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月事教主 Vanessa 深信“先认识自己的身体,才能与它和平共处”。你听过月亮杯吗?

如果妳是女人,妳该知道凡妮莎这个名字;因为她与妳这辈子四分之一的时光为伍,理解妳一切关于月事的疼痛与不畅。

如果你是男人,你更该晓得她是何许人也;因为她或许,就是你女人认同的另一个女人。

凡妮莎,Vanessa,听过这个名字的人很多,可能是从卫生棉条开始,也可能从近期“月亮杯”的新闻中一晃而过。(推荐阅读:条子来了!20 张图让你搞懂棉条

但是少有人真的认识凡妮莎,这个讲起棉条、眼神会熠熠发光的现代女性背后,其实也藏了一个善感易哭,但哭完后仍坚强下去的铁花女郎。

受《欲望城市》启蒙的女孩

说起她的少女时代,凡妮莎的启蒙先师之一,就是《欲望城市》。

她笑称自己是“被欲望城市带大的”,当一个穿着高中长裙的少女,看着电视上第一季脚踩高跟鞋的凯蒂或米兰达,大胆地谈论令人脸红的事时,她心想社会怎么可能有人这样谈论欲望、谈论女人自己?

而这些思想上的冲击,沈淀转化为日后茁壮的养分,直到大学开放成一朵艳丽夺人的牡丹。在学校担任女性自觉社社长时,她发现很多女生,并不知道自己下面长什么样子——她们从未仔细看过、甚至好好触摸自己的下体。

于是她提出这样的创举:要大家手持明镜,好好端看自己阴道。

凡妮莎温柔而坚定地说:“你要先认识自己的身体,才能和自己和平共处。”

这样在当时看似基进的宣称,反而让她发现,台湾女生从小到大被禁止做很多事,也因此变得抗拒自己身体;但是这种限于父权的“贞洁”,不尽然正确,更不可能带给一个人真正的幸福。

一如她的床头边,多是哲学和逻辑的书,思想对她而言,就是种自我解放的元素,她一再强调女人要培养独立思考的精神,“妳要选择什么都可以,但妳清楚理解看似自由的每个选择,到底所为何来。”(同场加映:#womanyNude,学着与身体共存


这是她二十岁时拍的沙龙照

路见月经不顺,出手仗义行侠

或许今日台湾女人,已能豪爽面对棉条、与放入阴道的各种事物,对自己的身体与欲望有更多的主控权,然而这副自在的光景,却不是那么浑然天成的。

一切从她刚满二十岁时,远赴美国交换念书开始。

当时凡妮莎在超市百货的卫生用品区,看到一座由棉条堆出的墙,她当下完全目瞪口呆:“你感觉到,有种能量在召唤着妳,希望妳把他们带回去,但是在台湾妳完全找不到,所以才让我想把这种爽感带回台湾。”

她体验到前所未有的干爽,从此她就立下推广棉条的志向,安得棉条千万支,愿使天下女性尽欢颜。

在那个还没人滑脸书的时代,她首先成立“小棉条儿的部落格”,从教育与代购服务开始,告诉女人“你值得不一样的选择”。而在代购事业风风火火的浪头上,政府却以“棉条属侵入性的二级医疗器材”为由,禁止棉条的海外代购,再次关闭了一种进入阴道的可能选择。(更多故事:棉条教主,自由的具体表现 凡妮沙

但这反而更燃烧她的斗志,凡妮莎决定开创属于台湾女人的棉条品牌《凯娜》,结合各国品牌的使用经验,从申请、检核、到生物相容性试验,她亲自送上每一笔被索求的送审资料,在审核过后,更深入学校教导女孩该如何使用。

她认真看待每一个对棉条的疑问,因为曾经走过这些困难,她更能同理生理期的那些不安,从小在学校没人能教,只好由她来亲自解惑。像母鸡带小鸡一样,面对生理期谈笑生风,正常化那些不能说的经血羞耻。她就是台湾第一位卫生棉条教主。

从棉条到月亮杯

时至今日,她已然是台湾本土棉条品牌《凯娜》的品牌总监,但她发现台湾女人在生理用具的进度上,仍然落后国外好几十年——好比缺席许久的“月亮杯”。

月亮杯也可称作月经量杯,是一种放入阴道内的生理用具,用以承装经血,相较于用后需要抛弃的卫生棉或是棉条,月亮杯更为环保也经济,少有外漏的异味,更可藉刻度仔细观测身体状况。(推荐阅读:关于月亮杯你会迫不及待想知道的十件事

然而在台湾,如此方便的设计,却碍于政府法规、欧美厂商却步不前、以及消费者心理障碍,让这种新一代的自主,迟迟没有上市;而在看见女人还有这样的需求后,凡妮莎决心成为另一个“生理用品界的第一人”——开发出台湾月亮杯的第一女生。

从以前开始推棉条开始, 凡妮莎相信只要建立正确的知识,并把自我了解、女人自觉的概念种进女人身体,总有一天会开出一朵花来。

而今这朵花,就长成一朵含苞待放的月亮杯。

即使这一切,如同当初棉条闯关,向政府部门打交道,是重新轮回一次的恶梦,但她仍然决定把这恶梦做下去,凡妮莎以反骨形容自己:“我就是看不爽女人少一个选择啦!”

说起第一次拿着月亮杯的提案向股东说明时,桌面资料夹背后的中年男人,把不可理解的神情全写在脸上;但她反而可以理解,毕竟男人一辈子无法经验月事,却也因为如此,凡妮莎放弃找投资人这条路,打算把月亮杯还给女人们,以群众集资的方式,让社会决定我们这个世代的女人,到底值不值得一个月亮杯。

如今, 三天内达标三百万的成绩,就是肯定而坚决的答案。

凡妮莎一再强调,在面对不同生理需求时,人都该有更多选择的权利:“像有人就是想要环保,有人就是一次月经会来十二天,或是量很大到传统棉条根本接不着时,这就是很强烈要我往前做的动机。”

月经,本来就该是能轻松对待的事,不需要额外担心流量、烦恼侧漏,而能更专注学习与工作,让女生能跟月经一起,有你有我,好好生活。这是凡妮莎身为女人的自觉,却也在不知不觉中,改变许多女人与身体自处的时光。(推荐给你:给身体的告白:我珍惜你的气味、印记与模样

凡妮莎,是《欲望城市》带大的叛逆少女,是开拓棉条荒土的现代女侠,更是台湾生理用品界第一教主,她是一朵缤纷女人花,与承装着“身体自主”的月亮杯一样,越以信念灌溉、越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