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谈青春的矛盾与爱的纠结,没人能像他谈的那样性感。一起认识幕前幕后都活跃的电影导演——札维耶多蓝。

这世界上有一位导演让你着迷的除了他丰沛的创作能量、独特的创作视角,还有他全能的电影功力以及迷人外表,他是札维耶多蓝(Xavier Dolan )。

出身于加拿大的札维耶多蓝才华洋溢,除导演身分以外也时常一手包办编剧、制片、演员、剪辑、服装设计、美术设计、配乐,年仅26岁的他惊人的超龄才气震撼世界影坛,已是新生代最受注目的导演之一,但其实他的演艺生涯是由演员身分开始,4岁即演出多部电视剧、广告及电影,20岁自编自导的电影作品《听妈妈的话》初试啼声便惊艳四座,入选坎城影展导演双周单元,拿下当届欧洲艺术奖、年轻视野奖、SACD 奖,并凭此片代表加拿大角逐第82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外语片。

而后执导的电影《幻想恋爱》、《双面劳伦斯》、《汤姆在农庄》及《亲爱妈咪》都在各项国际影展中获得多项提名及大奖,但即便如此,多蓝还是表示自己依然热衷于演员身分的自己,他说:“我察觉到自己真正的热情在于演戏,即便是在我当导演的时候,让我感到亢奋的是,拍摄时的演出非常精彩、让我不禁激动地想着:‘就是这样!’的那一刻,这是真正让我能够竭尽全力投入的原因,所以就算我作为导演了,我依然是个演员。”(你会喜欢:影后常客 茱莉安摩尔:“一个人要勇敢,你必须先体验害怕”

接着,就让我们从多蓝系列作品中一起更深入他的迷人忧郁,听听他谈演员以及导演身份,和独特的创作视角。

戳破青春的瑰丽泡泡:《幻想恋爱》(Heartbeats)

“幻想中的恋爱,往往比现实来得更有趣。”

当你与你的姐妹一起爱上同个男人,你们友情还成不成立?幻想恋爱勾勒着青少年幻想的爱情与疯狂迷恋,也描绘出了人的自恋与凝视。与其说是三角习题,更像是一个人与自己的勾心斗角,我们欲望的那种青春,都是遐想着自己在爱情中扮演的角色;电影里一幕幕缠绵是现实还是梦呓,我想就留给爱情本身回答。(推荐你看:献给二十岁的青春片单:请允许我们,再犯傻那么一回

谁的青春没有一场场幻想恋爱呢?那些无以名状的暧昧、过度揣测的暗恋、爱里的邪气与纯真,都促成了我们最美好的时光。

爱是最狂躁的语言:《听妈妈的话》( I Killed My Mother )

“内心的敌人是最难战胜的,征服它是们艺术”

 

多蓝喜爱琢磨“母子课题”,主角“安东尼・韩波”引用了韩波诗句:“当你十七岁,你不可能多正经。”一句话注解了成长中必经的疯癫。这部电影是一场惊心动魄的家庭争辩,谁的叛逆里没有过与母亲对峙、谁对母亲的爱没有狭带一点恨。

多蓝按着半自传的剧本,他说自己在高中时曾写下《我杀了我妈》短篇作品,好久以后他再次翻起小说,拼凑进一段时间沈淀下的转变,把它编成了剧本。于是《听妈妈的话》尾声他没有杀了母亲,而是留下一封信:“要见我,就到我的王国来。”多么可爱的童真,也稚气地写下我们对母亲永远的任性。(嘿亲爱的:写给身为妈妈的妳:孩子会犯错会受伤,但不会错过她的人生

我爱你,因为你是你:《双面劳伦斯》(Laurence Anyways)

“我不该生为男人,我这样子苟活了35年,这是犯罪!我偷走了一个人的人生,偷走了我该生来成为女性的人生”

劳伦斯以整整十年的时间从英俊男老师,逐渐发现真实的自己,迈向扮装、变性之路。她穿女装、画口红、蹬上高跟鞋,却依然爱着她的女友。与其说这部电影讨论酷儿,更想讨论“爱的本质”。当“我”不再是理想中的“完整性别”,你心里的“我”还理想吗?

