负面情绪的出现,该如何面对这样的苦痛?如何学习共存?光的背后是黑暗,但别忘了黑暗的背后同时也是光。

做演员是一件很浪漫的事。大部份的人如此认为。

演员?一般的人第一反应有几种:

第一种是:很辛苦齁!

因为他们觉得旅行奔波,拍戏会拍到三更半夜,女生要“抛头露面”,交际应酬⋯⋯这是一种外人对此行业的浪漫想像以及新闻艺人受访常听到的表面“苦头”。

另一种是:好好喔。

我们可以走红毯、打扮漂亮、被访问、上镜头、演戏、旅游,享受大家的羡慕眼光。


纽约美裔亚洲人电影短片竞赛,我主演的短片获最佳摄影奖(2013)

就像很多人觉得我很酷,很“潇洒”,因为我可以不顾一切来美国追“梦”。(推荐给你:曾沛慈,追梦的路上,我义无反顾

是,我一年大概可以光鲜个五天:拍剧照的时候、吃庆功宴的时候、首映会走红毯、受访问或拍照⋯⋯好啦,五天大概有点夸张,大概屈指可数的几天里,我会有一些蛮屌的东西可以放在脸书上被按按赞。

但今天,我要来跟你诚实剖析,身为一个演员时常身处的那个黑暗角落。


2009・台湾

追梦的现实面

美国剧场工会在2011年的时候做了一个针对职业工会演员的统计调查:

若你今年有一百个 Audition(征选/试镜),你平均从一百个机会里面实际接到几个 Case,那年就算成功的? 二十个?十个?

不,他说。如果你拿到两个,那你今年算非常不错的。

百分之二

百分之二是美国 Working Actors(职业演员:能以演戏维生的专业演员)的平均 Book(获得,征选上)量。

那其实,还要我够幸运能参与一百个征选。


Photo Source:Steve Weigl

九十八次的挫败。

每个正常的早上,身为演员我通常会做的第一件事情是 Self Submission。

Self Submission 是指不通过经纪人,演员在网路上或任何可触及的资讯来源中找演出机会;找到适合的角色后便送出自身的履历,影片,相关资料,或是任何特殊要求(全身照,声音档案等)。这个年代大部份都是网路上进行,不过剧场时常需要我寄实体邮件(照片,履历),或是直接打电话自我推荐。我大概会送出十个左右的 Self Submissions,那也代表送出了十个希望,十个可能的失望。(关于美国演员征选系统,我会另写文章更详细说明。)

身为亚裔脸孔,女性,无美国身份,加上有口音的演员;能获得选角导演青睐的机会少之又少。一周下来至少五十个的履历投递通常毫无回音,整个月无消无息是很正常的状态。

而当好不容易能有机会 Audition 时,通常离征选时间都很近─一天至三天属于正常范围。扣掉工作吃饭睡觉通勤等等,通常我有不到二十四小时的准备时间去备好角色:

做功课,查资料,分析文本—如果是电视演出,要去看那部影集,看导演的手法,看戏的风格。 瞭解剧作家,研究文本,语言调性—是像 Aaron Sorkin* 连珠炮式不间断地丢出台词讯息还是哈洛・品特*喜欢的浅台词,留白比说话重要?

时代背景?这是一位美国七零年代的嬉皮解放女权人士、或中国对日抗战的逃难者、还是现代华尔街女强人?时代背景对我来说会影响一人走路,说话,甚或简单的气势,手势的方法。以上于我来说,对演员来说都是环环相扣的重要资讯。

(理想状态下)我角色功课做足,背好台词,找人修戏(时间充裕时),选出合适的衣服,妆发;地点找好,照片履历备齐,前往征选地点。

到了征选场地,我可能会看见另外二十个、四十个长得跟我差不多,条件相近,或是更漂亮的女生;人人准备齐全,在等候室等待进去那个小小的房间演出给选角导演看。紧张,互相较劲,互相偷偷打量⋯⋯轮到我时,有时紧张的忘词,有时因为等太久而僵硬,有时选角导演根本懒得理你,或他们可能工作一整天已经精力耗尽,对我完全不感兴趣。

