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诗歌节《诗的公转运动》活动展开,写诗与读诗正走在一条小众的路上。来读读路克的创作,充满荒谬、卡通、讽刺、超现实的梦境,诗永远不放弃想像力。(延伸阅读:

路克·肯纳〈合唱〉

夏季开始的那天起,合唱团就寸步不离;
他醒来时发现他们驻扎在床的四周。

合唱团某天从天而降,毫无预警也不给理由,
他们唱着四部合唱,递给他一片烤面包。

回去上班的第一天,合唱团站在办公桌旁,
唱呀唱,让他的事业陷入绝境。

两个星期后他的另一半跟一个骨科医生跑了。
汉娜再也无法忍受合唱团的歌声。

当晚,他朝合唱团每个团员的脸上饱以老拳,
打人发泄挫折感。但是,虽然他们鼻青脸肿

嘴唇还在滴血,他们却更卖力地大声合唱。
唱呀唱,让他无法入睡,无法入睡,

无法入睡,在纯五度的歌声中,直到他沉沉睡去。
迟早你会喜欢我们的,他们轻轻唱着。

路克肯纳,英国人,七年级生(1981~),文学博士,在大学教创意写作。是全才型诗人,写诗、诗剧、短篇小说、中篇小说、科幻小说、舞台剧剧本、广播剧本、诗评、小说评论,甚至连戏剧也有他的份,演戏兼制作舞台剧。他也是那种让所有作家眼红的得奖咖:选择以诗集初登场──第一本书就得奖了。两年后,第二本诗集进入“前进诗歌奖”决审,是历来最年轻的入围者(该奖得主包括奚尼、凯洛.安.达菲、泰德休斯等名家)。

不管哪种文类,路克的创作一直都有种荒谬、卡通、讽刺、超现实的特质。在诗作中他编派如万花筒般的多种声部,有的爱抱怨,有的超滑稽,作戏剧独白轮流演出。在路克肯纳的世界,诗与戏剧彼此渗透,界线模糊。至于他的中篇科幻小说,则写到了该文类常见的主题:如果科技产品(在他的小说里是手机)功能越来越强、越完备,脱离人类的控制,而有了自己的意志,那该怎么办?在这个大数据的时代,人类是否如同科学怪人,造出了吃掉自己的怪物?这样隐含着现实批判的超现实元素也在他的诗作出现,好比这次给大家欣赏的〈合唱〉。

〈合唱〉全诗共分七段,每一段都是合唱团与主角的对手戏,七段,刚好象征七天,彷佛是不断的循环,生活的本身。这班合唱团到底是谁?不请自来,变幻莫测,突然降临且寸步不离,不断在他耳边唱歌,但是彷佛只有主角听得到。是不是有点像电影《口白人生》的情节?像小精灵的合唱团先给主角好运(“递给他一片烤面包”),再给他一连串的恶运(“唱呀唱,让他的事业陷入绝境”、“两个星期后他的另一半跟一个骨科医生跑了”),主角濒临崩溃,把每个合唱团员都揍扁,但依然没用,“迟早你会喜欢我们的,他们轻轻唱着”。

那挥之不去的合唱团究竟什么来头?是命运,还是记忆?


(一起来写诗:读诗・读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