嚼嚼周报】单元力求轻薄但深刻,一口分量,让你轻松带着走;一个议题,让你细嚼慢咽。少少的时间,一起来嚼嚼!这次我们关注波多野结衣悠游卡延烧效应,也来考验自己:你怎么观看情欲

波多野结衣悠游卡新闻延烧一星期,新闻一爆出,无处不是负评。波多野结衣的身影从男孩们在青春里细细珍藏的谜片成了弃如敝屣的“猥亵悠游卡”。台北悠游卡公司拟将波多野结衣公益天使卡盈余捐给社福团体做公益,社服单位不领情的说:“只要悠游卡画面没有猥亵画面,没由不接受捐赠。”悠游卡没了贩售空间,打算在网路传播,柯文哲一声喝斥:“不要再把事情闹大,禁止公开贩售。”

当“女神”只能留在黑夜里幻想

昔日台湾人称的“暗黑林志玲”、“正妹严选”顿时成了大人小孩都鄙视的人物。彷佛 AV 女优染黄了社会纯洁、色情玷污着孩童纯真的殿堂。新闻画面中大人依然拿出“不看、不听、不处理”原则对待小孩,永远不堂堂正正地告诉小孩“AV 女优是项职业”;当报章杂志里只能在暗夜里打手枪的男孩信誓旦旦的说自己一定不会购买波多野结衣悠游卡,昔日女神一夕崩盘,什么女神,只是留在幻想里的暗号。

以波多野结衣之名,让情欲自由

然而就在这两天,网路上开始出现了“波多野结衣悠游卡”的喊价拍卖;9/1凌晨整点北市悠游卡公司电话预购开卖,3万张卡四小时后全数售罄。台湾男性杂志“FHM 男人帮”更在脸书发起“无限期支持波多野结衣”活动口号,他们表态:“人各有志。你可以活在伪善中,可以以高道德标准看待任一事件,只是,男人帮认为,当人在面对欲望时,必须诚实且坦然,唯有理解欲望,以不疾不徐的姿态,审视并掌控欲望,才得以不让欲,变成恶”

不让欲,变成恶。有人说波多野结衣悠游卡的贩售本来就是为了取悦男人而存在。女人的身体为什么只能为男人存在呢?一直以来“用肉体取悦男人”是一项羞耻不好意思被说出口的事,当 AV 女优被冠上“淫荡”之名,当 FHM 男人帮以拥抱波多野结衣之名发起活动,为什么身为女人的我们不敢正视那相似的身体构成与相似的高潮?“无限期支持波多野结衣”支持的不只是性产业工作者,更是每个人情欲的自由。

脱掉的衣服,为什么一定要穿回去?

当所有女星渴望用“实力”把脱掉的衣服一件一件穿回去,波多野结衣披着舆论活了七年。她在蔡明亮电影裸体上阵,只有小露身体的“表现”让影迷大喊失望。她在受访时曾表态:“虽然《沙西米》中的‘浅野夏美’是为了濒临死亡才脱离 AV 工作,但,某种同样的逃避心态却是我一直以来的期望”。

或许波多野结衣真正想逃离的不是 AV 产业,而是病态的社会潜规则——只把性生活埋在黑夜、明明昨夜才看着 A 片打手枪今早却在新闻上批斗色情、不对孩子有任何性教育的台湾父母。在网路涌上的支持浪潮中,我们渴望 A 片不再只能点击下载不能发声谈论;我们期待这世界有更平等的色情,当人们想起 A 片时不只眷顾男性。(推荐阅读:

从“#FreeTheNipple”到“波多野结衣悠游卡”,我们申诉的不再是“猥亵画面”,更多人愿意“下海”站在所谓猥亵一方,勇敢的为情欲上诉。也让人重新思考:脱掉的衣服,为什么一定要穿回去?我为什么不能裸露的坦荡荡、为什么不能展现我钟爱的身体局部、为什么不能分享人体的美好?

我想,真正下流的不是口爆、颜射、不是那些被非法下载的一部部谜片,更不是成为男人欲望眼光中的女人裸体,而是把 AV 女优视为秽物的思考。

我们都是那个波多野结衣

我们都该重新学习世界上没有绝对的政治正确。当一个人过分相信真理,就表示他失去了自己真正独立思考的能力,在前浪一片谩骂过后,后浪打来一片支持波多野结衣的声浪,不只为波多野结衣站台,更为情欲正名。(延伸阅读:

但愿那一天很快来,性工作者的身体与良家妇女的身体可以不必再对立,女人能享受展现欲望的过程,懂得在性爱中拥有欢愉是深刻的、脱下衣服的我们是舒服自在的、观看谜片的我们不必躲藏在漫漫深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