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界盛事纽约时装周刚落幕,大尺码模特儿 Ashley Graham 首次登上伸展台,展现了丰满女人的自信。但另一方面,黑人模特儿也开始发难,如 Nykhor Paul 和 Jourdan Dunn 等,都出面质疑时尚圈的种族歧视。对非典型身体而言,歧视而生的痛苦仍存,我们仍在努力的路上。(延伸阅读:跳脱美丑相对论!Lizzie Velasquez:“别叫我世界最丑的女人” )

纽约时装周 New York Fashion Week 与巴黎、米兰、伦敦时装周并称全球四大时装周,每年举办两次,会在2月份展示当年秋冬时装,9月份则以次年春夏时装为主角。

时装周承载着女人对衣的想望,就像张爱玲曾写过一句话:“人,都住在他自己的衣服里。”时尚本是一种态度,一种自己的生活方式,但由于时尚界向来以“瘦”与“白”为标准,让众模特儿为了自己的生涯,而无止尽地在瘦身的路上转,或勉强自己来迎合时尚界的标准,以换取镁光灯的青睐。

#IAmSizeSexy!大尺码模特儿走入时装周

不过也不是所有模特儿都服膺在这严苛的审美标准之下,今年的纽约时装周刚落幕,大尺码品牌 Addition Elle 和大尺码模特儿 Ashley Graham 合作,推出同名系列产品,Ashley Graham 引领着一群大尺码模特儿,在这机会下首次登上纽约时装周,让一向骨感模特儿称霸的伸展台上,丰满的女人们也能展现出自信的魅力。(推荐阅读:别再把胖女孩和瘦女孩放在天秤上:停止用体重定义一个人

Ashley Graham 在 instagram 表示这经验十分特别,所有走在台上的女孩都令人惊艳。她同时也在 PopSugar 受访说,当走向伸展台时,脑中想的是:“该死,我看起来好棒!”

28岁的 Ashley Graham,作为大尺码界的模特儿,向来以自己身穿16码的大号衣服为傲。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品牌开始启用大码模特。例如,Zana Bayne 和 Chromat 都曾邀请了大码模特儿走秀。(延伸阅读:从芬兰的身体自由看台湾:我们无心的“体重”歧视

对于时尚界的尝试,Ashley Graham 说:“我们肯定还能有更大的进步,像这样的活动,真的提高了人们对身材多样性的关注度。”

在看秀期间,嘉宾还被鼓励用 #IAmSizeSexy 的标签,来表达不一样尺寸的美。所以在 Instagram 上的相关照片皆标示有相关标签,让丰满女孩的自信与自在,在社群网站中流动,这吸引了超过 1 万 2 千则相关分享,成为这次时装秀的亮点。

隐藏在专业之下的肤色歧视

但除了大尺码模特儿夺得“美”的发声权之外,黑人模特儿也开始对时尚界的标准发难。争取走秀机会不是黑人模特儿会在时装周遇到的唯一挑战,因为即使她们成为少数被品牌预订的深肤脸孔,往往会遇到没受过训练的发型师或化妆师,不知道该拿她们蓬松的发质或偏黑的肤色如何是好。

黑人模特儿 Nykhor Paul 就在自己的 Instagram 发表一封公开信,指责时尚秀场的彩妆师应该“专业一点”以及懂得“尊重别人”。Nykhor Paul 一开头就用“给在时尚世界的亲爱白人们”来称呼她想呼吁的对象,指责化妆师没有准备适当的产品,来使用在她偏蓝黑的肤色上:

“到底为什么我们黑人模特儿就得自行带妆到时装秀的现场,而那些白人模特儿什么却都不必做?一名好的化妆师本来就应该要充份准备再来工作,因为你们早就知道会遇到什么情况。不要说你们很抱歉,这样只是侮辱我而已,至少做点努力去改变现况吧!”

这种专业知识的欠缺,在时尚界并不少见。意味着普遍对种族的无知,所以大家就自然而然地忽略了。所以 Nykhor Paul 也不是第一个站出来质疑种族问题的黑人模特儿,超模 Jourdan Dunn 也曾表示,“我发誓,有些人应该要知道怎么处理黑皮肤、黑头发。”

而 Jourdan Dunn 也曾因为经纪人对她说,“你是这场秀中唯一被选中的黑人模特儿,很棒不是吗?”而为黑人女孩的理所当然缺席感到莫名其妙。除了被当作偶然的幸运之外,Jourdan Dunn 还曾因为肤色被直接屏除在秀台外,在秀导说:“我们已经有一个黑人 model,不需要更多黑女孩了!”当时在前往 T 台路上的她,愤而直接掉头回家。

标准仍然束缚着美

Mic 曾做了一支影片,在探讨时尚圈中的种族失衡这件事,并且搭配图表、访问和亲身实验,让我们更逼近这个问题的核心。从影片中可以看出,纽约时尚周秀场2008到2014年的白人模特儿比例,从87%逐步降至79%。但调整速度十分缓慢。

除了统治秀场模特儿比例外,在影片中,Mic 频道编辑 Liz Plank 和前模特儿 Yomi Abiola 也做了实验,她们购买了一本有名的时尚杂志,以“白人模特儿”和“其他肤色的模特儿”做区分,来统计两者所占的页数。结果两者比例相差悬殊,甚至在不考量双页设计的情况下,白人模特儿就有94页,其他肤色的人只有13页半。(同场加映:奥斯卡女配角 Lupita Nyong'o 真情告白:别让外表决定你的价值

她们还比对了《Vogue》杂志,杂志内一共有272则广告是“只有白人的广告”,只有38则广告是“有其他肤色人种出现的广告”。显示着主流的审美观仍主宰着时尚界,这个世界美女不只是金发碧眼、细腰、大胸部,但时尚杂志的封面仍是白皮肤的纤细美女为主角,因为“非白人模特儿、大码模特儿的封面会影响销量”。

就像美国着名的《运动画报》泳装特辑从2008年来就没有用过任何有色人种、A&F CEO 自己都承认:“只卖给瘦的、美的、帅的和有魅力的人!”、美式休闲服饰品牌 Tommy Hilfiger 曾因歧视华人而吃上官司,不只是非白人模特儿,身心障碍模特儿、大尺码模特儿、跨性别模特儿……等非典型身体,在时尚圈中主导自己身体的可能性仍相当微弱。

非典型身体的困境是即使耗尽心思挤进时尚这道窄门,也难以和这套机制抗衡。或许有少数非典型身体的模特儿能走上舞台,但他们的身体仍须被时尚消费才能获得自我实现。离开了伸展台,现实的眼光仍然让他们感受到赤裸的灼热。

如“丑模特儿”经纪公司(UGLY MODELS Modeling Agency)旗下因暴牙闻名的男模 Del 就曾表示,尽管他已幸运在时尚圈拥有稳定曝光,甚至主流时尚品牌,例如 Calvin Klein 等也邀请他登上广告,他在现实中因歧视所生的痛苦依旧根深蒂固。(延伸阅读:当我们无法打造差异共存的社会,“胖女孩也很美”便成为矫情

很多时候他甚至不敢跟别人表明自己是模特儿,因为他的怪奇长相与大家对模特儿的想像不同,“人们不愿相信我是模特儿”,于是 Del 宁可告诉别人自己是一个清洁工,将自己与主流社会排斥的低下工作连结。这诚实的自白血淋淋地宣告了,不管是在时尚圈,还是在现实当中,“美”的想像并未松动,期待的未来也还在遥远的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