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世间一定有委屈和忧伤,可是通过诗句,委屈和忧伤是可以转换的。”蒋勋曾这么说。读诗很像一种消化悲伤的进程,为生命留点独白,每个礼拜的这个时间,我渴望你替自己留下一段时光、离别现实的纷扰,女人迷只为你读诗。(推荐阅读:

这次我离开你,便不再想见你了,
念此际你已静静入睡。
留我们未完的一切,留给这世界,
这世界,我仍体切的踏着,
而已是你底梦境了......

——节录〈赋别〉 ◎郑愁予

// 以诗之名〉〉转身更要需要决绝的温柔 

图片来源:Pinterest/Tiffany Gunning

生命
既不是圆满
也不是缺憾
不过是一个沉重的试验
要不断地
用信仰来驱除无望
用爱来补偿孤单

——蒋勋,〈祝福 〉

// 用更多祝福,更多爱,来圆满你们的受伤的心。亲爱的,今天也要好好的,走过这场炼狱,我们知道你依然美好。

以诗之名〉〉愿你们平安 

图片来源:Mély

有一天我会想念你
也会想念此刻的自己
有点陌生、有点迟疑
还有那些没对你说完的话
已在树底盘成根
成为另一片森林

——有一天我会爱你 ◎夏天

以诗之名〉〉想念此刻的自己 

图片来源:Pinterest Lotte van der Aart

夏天的绣球花,有千百种蓝,千百种紫
滨海公路的云,有千百种倔,千百种媚
 
船帆过了一百张,继而
灯塔亮了一百夜
雷雨的摹声有千响
层层浪涛,向岸边拍出万种心音
 
异乡人啊,在这面海的小镇
你挥手的潇洒有千百种
而我只有一种爱

——绣球花 ◎陈依文

以诗之名〉〉跟着夏天的浪花去旅行

图片来源:Pinterest/Sol Iametti

一定有些什么
是我所不能了解的

不然 草木怎么都会
循序生长
而候鸟都能飞回故乡

一定有些什么
是我所无能为力的

不然 日与夜怎么交替得
那么快 所有的时刻
都已错过 忧伤蚀我心怀

一定有些什么 在落叶之后
是我所必须放弃的

是十六岁时的那本日记
还是 我藏了一生的
那些美丽如山百合般的
秘密

——《如歌的行板》,席慕蓉

// 以诗之名〉〉那些青春的秘密啊,总有一天我们会知晓 

图片来源:Pinterest/Samantha Sche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