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昨天的你在不在场,独家整理女力时代讲堂中,蔡英文对于台湾问题的五个解方跟她上任后第一件想做的事给你。

“就让我试一次看看。”这句话是民进党主席蔡英文在出国留学前,对担心她的父亲所说的话。那时的蔡英文心中怀抱着世界,急着让自己的人生有所不同。

蔡英文带领民进党历经总统大选败选,依然坚定向前的她,心中还是同一句“就让我试一次看看。”可现在的蔡英文,曾经急欲接近的渴望,从世界又走回了台湾,这次在女力时代讲堂与我们一窥台湾的问题,并提出问题的解方。

第一场女力时代讲堂,我们邀请到民进党总统候选人蔡英文、生态绿咖啡创办人余宛如、TEDxTaipei 许毓仁来分享他们眼中的台湾。除了分享之外,特别设计一小时的观众提问时间,每个人都有权为了眼中的台湾说话,我们发问、我们交锋,最后我们拥抱,一起为这时代负责。

“个人即政治。”在这土地上我们想要什么样的生活,都依赖政治保障我们。政治不只是在国会里打架或是投票而已,每一个人都是微小但重要的改变力量,女力时代讲堂,在这里我们不分蓝绿,不谈对错,交换眼中的台湾给你。

给外交处境的解方—— NGO 中心与世界志工计画

生态绿的创办人余宛如对于台湾在世界舞台逐渐消失的情况感到忧心,她过去在英国念书的时候,发现外国人只认得 Thailand(泰国),而不识 Taiwan(台湾)的情况普遍,“差一步,就可以成为亚洲的不可或缺”,一直怀抱着使命感的余宛如,却对于接下来的那一步却满怀疑问。(延伸阅读:最爱强调国际观的台湾人其实是“文化弱智”?文化偏见让你离世界越来越远

台湾处境的问题对蔡英文而言,最重要的是每个人要尽自己的方法去突破,而这样的想法,又该怎么具体去实现呢?蔡英文也特别在现场分享她未公开的新计画——“亚洲 NGO 中心”。台湾应该要把自己变成亚洲的 NGO 汇流处,因为在国际官方组织方面,台湾往往会因为大陆的围堵和封杀而面临到边缘化的问题,今天回归到民间层次,大陆才没有办法轻易提防。

“这世界有很多的 NGO,我们每一个人都突破一个,把这些 NGO 都带回来台湾以后,总有一天我们能从缝隙里站起来。”

另外,蔡英文还有一个计画,希望之后外交部能够推动“世界志工”,台湾人热爱当志工,鼓励早退休的老人至全球当志工。NGO 中心是把世界留在台湾,世界志工则是把台湾推向世界,找出所有的可能性,让台湾被世界看到,像是台湾的救灾体系已经完备,可以到世界各地去支援,找出自己的强项,才能在世界舞台上站得稳。

给影剧、网路产业的解方—— 重新整理资本市场,让人才流通

痞子英雄的编剧陈慧如则在现场向蔡英文提出了“台湾影剧产业”日渐萎缩的顾虑。如南韩的影视产品在全亚洲热销,韩剧一集制作费甚至可高达一千万元,台湾却往往是南韩的五分之一不到。在亚洲韩语人口远低于华语人口,但台剧的传播力却远不及韩剧,身为编剧的陈慧如立志要把台湾的故事写给世界看,却发现台湾的影视产业已被亚洲抛下。

满怀着焦虑的影视产业工作者,却无法从政府那得到支援,因为过去文建会历届主委以及文化部长,不像南韩都找实务界出身者,对这产业不熟悉,而无法顺利解决影视产业的问题,因此陈慧如想询问蔡英文该为台湾的文化困境寻求解方。

蔡英文先提及韩剧的文化意义,像她自己在看韩剧明成皇后时,就体悟到让韩国人来诠释韩国人的历史时,特别有意义,也让外人更接近韩国人的生活。

“我们这样能写的人在哪呢?”蔡英文说,很现实的问题是被大陆取代了,影视产业是规模经济,市场的规模决定了成败。

但以国家资源的投入并不是最有效率的方法,电影等影视产业具有高风险,失败的电影就一塌糊涂,最重要的是能承接高风险投资的资本市场,但台湾市场还没准备好,仍停留在“算成本、毛利”的工业思维里,投资人心态仍然保守,不习惯对于影剧等高风险产业的投资,所以要重新整理资本市场,让风险被分配与稀释。

短期内要恢复荣景是困难的,但可以借用其他产业的人才,针对文创影视、网路产业这类高风险产业所需要的“资源整合者”的角色,蔡英文也提到,可以借用如 ICT 产业许多有经验、资深的专业经理人,因为他们有足够的 Global Logistic 与经验,让人才在不同产业内流通,才能挪用资源导入与整合的经验。(她的故事:《我可能不会爱你》编剧徐誉庭:领 22K 没关系,明天要有本事翻倍

给仇恨言论的解方——自律,才能免于他律

在现代,网路让沟通的可能性似乎上升,但是网路上仍充斥着具攻击性的言语,上网的人对讨论缺乏耐心,这些似乎让网路营造更多冲突而不是更多协调,也成为各种性别暴力的舞台。哲学哲学鸡蛋糕的创办人朱家安则想询问蔡英文,该如何让网路成为有助于民主沟通的工具,而不是产生仇恨的机器?

