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世间一定有委屈和忧伤,可是通过诗句,委屈和忧伤是可以转换的。”蒋勋曾这么说。读诗很像一种消化悲伤的进程,为生命留点独白,每个礼拜的这个时间,我渴望你替自己留下一段时光、离别现实的纷扰,女人迷只为你读诗。

小时候觉得好玩
就用手去碰含羞草
看它缩起来

可是 从来没人认真想过
要过多久
它才能重新打开

——〈封闭〉──写给校园霸凌事件,蔡仁伟

以诗之名〉〉我们都不完美,但努力成为更好的自己 

才知道自己拥有的不够
当我身处辽阔的夜晚
徒步走过银河
发现水面上,那些相似的倒影
原来都是不同的人

当晨起的列车在雾中前进
总是我最先醒来
站在窗前,触摸水渍与积尘
看铁道远远分隔风景
拉直缠绕的心事
我会是最晚抵达的
当我在途中寄了明信片
测量彼此的颜色
当你离开
面对归途的旅客
始终没有人愿意与你擦身

也只是拥有自己
这些日子,彼此都穿越许多邦国
阳光来过,雨水来过
我们一直是这座平原上
最耿耿于怀的小镇

——旅行 ◎ 郭哲佑

以诗之名〉〉旅行的日子,我们只是拥有自己

图片来源:Pinterest,Noelia Pérez

那天早晨两条路都铺满落叶,
落叶上都没有被踩踏的痕迹。
唉,我把第一条路留给未来!
但我知道人世间阡陌纵横,

我不知未来能否再回到那里。

我将会一边叹息一边叙说,
在某个地方,在很久很久以后;
曾有两条小路在树林中分手,
我选了一条人迹稀少的行走,
结果后来的一切都截然不同。

——〈未走之路〉,佛罗斯特

// 我们曾在某个地方分手,走向不同的路,我们每个人生选择题错身,即使答案不同,却依然美好。

以诗之名〉〉分手之后的 Final Push:我们的感情在分开之后仍然很美好 

其实 海很像你
过了好几十个日夜
我才发现我是礁石

其烦不厌 ◎ 叶青

以诗之名〉〉我们是彼此的海,也是彼此的礁石

也许爱太过巨大
而你必须先去死也许
我对什么都是
一点也不了解。

当你说太阳的时候我想到的是雨
在你笑的地方,轻轻地,明确地
我却看见有层次的泪水飘扬──
我对你破门而入,又出来。

这世界的一切都是痛苦
如果你一出生就死
由于渴望一颗心
而把自己渐渐哭醒。

请看,两个各自转世过
一千次的结果:
我俩沿着几条相同的街道走
却不能在一起。

——〈也许爱太过巨大〉◎Pieter Boskma

以诗之名〉〉缘分有时候很浅,我们只能是两条平行线

图片来源: Anca Craciun@ Pinter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