三分钟后我走出那扇门,我知道我不可能得到这个角色。前一两天的努力,短短不到三分钟的时间就化整为零。

这是一次挫败。我知道我还有其他九十七次要面对。

诚实丑态,我的黑暗。

介于少数难以得到的征选机会中,多是漫长的等待。长期等待又长期挫败的过程中,有时候会觉得他人都在飞速地前进,只有我在原地踏步。现今社会有点扭曲的网路现象如社群网站等更是毫无帮助:所有“脸书朋友”(说实话,那一千多个脸书朋友,真的是自己朋友的有几个?)都贴上工作照、玩乐照;谁谁谁去演了什么电影、谁谁谁被选上什么电视影集角色;他是台湾小剧场一哥、她是台湾广告界一姐⋯⋯台湾,美国,整个世界⋯⋯

我觉得整个世界都忽略着我,开心前进;只有我留在原地动弹不得,几近窒息。渐渐走入忧郁,走入负面,我开始怪罪社会不给我机会,我开始怪罪自己不够认真,我开始怀疑自己的才华,我开始忌妒羡慕他人的成就。

而当好不容易等到的机会来临,我却搞砸之时,自责,自卑,自我怀疑,自我怨恨的负面情绪更迎面扑来。

这是我天天上演的戏码,周周月月季季年年不间断的连续剧。每天,都会有那么一段时间,我很确定自己应该放弃。这样暗黑的情绪曾经笼罩着我数月之久,难以逃脱。

 
(图片来源:来源

怎么办?

说实在的,我也还在学。在社会险恶的浪潮中飘浮,有时难免会快溺水,窒息,或想放弃。我被迫面对自身黑暗的丑态,与其共处。岁月的淬炼,或许有些心得能提供体会:

面对黑暗,承认其存在。学习与它共处。呼吸,放手,重新整理自己,再度前进。

第一步,跟自己说:It's okay.

我以前很容易因为自己有不好的想法或为自己犯下的错误而怪罪自己。

“居然想放弃?居然想懒惰?居然嫉妒自己很喜欢欣赏的人们?居然不能走出家门,做些什么有意义的事?真没用。居然没再多准备试镜内容,居然忘词,他问我的那些问题我不该那样回答的,这样谁会雇用妳呀林微弋!我真是一个很糟糕的人呀。”

说实在的,我一直认为这是亚洲文化的普遍现象。往内自省,不怪罪他人只责备自身本来是种美德;但我们必须瞭解自责自省跟自我打压的分界。身而为人,我们有情绪;我们会因为外来的遭遇自然地以情绪相对——这是人性。(延伸阅读:别浪费精力为小事抓狂!拥有快乐人生的两个秘密

It's okay to feel that way. 有这样的想法是没有关系的——妳是正常的。

我拍拍自己的背,跟自己说没有关系妳可以有这种想法。但不要流于自溺。我认真的感觉那份情绪,让自己真实的有过那个Moment(时刻),然后Move On——

我反省着自己征试的问题:“好,准备时间不足;台词忘了,怎么办?下次少睡一个小时,早起一小时。跟老板请假——都要比自己以为已经准备好的熟练度再多一倍。这样即便紧张,我身体肌肉已经记住台词,会变成自然反应。”这问题解决了,没有必要再抓着已经无法改变的错误不放。

我问自己为什么会嫉妒,焦躁:“因为他们都很成功,在赚钱,在用自己的天赋跟才华做自己喜爱并想做的事情;并且看起来很厉害,相较之下我一事无成,相当没用。”嗯,好;所以这是情绪来源的核心问题。

“所以我把他人表面光鲜放在自我成长之前,把它当作我生活上更重要的事情——我把力气,浪费在针对别人身上。我何必?人家会因为这样比较不开心吗?世界会因为这样慢下来等你吗?你会因为这样更优秀吗?”我不停地反问自己问题,慢慢自我厘清,找到出口。最后我给自己一份肯定:“你已经做了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了,给自己一点掌声;笑一下吧。”

这是一个蛮漫长的自我对话过程,要有耐心。我知道起头会很难,毕竟自言自语有点傻逼。但诚实跟自己对话,往往会是最有力的心理治疗。

第二步,Cleanse:只与发出光亮的人来往,把过多生活中的负面清扫一番。

曾经我有一些朋友,与他们来往之时所做之事就是齐聚一堂,抱怨。说屁话,嘲笑某些人的行为举止,说些难听的话让自己觉得好过一点⋯⋯

你有这样子的朋友吗?还是说你就是那样的人呢?(将情绪化做行动:【丁菱娟专栏】省下抱怨的时间,花更多力气“往前走”


