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结束艾美奖精彩的人权时刻,我们开始期待一个更具流动的好莱坞、更多元的影视工业。一起听听好莱坞女星茱莉安摩尔、安海瑟薇、凯特布兰琪、凯莉墨里根的性别宣言!(推荐阅读:

今年艾美奖颁奖典礼上主持人 Andy Samberg 不讳言好莱坞种族歧视与性别不平等现况,陆续得奖人也都开口讨论 LGBTQ、种族议题。好莱坞可以说是最主流的影视工业,作为一个指标反映的不只是欧美现况,更是当代生存在台湾这片土地上的我们值得思考的事。(延伸阅读:

南加利福尼亚大学今年8月公布的了一项报告指出从2007年到2014年,美国票房居前100位的影片中出现严重失衡的性别现象。

  • 女性只占正式角色的 30.2%
  • 40岁到64岁之间的女性角色只有19.9%
  • 由女人执导的电影只有1.9%

以上反映了影视圈崇尚年轻、自创神话形象的父权结构。其中又只有19%的角色是女同性恋、男同性恋或双性恋,没有跨性别者。显示我们世界的主流电影维度缺乏性别流动与家庭想像。我们从观影经验取得认知世界的途径,若故事永远只有一种版本、一种英雄,自然观众的想像愈趋贫乏,我们认知的的世界观愈趋同质化。(推荐阅读:

纽约时报针对性别议题访问了好莱坞女星,请他们聊聊目前如何看待好莱坞的性别现象。其中茱莉安摩尔今年主演《扣押幸福》参与同性恋剧本、安海瑟薇在《高年级实习生》饰演一个有权的职场成功女性、凯特布兰棋在《Carol》上演耐人寻味的女同恋爱,凯莉墨里根则以《女权之声》强悍亮相。(同场加映:

接着就让我们听听女星眼中的好莱坞性别现象。

茱莉安摩尔(JULIANNE MOORE )

“我是一个特别幸运的人,在事业生涯中与那么许多优秀导演合作,所以我不想抱怨什么。每当人们提出娱乐产业存在这样的问题,我总会说:‘等一下,这是我们整个文化的通病。’但是有时候我在读某些剧本时,的确能发现里面只有寥寥可数的女性角色。这不是我生存世界的真实模样。偶尔我的一天里,只能看到我丈夫和我十几岁的儿子,但大多数日子,我去上瑜伽课、我去好姐妹吃午饭、我和我的女经纪人在电话里谈事情。所以我们的电影世界怎么可能只有一个女人呢?”

茱莉安摩尔直指电影应该更理解现实,好莱坞电影喜欢塑造英雄,女人时常只是完整英雄的存在。女人被功能化、被赋权为电影里的爱情角色,往往失去自己的性格,单一而平板。然而观看电影的群众在近年有女性略大于男性的幅度改变,也因此我们开始有了《黑魔女》、《饥饿游戏》、《冰雪奇缘》,我想更多人都开始意识到,用来服务女性的故事不仅是爱情,人生从来不单纯,我们需要更多电影,写下女人的版本。(你会喜欢:

凯特布兰琪(CATE BLANCHETT)

“我确实认为,这个行业、甚至是大多数行业都有这样的意识形态——那就是女人没有失败的机会。看看有多少东山再起的男导演吧,假使他们的电影没拍好,8到12个月之内他们就能卷土重来,这个市场支持他们这么做。虽然我们也有女人执导的电影,一方面你应该为此庆祝,但是另一方面,作为一个女人也必须承担‘这部片子能成功吗?’的压力,所有人都拿着数字衡量他们,我想这会影响女人创作的能量与勇气。”

凯特布兰琪点出女导演在影视产业的困境。无论是好莱坞或台湾片场或许都有这样的性别现象:女人在片场总被当做演员、秘书或制片助理;当某个演员或导演特别出色,他们会说不过靠陪睡才能上位;墨西哥女演员 Salma Hayek 曾说:“在这个行业男主角对女主角的选择有决定权。”女人在影视产业的角色无论在上下游的哪层,都有许多期待被改善的地方。