蔡英文的回应着眼于言论自由,认为网路言论不应该交由国家控制,应该交由人民自律,唯有自律,才能免除威权时代他律的风险。(延伸阅读:九位哲学家说:“没有思考,不算人生”

给人才流失的解方—— 舞台计画

在发问的现场,一名台中科技大学的女孩,忧心忡忡地说以后想出国工作,可又怕在国外扎根久了,再也回不到台湾。

蔡英文坦言,不管在哪个国家,她都会看到从台湾出走的年轻人,有些是因为工作环境可以学到新技能、有些则是为了较好的薪资待遇选择留下。

“但他们都想回家。”蔡英文紧接着说,她也为了年轻人不知道回家这条路在何方而感到难过。

对蔡英文而言,台湾的年轻人是应该要把自己放到一个完全不熟悉的地方去生存,因为年轻人有一段时间能够到国外接受考验,不是件坏事,但回家的路还是该为年轻人搭建好。在蔡英文的想法里,“回家”的这条路在于台湾产业的前景,否则就算回来也没有好的工作机会与薪资,政策就像是在烧一堆柴火,政策如果没有整体规划,零散的结果就是烧完的一刻,也意味着结束,但如果等堆好了以后再点火,才能激发出巨大的能量。

“最好的政策选择是把柴火一次堆叠以后点火,才能烧得旺、烧得持久。”蔡英文表示。

蔡英文将在下月提出“舞台计画”,让人才有舞台,才会像是堆叠好后的柴火。国家必须主导舞台,这样才能综合性地使用人才,等基础完备了以后,民间才可以自己搭舞台。蔡英文的解方是,“人才需要的舞台就是回家的路。”舞台计画是她在下一个国家发展阶段里最重要的政策见解。(同场加映:【一首诗一种记忆】在世界尽头,想念等你回家的人

给文官体系的解方—— 创造犯错的空间

财经作家徐嵚煌则认为过去政府体系的思维都是在如何“cost down”,而非在创造价值,所以政府还往往成为阻挠产业发展的元凶,如台湾网路公司早早就提出第三方支付的需求,我们的步调不见得比中国来得慢,但相关立法速度却远逊于中国,马云的成功已历经数年,可是我们的政府今年才通过有关法规。

还有扩增实境的例子,用手机即可看见虚拟家具展示,这样的技术运用却在台北市商业处卡了很长的时间,政府成了抹杀商业模式的凶手。所以徐嵚煌关注的重点在于蔡英文如何引导政府体系,走向更有创意、更有弹性的可能。

蔡英文也承认文官体系跟社会脱节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曾有加拿大官员跟她表示,台湾的文官在前三年时是优质的,但过了三年却比不上其他的国家,因为这个体系不晓得怎么训练年轻人并给年轻人机会,同时也不晓得如何让年轻人承担责任,因为每一个人都怕出错,要准备替年轻人扛起失败的责任。

蔡英文认为台湾政府最大的问题是大家都怕出错。因为政治斗争的后果太严重了,没有人愿意承担政治责任背后的风险。让政府的人员想尝试放手去做是很重要的,对于文官犯错,要给他们再试一次的心情。否则一旦进入文官体系,彷佛同时也尽到闭锁的系统里,人人都只想把基础的份内事做好,却没有人敢创新跟冒险。(你会喜欢:“这个时代,答案在年轻人身上”专访创意工作人刘轩

所以蔡英文希望将来她的政府,文官体系跟社会人才是有交流机制的、中央跟地方也能互相配合,让执行更有效率,“决策者跟执行者步调不一致的话,后果是很严重的。”这也是蔡英文观察到当今马政府的问题。所以蔡英文立志要放松文官体系的任用资格,让更多有志于加入政府,却没有通过高考等任用考试的年轻人,能够进入文官体系。

“文官体系是可不可以撑起国家的关键。”蔡英文以这句话为问题作结,“今天我们的文官体系素质不错,但跟社会脱节没有交流。”我们能像英国一样有强大的文官体系,即使内阁交替,影响也不会过于巨大吗?社会经验充足与否是最重要的问题。

One More Thing: 上台后的第一件事,是五个政治改革

现场也有曾接过国民党中央党部电话,并与马政府合作过青年政策交流的观众向蔡英文提出疑问,做每件事时最重要的是本心,所以当蔡英文上台以后,她要做的第一件事会是什么?又会靠什么样的步骤来实现初衷?

“我不是说过我要做五个政治改革吗?”一开口,蔡英文就抛出了这句话。其中最重要的一个改革是减少国家的对立,国家领导人必须跟在野党、跟社会沟通,让社会能够坐下来和解。除此之外,国家的决策机制必须改变,使人民能够参与其中,威权时代的机制已不再适用于台湾。

“马政府这几年遭到人民的反弹,某种程度上是因为还维持着威权时代的决策方式。”蔡英文接着补充,曾历经十五年谈判生涯的蔡英文,认为政治就是坐下来谈到一个大家虽不满意,但可以接受的结果,所以人民的参与和政治的和解是她眼中的第一要务。

在女力时代讲堂的最后,蔡英文特别提起自己很少说错话这件事,讲错话在现今政治氛围肃杀的环境里,后果是非常严重的。“我能存活下来,就是因为我很少说错话。”蔡英文认为这是自己能在前一次民进党尽失民心的执政中,重新再来过的主因。

“政治没有天才,只有历练。”这句话蔡英文说得坚定,回到家就是自己和两只猫的她,认为自己不曾忘记原本的模样,才能在险恶的环境里保持平常心,政治判断才不会出错,更因此不会有说错话的可能。

一个夜晚的时间,没有限制的提问,在这里我们跟蔡英文交换自己眼中的台湾。熟悉的地方没有风景,激荡过后,我们一起到远方去才实现心中的想望, 让带着满身问题前来的我们,都能写下属于自己的关键字、属于台湾的解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