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新驻站作者!邀请香港作家——陈烦与我们聊聊《分手旅行》背后的故事,读陈烦的字温柔而平时,就这么不偏不倚的打在我们心上了。你有过分手后的出走吗?或许,你该给自己的心一趟沈淀之旅了。(你会喜欢:

 

有句话是这样说的:幸福的故事大致相同,悲伤的故事各自迥异。

一段感情总是这样开始的。初相识时,我们被对方的一个眼神或一个手势吸引,从此把他说的每句话都牢牢记在心,有对方在的地方,空气变得如高山般稀薄,独处时甚至有种缺氧的晕眩感觉。于是两个患了爱情高山症的人,渐渐走在一起,挽手走过这片四野无人的高地。(延伸阅读:

而一段感情的终结,却有着千回百转的情节。也许是他不爱了,也许是她爱上别人了,也许是双方都对这段感情淡了,而小《分手旅行》的,却是一个关于相爱却不能相处的故事。

当两个性格和出身南辕北辙的人,在平行线上渐行渐近,那些现实的差距都显得不那么要紧,可是当爱情的糖分被时间蒸发消失,生活的牵绊便紧紧地缠绕着二人。

故事讲述女主角温柔生于小康之家,相貌娟好,成绩优异,是校内的模范生。中四那年,平日对母亲千依百顺的父亲竟然外遇离家,温柔目睹母亲如常生活,独力支撑家庭,素来倔强又好逞强她只好把难过咽下,惟成绩一落千丈,从精英班跌入最差的班别,因而结识了何永乐。

中五会考后,阿乐因成续不达标而踏入社会工作,温柔则继续升学,但二人的距离并未因此而拉远,反而因为阿乐在餐厅学厨,每夜拉了温习到夜深的温柔来试菜而更加亲密。  

温柔升上大学后,因学业繁重,与阿乐相处的时间渐渐减少,但二人仍然积极维系感情,而不务正业的阿乐总是愿意配合温柔的时间表,二人常常留在家中吃外卖和看影片,彼此亦无怨言。

直至温柔毕业后踏足社会,阿乐依旧是当年那个吊儿郎当,不求上进的大男孩。他懂得温柔的脾性,也知道她对自己有何寄望,但他却总是爱理不理,口中不断编织美好的将来来哄骗温柔。

于是那些难以喘息的工作量、贪慕虚荣的同事圈、望女成凤的母亲,一切一切都让温柔对这段七年的感情产生疑问,压抑已久的情绪终于在阿乐任性地辞去工作后爆发,于是这对在穿着纯白校服的年代相爱,到毕业后步入庸碌人海而分开的恋人,决定到台湾来一趟最后的分手旅行。(推荐阅读:

 

但愿在放下书本以后,我们能明白,相爱而不能相处的痛,在于一方过分用力地去爱,把自己的期望和喜好加诸于对方,又或是另一方卑躬屈膝地迁就爱侣,把自己的棱角磨蚀割除。

可是也许,只是也许,你只需记住如今在你眼中的污点,当初是如何地让你心心念念,记住眼前那个无法相处的人,最初是如何地教你怦然心跳,那么,你就会找到继续相爱的钥匙。(你会喜欢:

 

至于书写《分手旅行》这个念头,便要数说一下台湾之于我的意义。

 这个四面环海的小岛,是我第一次离开爸妈去旅行的目的地,也是我在学时第一次以记者身分去采访的地方,甚至我的毕业作品也是以台湾与香港两地互换的移民潮为题。而台湾最让我念兹在兹的记忆,便是我在台北当交换生时,过了半年平静而孤独的日子。

那是大学毕业前的最后一个夏天,我拉着行李箱,怀着逃避香港那繁重课业的渡假心情,来到台北的桃园国际机场。

那时候我在景美租了一个套房,就在胡同的巷口旁,不远处便是景美夜市,黄昏时分,商贩会把手推摊档拉到马路的两旁,穿着汗衫的叔叔姨姨便开始摆卖工作。 

巷口有一家唤作“佳佳来来”的二轮戏院,只要付一百元台币,便可连看两套刚下线的电影,观影的人们可以买一大堆小吃零嘴进场,查票的叔叔阿姨会笑眯眯地问道,这么晚了怎么还没吃饭呀。(同场加映:

楼下餐厅的老板知道我独自一人由香港来台湾,每次我进店光顾都吃同一款汤面,日子久了想转换口味,可是我才步进店内,老板已经笑说,还是要鸡排汤面蜂蜜绿茶对吧,我就点头说好。那是一种,你舍不得纠正的错误。

有一阵子我患上感冒,因为人在外地,懒得求医,只是每天都吃几丸从香港带来的成药,结果久病不愈。老板的儿子知道之后,隔天就传短讯跟我说,我问过朋友了,要是你没有医保卡,看医生也不过是五百元,你就别省这些钱了。

 

这些琐碎的日常片段,都给予我一种简朴安逸的生活体验,甚至让我在回到香港这个物欲横流的地方以后,继续练习以一种平静而温顺的态度去面对生活。于是我决定写一本以台湾作为背景的小,把美好的风景与人物都写成文字,把错过的旅程与关系都变成故事,并且用这个故事,献给那个陪我走过六年旅途的人,我们走着走着,太用力地拉扯上路,终于把钥匙遗失在成长的中途,在挥手作别以后,至少还有这个八万字的故事,让我不至忘掉那些渐渐褪色的日子。

”Think how you love me," she whispered. "I don’t ask you to love me always like this, but I ask you to remember. Somewhere inside me there’ll always be the person I am to-night.“

 《Tender is the Night》 F. Scott Fitzgera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