凯特布兰琪也谈女人之所以时常被排除在主流电影外,是因为我们还没有一套“有共识的文化”:“以女性为核心的电影通常都是小成本,但如果你好好看这些片子,会发现它们都是非常棒的题材。我们对它们没有信心是因为传统影视市场统计数字并不把影片的进步与多元趋势考虑进去。”(推荐阅读:

安海瑟薇(ANNE HATHAWAY )

“多年来我一直告诉自己,我没有因为自己是女人而受到特殊对待。我想也许我一直这么说,这样的事就能成真。我希望这是真的,但我知道并非如此。”

即便是好莱坞甜心安海瑟薇,她在电影《高年级实习生》时透露随着年龄也慢慢成为她在好莱坞的障碍,确实感到不小压力:“我实在很不想承认,但这是真的,亲自找上门的角色越来越少,而且竞争更加激烈。”。(推荐阅读:

她说自己无法抱怨责难,毕竟自己也曾从中受惠。“当我在20岁出头时,我也曾收到扮演50岁角色的邀请,现在过了30岁,我有时会想‘为什么那个24岁的演员能够得到角色?’但我同样有过那样的24岁,因此我似乎没有权为此感到沮丧。”

安海瑟薇认为女演员在过了一定年纪后就会越来越不被重视,甚至被流行产业遗弃。因此她认为在短暂无法扭转的情况下,最好的方法是找到自己的定位:“在这个行业待久了的女人常常最后变成制片,比如说安洁丽娜·裘莉(Angelina Jolie)。她不再等待角色降临在自己头上,而是主动出击,给自己创造工作机会。女人现在要努力去主动拥抱权力,这是影视圈最大的改变之一。”(延伸阅读:

凯莉墨里根(CAREY MULLIGAN) 

“我爱死凯特·布兰琪在《蓝色茉莉》的角色,多迷人啊!你根本用不着去喜欢她。有时候和男导演交流让我愤怒,这样的时刻说也说不完!有次我质问一个剪辑为什么要这样剪我的角色?他说:‘不这样剪观众就不会喜欢她’。我想对他说:‘那你就是根本不喜欢人类,如果不表现出他们的缺点,要怎么把他们还原成真实的人,拜托别把丑陋的部分剪掉了。’”

以往我们对凯莉默里根停留在甜心形象,《名媛教育》情窦初开的珍妮、《大享小传》里珠光宝气的华丽 Daisy。她在新片《女权之声》(《Suffragettes》)参与20世纪英国女权运动,片中爆发坚毅不屈的职业妇女女力、以及为了争取女性权益而赴汤蹈火的强大意志力,用充满穿透力的演技诠释女性力量。(同场加映:

凯莉墨里根也在这部戏的宣传中说道:“这么重要的历史,现在才有机会在大萤幕上映,我想大家应该知道我们的性别意识还有一哩路要走。”即便如此她并不失望,更是乐观展望未来女性在影视产业的发展:“虽然女性角色还是远远不如男性角色多,但目前好莱坞感觉确实是走在正确的方向上。Kristen Stewart 和 Jennifer Lawrence 创造了新的女性形象,我们看到电影里有真正强悍的女性处于领导位置,没人可以再把这些片子当成小妞电影。观众会进步,电影界还没有真正捕捉到这个趋势。我们还陷在一个性别歧视的时代。”(推荐阅读:

观众会进步,我们也相对期待那个观影世界更具备多元谈话的可能。以女人为视角的电影不应该只存在小众、我们需要更多视角、更多版本的英雄故事,如同《饥饿游戏》、《冰雪奇缘》写下女人的主流叙事。

但愿未来不必再把女人桎梏于爱情的天秤,四个好莱坞女星的女权发言,丢掉批判与标签,一同期待更友善的职场文化。拒绝女人“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进得了闺房”的刻板理想,还给女人完整赋权自己的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