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经历分手,你嚷着为什么他为什么不再爱你,你怀疑自己是不是哪里不够好不再值得他爱,你用尽一切力气只为了用伤心去记忆一个人。但亲爱的,可能你现在不相信:失恋,是爱情的必修课,也是幸福的必修课啊。(推荐阅读:离开你之后,我终于有勇气做我喜欢的自己

失恋后的她 变了一个人

忘了是多久以前,她的生命中空白了一年。因为那一年的她,太用力去爱,于是在痛苦发生的时候,那段日子被迫成了一段收讯不良的生命轨迹,想去回忆时,脑袋总是断了线,怎么都找不到那时候小心翼翼存放的幸福,更遑论那时候总是动不动就融化的心动。(你不是一个人:给刚失恋的妳和你

“那天,我失恋了。”现在的 X ,很乐观而平静地描述那个日子。但是在她的叙述下,那段日子的她彷佛成了另外一个人。

那天,她想着她已经闷着不动好几小时了,再这样动也不动也不是个办法,她觉得这时候的她好像越狼狈越能表达她心中那无止尽的痛楚。于是,明明滴酒不沾的 X ,买了两瓶啤酒,跑去隔壁房间敲了敲门,一脸苦巴巴地看着邻房室友,“你陪我喝酒好不好?”X充满了哀求的声音,却仍然敌不过室友手上的急迫工作。

“等我一下好不好,我先把这事完成了,待会就过去找你。等我一下哦!”室友看着X,知道她肯定出了点事,但碍于手上的事情,只好拼命安抚 X 。

意识到自己吓到了室友,更打扰了室友,X于是故做坚强地挥手转身。当自己的房门关上,她生涩地橇开了一瓶啤酒。闻了一下,嗯,是很不舒服的味道,这样就是了。对啤酒味很过敏的她,硬是灌了一大口,“咕噜——”酸刺刺的味道让她起了身冷颤,是真的很难喝。

几口下肚,X的脸颊与脖子都红了通透,也开始产生晕眩与反胃的感觉。头晕目眩的她躺回了床上,因为过敏而流的眼泪与因为失恋而流的泪水混合在一块,她感觉自己更恶心了,于是又晃呀晃地走到了厕所开始催吐。

失恋后自残的原因

“为什么在最痛苦的时候,你不肯善待自己呢?”我歪头看着她,想着用这些词汇会不会刺激到她。

“那时候的我,很想要用‘不舒服’,证明自己还存在。”

那一段感情,她用尽了力气去爱,于是在真正意识到她完全失去对方的时候,她觉得自己好像不存在了一样。她无法对事物感到兴趣,对生活没有期待。因为内在空白了,于是外在的生活也就成了一片荒芜。(喂毒式的温柔-失恋后的可能

X 很胆小、很怕痛,更是个见血就会昏倒的人。当她发现生活中已经了无生趣的时候,她发现,当只有感受“痛”的时候,她才会恢复感觉。好像除了痛觉之外,其他的五感都已经麻木。所以,X 喝不敢喝的啤酒、飙车、深夜在街头游荡、一个人坐在黑暗的建筑物角落,她与危险相处,想要用这些危险的源头,让她的心脏重新跳动,尽管那些跳动带来了更不舒适的感觉。

X 其实知道这段日子的她不快乐,伤害自己,找回感觉,却只剩下满满痛不欲生的感觉。但是她不敢说,这些痛苦,她知道是她心中黑暗的一面,不足外人所道,更不是她希望留给外人看见的黑暗形象。

她只是,很想要那名男孩子知道——她其实很脆弱,也很需要他。

她分手时的率性与洒脱,只是她知道那名男孩子期待她能够拥有的特质。她好想要让男孩子看见脆弱、需要保护、需要被照顾与安慰的她就在这里。但是她无法告诉男孩子这些日子她的生活。因为男孩子事实上并不在乎她好不好,而就算男孩子知道了,他也不是因为爱而来,而只不过是因为内疚而来。

先相信有一天会幸福,才能重新拥有幸福

于是,这些残存的理智让 X 的断线与自残没有持续太多天。最后,她鼓起勇气再次打开她的房门,找了邻房室友一起去散步,断断续续地说出这段时间,她是怎么糟糕地对待自己,然后在室友的陪伴下,不断哭泣地跟自己道歉,然后再大声地跟自己说,“我的生命不会结束在这,因为事实上,还有很多人在乎我、有人爱我,我会这么痛苦与悲伤,是因为我用力爱过的证明。不是因为我太糟糕,而只是因为我太在乎,才会受伤、才会痛苦。从现在开始,我会渐渐地不那么在乎他,更多一点在乎其他人跟事情。”

事实上,X 并没有在那句话说出的隔一天就欢心接受新生命的开始,她一样在听到男孩子名字时会错愕,一样在遇到两人共同好友时会战战兢兢地怕对方问出不该问的问题,一样在收拾物品时看见男孩子留下的物品而愣着半天。但尽管如此,她在每一次心伤的恍神后都会把专注拾回、问题抛回、物品收回,并且找回属于她自己的生活。(最终话:明白爱,是在受过伤之后

三年过去,现在的她坐在我面前,手机里还存着她与男朋友的合照。她终于有勇气把这段故事说给陌生人听,因为她知道,她不是唯一一个在失恋后会伤害自己的人,只是,当时深陷在痛苦的自己,不敢相信她有一天也会再也没有遗憾地,走向另外一个人的怀中,然后享受着真正值得的幸福。只是,她说我们得先相信,那一天肯定会出现的!

而现在的她也相信,把这段伤疤留在记忆中,会让她下一次面对情感中的挫折时,不再那么无助、挫折与自卑。

“会伤痛,是因为你们太用力握着不适合你们的爱,而不是因为你们不值得爱。没有速成药膏可以让失恋的痛苦消失,你们只能渐渐地放松手,然后用一段时间,慢慢找回你能掌握的事情。那时候的你,才会再次握住让你感觉到温暖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