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惯了卤蛋、排骨、控肉、瓜仔肉,台湾人习以为常的便当来说,随着节目来台的日本主持人濑上刚却有不一样的体会。看他如何比较日本与台湾的便当文化,体验暖胃也暖心的个中滋味。(推荐阅读:用心熬出头!台湾的职人精神,美食真工夫阿吉师

我第一次在台湾吃便当,吃的是“三宝饭”,那是刚到台湾在台北马偕医院上班的时候,刚开始我中文不好,加上工作忙,没时间到外面买,所以就和同事一起订便当,那次发生的状况,让我印象深刻:在日本,凡是食物里的骨头都会被拿掉,但台湾没有这样处里的习惯,结果我没注意鸡肉里有骨头,还很大力的咬下,发出“卡”的一声,差点咬断牙,现在想起还是很庆幸我当时是在牙科工作⋯⋯

那次经验中,另一件让我疑惑的事是,我打开便当后,以为没有白饭只有菜,后来才发现,原来白饭是垫在菜下面。我觉得菜铺在饭上,对想先吃饭的人就比较麻烦,好像进食的顺序被强迫,得先把菜吃完才能吃饭。在日本,便当内的饭菜习惯分开摆,除非是像牛井、亲子井那样的盖饭。不过,肉铺在饭上的做法,使得酱汁渗入饭中,反倒让味道单一的米饭变得更有风味。

我在台湾上班一个月后,开始对工作环境熟悉,就比较敢出外冒险,用认汉字猜意思的方式点菜。一开始我跟同事出去,记得那时候马偕附近有家“上岛咖啡”,同事提议进去吃,我那时很疑惑,都还没吃饭怎么就先喝咖啡? 没想到打开门一看,每个客人都在吃饭!咖啡店里竟然有定食、义大利面、咖哩饭可以选择,不像日本的咖啡店里只有咖啡,顶多提供烤土司。这个有趣的经验,让我后来看见咖啡店,都还会忍不住打开门,看看里头卖些甚么。

推荐给你:咖哩怎么吃对健康最好?


( photo credit:Unsplash )

我觉得台湾上班族很幸福,公司大多会提供蒸饭箱、微波炉这样的设备,日本就没有。

日本职场要求工作的纪律,我们的想法是,为了工作,一、两餐没吃都没关系“吃饭还要求加热?你以为你是谁啊!”另外,所有食物、饮料,连水都不能放在办公室里,因为万一电脑或资料被弄脏就麻烦了,日本公司严格规定,要吃、喝绝对只能在茶水间内。也因为日本人没有蒸便当,早已习惯吃冷的,所以不少上班族的便当,都是当天清晨,由太太或自己起床现做。

因为距离中午用餐时间还很久,为怕食物坏,食材的选择就很重要。像猪油容易硬掉,就不太会被使用。有些食物则是得用特定方式处里,例如鱼就要加盐巴烤过。另外,在饭里放颗梅子,据说也能让饭经得起放。

这个习惯是源自二战后、物资匮乏的日本,在那个有钱也买不到菜的年代,放颗梅子,用咸咸酸酸的味道配白饭吃,也成为老一辈日本人独特的记忆。

大约两年前开始,我自己在台北开工作室,因为楼下就有便利商店,我后来常在那里买便当解决一餐,也几乎吃遍了所有口味。有时候原本只打算买饮料,但是看到想吃的咖哩饭忍不住又顺手买一个,结果连晚餐也吃便利商店的。比起自己做便当,在台北买外食的成本其实比较低,而且自己下厨还要思考菜色,再买菜、做菜,实在麻烦。现在我若偶尔要到偏远山区出外景,临出门前还会先绕去便利商店买几个便当带走⋯⋯。我身体里大概三分之一都是便利商店的食物吧。(推荐给你:忘不了的台湾味,一辈子的台湾胃

我发现台湾便利商店的便当,现在也有很多像是寿喜烧、咖哩、日式麻婆豆腐⋯⋯等等日本口味。因为常住台湾,我对日本便利商店的便当口味反而没那么清楚,回日本的时候,我还特别观察便利商店的便当种类,结果看到有几款包装和台湾完全一样,不过,一份价格将近400 日圆(约合台币100 多元)的日本便当,相较还是比较精致:白饭特别好吃,肉的份量少,但是吃起来口感更好,这可能与选用的食材品质、等级较佳有关。

说到日本受欢迎的便当种类,炸鸡和“幕之内”都算是。“幕之内便当”是一种豪华便当,这是以前看歌舞伎表演的观众,在表演进行换幕时所吃,“幕”指的就是舞台上的帘幕。在以前没有电视的年代,日本人的娱乐就是看歌舞伎表演,表演中遇到换幕、换场景,不像现在几分钟就能完成,每次都要花上很多时间,观众就可以在这个时候享用“幕之内便当”,一边打发等待的时间。


( photo credit:Unsplash )

除了买便利商店的便当,我也会去台北八德路上一家自助餐吃饭。吃自助餐,台式口味菜色的选择就多了,还会看到些日本没有的菜,例如腊肉;又或是能尝到在日本属于超高级食材的空心菜,同样的份量在台湾只要十分之一的价钱。我的日本朋友来台湾玩,我也会推荐他们吃自助餐。我朋友也很高兴,因为一餐就能吃到台湾一半以上的名产、特色菜色,而且只要用手指想吃的菜,亲切的欧巴桑就会帮忙挟,不会说中文也没关系。(你会需要:会吃也要会讲!台湾夜市小吃英文这样说

吃自助餐时,配菜我喜欢点空心菜、高丽菜、控肉、狮子头、瓜仔肉等等,主菜我通常会选(炸或卤的)排骨。我是东京人,吃东西口味比较重,可能是因为加了蒜头的关系,台湾排骨的香气特别吸引我。而在日本,社会文化中极度重视礼貌,像蒜头这种气味强烈的食材就不太能吃,如果是放假自己在家用餐就算了,但是味道若延续到上班日就不礼貌了。如果有人吃了气味重的食物,被早上搭乘 JR (地下铁)的乘客闻到了,可是会被很不客气地嫌臭的。

我觉得吃便当就是一种台湾的文化。台湾人爱吃便当,而且时间到了就一定要吃,从用餐这件事,可以看出大家对吃饭时,时间和品质的重视,就像那句台湾俗谚说的:“吃饭皇帝大”。

口述=濑上刚
1986年来台,随主持节目“濑上刚in台湾”踏遍大小乡镇,出版“我是濑上刚请多指教!”。

采访、撰文=吴升皓 
摄影=李盈霞 
图片提供=濑上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