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月我们与作者海苔熊KangHao,以及女人迷主编 Audrey 一起谈了电影里的女巫形象。最后要与大家分享的一部电影是极具女体革命意义的《Lady's 尖头们》,太安稳的历史与动荡的心就是温床,看看是谁推动了这场女人的上空秀。

“他们先是忽略你,然后嘲笑你,接下来攻击你,最后你就赢了。”

女性影展影片《Lady's 尖头们Free the Nipple》改编真实社运故事,把镜头带到街头背后抗争的生存现场。说出这句话的是一位按图索骥着社会体制的纽约记者维斯,维斯在追着社运分子莉芙“解放运动”报导后丢了工作,报社老板认为这是“无价值的新闻”,也促成她成为解放乳头运动一员的契机。

解放乳头?为什么是我们

我们依稀记得前一阵子冰岛少女 Adda Smaradottir 因不满脸书审议机制上传上空照,网路上延烧“#FreeTheNipple”活动,许多女星都出面表达支持性别平等。为什么如今我们要用裸露的方式追求平等?这个世界体制的社会与宗教已经压迫了女性上千年之久,不是一夕之间就能改变,在历史上从来改变不了的事情?为什么是此刻?为什么是我们?你不禁这么想。

影片中维斯做了很好的回答:“你别忘了人与动物,就算是昆虫都在 DNA 的深层里深深渴望着自由。我们活在一个社群媒体时代,我们的讯息一周内能触及的范围,远比耶稣、佛陀与摩西他们那一代花上数千年可以达到的更多!”

正是这个说来泛滥的资讯网路、言论蓬勃的社群世代,这个变动的时代,使我们成为这样特别的存在。当时代允我们更多的表述空间,也应该拥有相对的表述权利。文化这个载体必须包容更多形色的模样,否则我们的自由只是一副虚有的空壳。(延伸阅读:

每每想起艾玛华森在联合国发表演说:“如果不是我,那会是谁?如果不是现在,那会是什么时候?”心里都涌起一阵颤动,这不是将天下事视为己任,而是打破与性别的距离,看见当代社会发生的诸多议题,不是别人的事,而是我们自己的事,那么多的反动只为了一个最单纯的理由——不论性别,愿谁都有自有表达脆弱、彰显坚强的理由与途径。

走出历史包装的女体糖衣

1907年,法国设计师保罗・波烈设计出了胸罩,取而代之当时欧洲盛行的束腰,女人的肉体开始有了更自由的弹性。至今将近一百年,我们却开始想要挣脱这层裹住女人表述权的衣物。不是反抗,不是作对,而是我们的身体必须拥有除了性感以外的意识形态与话语权。

女人时常只是历史的衣架子,我们各个要成为标准、一套被允许审议通过的时装。拿中华体系来说,古时一向不喜欢太触目的女人,女人要得体,就得通过一套考验。裙子上的摺痕用来成就“小家碧玉”,走路要轻轻巧巧,不让一阵风颤起裙上的摺;三寸金莲要妳摇摇欲坠、以兴起男人雄风与保护欲,堆砌起层层的美丽规范,让女人看来公式化了。(推荐阅读:

如今我们不再做一个脱下衣服才知道你是谁的人,不再甘愿被动地被社会裹上层层糖衣。当我们争辩女星裸照外传、波卡与王大陆,我们更想进一步思考的是在当代社会里作为一个女人代表的涵义是什么。

“作为”一个女人的禁忌

“我们并非生而为女人,我们是成为了女人。”——西蒙波娃

“你穿着这么短的裙子、活该被强暴”、“Facebook 对于色情内容的分享采取严厉的规定。我们同时也对裸露的尺寸有所限制。”、“你行为不检点所以被捡尸”、“你在公共场合裸上空,这是犯罪行为”。是谁要我们成为女人,又让女人的本质充满荒谬。

女人的乳头被简化成一个色情的、羞赧的象征,比起暴力、杀戮、伤害内容,它更不宜坦白在光天化日、媒体报导中。是什么让我们盯着乳头却又同时感到难堪?谁让乳头成了社会禁忌。电影导演琳娜.埃斯科说起拍这部电影的初衷,在于反抗纽约政府对身体的多重标准。研究指出一个孩子在未成年之前,至少可以从美国电视看到超过16,000件以上的谋杀报导、故事。而女星珍娜杰逊(Janet Jackson)却只因为在足球赛直播中公然露奶被罚了550,000美元。(同场加映:

身体是个人的故事,不是通篇一律的传说

“当我的电影角色裸胸奔驰穿越过纽约时代广场,其实他们穿越的是这个世界的十字路口,这是社会宏观的故事,也是个人的胜利。一个人为了自由,它可以战胜自己多少的恐惧?”——琳娜.埃斯科

与其说这是一部向体制宣战的电影,我觉得更像女体的自我革命。我们试图洗清潜意识内身体的的不洁感,被厌女历史弄脏的经血、被文化宗教裹上衣物的乳房、又在夜深人静被爆裂撕开的胸罩。

这个时代,需要有新的故事,新的英雄版本。电影里,女人们振臂高呼,彷佛说着,不要把我的身体制约在你的耻辱里,这是我的身体。

“一个人做梦,梦想只是空想”
“一群人做梦,梦想就会成真”

维斯引着约翰蓝侬的预言。一个故事,总是发生在一个最不起眼的角落,在纽约公寓的天台上,两个女人裸身守着渺小的自由,风刮着他们的的汗毛,在阳光下肌肤显得透彻、连同那些斑点,细纹。


这个月我们与女性影展合唱时代妖娆的【女巫】之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