多蓝从不相信爱可以拯救一切,尾声男女主角并没有在一起,但当劳伦斯对母亲坦白变性决定,他怀疑又受伤的眼神看向母亲问:“那样,妳还会爱我吗?”,母亲淡淡地说:“你是要变成女人,还是傻瓜?”那一幕,爱如此完整。(推荐阅读:一中老师的变性告白:从曾国昌变曾恺芯,我心里一直住着一个女人

窒息的黑色性感:《汤姆在农庄》(Tom at the Farm)

“今天宛如一部分的我已经死去,而我却无法哭泣,让我遗忘所有哀伤的同义字,现在没有你在左右,我能做的只有将你取代。”

《汤姆在农庄》的晦暗与占有令人窒息,汤姆前往死去男友吉翁家乡参加丧礼,吉翁的恐同哥哥对汤姆的暴力相待以及控制欲,吉翁的神经质母亲对孩子人生的亦步亦趋,无处不展现人们在家庭缺少的安全感。每一个人都想极力地绑住一个猎物,好让自己的人生有所寄托、有人见证。

多蓝谈“失去”,谈得心如刀割。在失去挚爱的悲伤中没人真正想走出来,所有人都抱着同一份伤感共存。看《汤姆在农庄》里玉米田的芒草如何割破家庭的幻想与谎言,诚实道出关系中的矛盾嫉恶。(延伸阅读:每一天都是放手的练习:放下悲伤,接受爱

爱的暴力美学:《亲爱妈咪》(Mommy)

“我只会越来越爱你,反而是你爱得越来越少,那就是生命的必然。”

亲爱妈咪里有一对非常特别的母子,母亲戴是一个风流时髦的单亲妈妈,史蒂夫带着过动症、人格障碍、暴力倾向活着。史蒂夫与妈咪黛以各自的方式时而武装、时而刺穿地爱着彼此,他们之间有火爆冲动的对话、脏话连篇,毫不掩饰的喜怒哀乐。

当爱的频率无法产生共鸣,他们用尽全身气力努力去爱了之后,却依然对彼此的人生无能为力。在与母亲的无尽羁绊中,我们只能不放弃、更接近“爱”这个字。

五部多蓝电影至此,你可能已发现他钟爱拍摄跨性别、同性题材,把伊底帕斯情结拉近他的故事线里。但他的性格如同电影傲慢,多蓝说:“我可以你们说我是个同性恋导演,但别定义我的电影是同性恋电影。”他希望所有人看电影都能撕掉狭小的标签,去感受镜头里每一寸肌肤的呼吸。(延伸阅读:政治正确的性别霸权:《新郎嫁错郎》不够 Gay 就不是 Gay 的世界

每看多蓝电影,都像历经一场革命、走进一个荒芜。他写着许多“就是如此”的悲哀、也拍下爱的流离暧昧。若你容易伤感,你会在多蓝电影里找到一丝笑看人间的戏谑;若你快乐的太空虚了,或许该尝尝他开到荼蘼的忧郁。

【同场加映】札维耶多蓝主演新戏

《忧伤大象之歌》

麦克的母亲是知名的声乐家,麦克幼时目睹母亲自杀身亡,精神崩溃后被送进精神病院,母亲生前悠扬吟唱的“大象之歌”萦绕在他的脑海里,日日夜夜挥之不去,麦克向葛林医生吐露出惊人的事实,控诉劳伦斯医师在诊疗期间,对少年长期性侵!劳伦斯的失踪跟这桩丑闻跟有关系吗?还是麦克自导自演的心理游戏?这场猫捉老鼠的密室解谜心战到底谁胜谁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