Pinterest

已经决定要爱你了
刚才遇见你
忘了把眼神撕开
就 黏黏地爱了

可是风一吹
爱就轻轻飘着
摆荡的心情
是我很确定的不确定

没有拥抱的夏天
雨一直下得很任性
忘了拷贝你的背影
你的背影,在雨中
好像一杯即溶牛奶

我痛痛地把眼神撕开
把牛奶喝干
把雨声关小一点

才发现,你走得很快
很远

——邂逅,在一个神经质的下午 ◎孙梓评

// 以诗之名〉〉我爱你,与你无关 

图片来源:Sol Iametti / Pinter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