(图片来源:来源

离开他们吧。或,改变自己吧。

我从来不曾听说过谁因为充满负面情绪被雇用的。我从来没听过谁可以一路抱怨,当上董事长的。年纪越长,我越知道朋友的重要性:

只跟能让你成长的人往来。只跟充满正面能量,开心气息的人当朋友。只跟愿意不断向前的人学习。这样的人有一种奇妙的能量,他们就像是一道光芒,能适时点亮你经常被黑暗笼罩的生活。他们会提醒你人可以多麽美好,有才能的人可以如何小步伐的改变世界,生活可以多有乐趣,生活不只是抱怨跟苦痛。极尽所能散发正面能量的人才能吸引美好的人。那样的朋友,才是值得你浪费生命的美好事物。

当然不能少了家人。最强大的爱。

以前不太喜欢跟家人诉说不顺遂的情事,总觉得不他们担心的方法就是别讲。但现在固定的越洋电话,打打屁,聊聊琐事——不需要提起自己的情绪或打电话的原因,我们需要的是那份 Connect(连结);轻轻的宣泄,默默的接受家人给我无形的温暖;每通电话之后,我觉得人轻了一些,呼吸似乎比较顺畅了。如果我的挫败像是军人打仗时的“伤口”;家人,就是消毒的紫药水,防水的 OK 蹦。避风港,不是讲假的。


我爸我妈。我的真爱。 

最后,请Breathe. Let go:深呼吸,给自己空间。

Let us Do Nothing.(什么都不做)

什么?但青春不复返,时光不能蹉跎呀!这是真理。

但于我来说。“浪费时间”是我目前学到的最大成就。
有时候一个挫败,你的身心都会因此极度耗损。若无那份弹性去让自己停下来、冷静下来,跟自己停战,甚至是原谅自己——那你会很快阵亡。这不是“放假”的概念,这是停机,冷却,再开机。

我们没有浪费时间,我们只是把时间用在自己身上。

只想抱着一桶冰淇淋,坐在沙发上看完一整季的美国影集?想足不出户,在家玩电动看漫画或重看铁达尼?想坐捷运到淡水码头,盯着淡水河跟观光客吃铁蛋?我曾躺在床上看着床帘飞舞了几个小时,我曾从曼哈顿岛北边走到南边再坐进餐厅里吃两人份炸鸡;我曾一口气把三国无双直接破关;无所事事做无脑活动,我给自己的不是假期享受,只是脑袋清空。

磁砖中间,油管间缝都存在着一定的缝隙,因为我们知道有时候太热太冷,会膨胀收缩——要留着那些弹性,磁砖才不会因为互相碰撞而碎裂;油管才不会因过热挤压而爆裂。人也一样,需要那些看不见的弹性,你的情绪才不会因为过度挤压碰撞而伤害五脏六腑,甚或爆裂。拜托,请答应我至少每个星期都给自己那样的自由;若非一天,至少几个小时的时间,放自己一马。

当我们必须面对另外那九十八次的挫败时;不免会有一些时刻自我怀疑、自我怨恨、 甚至到对这个世界充满愤怒的时刻:时不我予的抱怨,对他人嫉妒钦羡的小心眼,还有自我打击的受苦者心态⋯⋯你得相信,这是正常的。是大部份想成功/正在成功路上的/跟希望成功的人的普通心境跟生活的一部分罢了。

请记得——Face the darkness, accept its existence, and learn to live with it. Breathe, and let it go.

要知道光亮的另一面一定有黑暗。我们只能尽力让那个黑暗经常地被照亮。不要被网路上脸书上似乎光鲜亮丽的别人的生活唬弄,认为你是一个人独自的打着这场不可能的战争。你看见的是我们那可能的两次成功,看不见的是九十八次的失败跟失望。不轻松,对吧?但我好爱。

 

因为当我有绽放光芒的机会时,我会用百分之两百的气力,全力照亮那经常存在的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