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件事都是最好的安排。”只因每个人在当下,都有需要完成的事情。日本舞踊并非王楡丹一开始的选择,却在几年后毅然决然踏上为期一生的日本舞踊修行之路。看王楡丹远渡重洋后的习艺生活,痛苦与快乐一直并行着。(推荐阅读:纽约时尚圈里的台湾女孩:学会为梦想转弯

“还记得我第一年到日本东京,习艺告一段落准备回台前夕,我想到其他前辈都还在上课、还在不停地进步,突然好想回去练习,觉得自己为什么得回家,真的好想好想继续学⋯⋯。”一提起‘日本舞踊’,她的眼神就闪闪发光。这是我们这次专访的对象,一个踏着日本舞步的台湾女性──王榆丹。

榆丹原本在台北艺术大学念戏剧,一次因缘际会下看见日本名舞踊家坂东扇菊的表演,便开始对这古典而优雅的艺能心生向往。从事了几年表演工作之后,她发现自己没有办法忽视心中的呼唤,遂在 2013 年毅然决然地远渡重洋,向坂东扇菊老师学艺,自此踏上为期一生的日本舞踊修行之路。


我们和榆丹约在北艺大附近的咖啡厅,细心的她特地穿上浴衣来接受采访。

当榆丹说起第一年返家心情时,原本一直轻松幽默的语气多了几份偏执。即使在异地需要忍受太多独自生活的寂寞和练习舞蹈的艰苦,她依然着魔似地想要留下:“这个世界太惊人了,我多麽想要每个礼拜都跟在老师身边学习,探索更多。”榆丹形容,在需要十年方能掌握动作细节的日本舞踊世界中,这个来到坂东流大门前修行的自己,彷佛刚出生的小婴儿一般。从零开始,见识到了经由无比狭窄的 “道”所通往的,如织锦般闪着动人光辉的世界。(挑战比你想像得多:追梦路上你该知道的五件事

表演者在舞台上展现给观众的魅力,就像是开花一样

榆丹从小就一直想做些让人觉得美好的事情。从十四岁开始萌发表演的念头,到就读北艺大戏剧系,再到对日本舞踊的追求,她始终没有偏离这条道路太远,生命中存在着一股对于艺术单纯的执着。“接受表演艺术的教育,不就是为了带给人感动?”榆丹对于艺术的热爱溢于言表。她认为,艺术的可贵在于能够直接打动一个人,就像一种共通语言,即使对方不懂艺术,只要表演者带着真心,那份美好就能传达。

大学虽然主修西方剧场,榆丹却同时憧憬着古典艺术,也修了日本古典剧场的相关课程。她提到,“花”的美学源自于能剧:“表演者在舞台上展现给观众的魅力,就像是开花一样。而且有趣的是,花是会变化的,因为它存在‘人’里面,是活生生的。开花有其因跟果,‘因’是表演者对于艺能的掌握,获得观众认同而变得知名只是一个‘果’。如果搞错这个因果,是没办法在舞台上展现花的。”

为了探索如何“开花”,她每年跟在坂东老师旁孜孜不倦地学习日本舞踊。而这期间,痛苦与快乐总是并行着。

看见自己最不想面对的弱点──痛苦和快乐并行的学舞过程

在“开花”这条路上,榆丹始终都走得“一生悬命”。

身为外国人,一年能去日本习艺的时间就两、三个月,相较于其他前辈每个礼拜进教室一、两天,花一到两个小时就能把当天的课程完成,她更需要抓紧所有可以学习的机会。期间,她总是跟着坂东老师待在教室,自己不上课的时间就替前辈们播放音乐,揣摩老师和前辈的身段、也聆赏三味线音乐的繁复变化,从早到晚将近十二个小时,有时候甚至一整天都没吃东西,只为了不错过观摩前辈们的学习。

除了身体上的艰辛磨练之外,学舞的初期,她也不停受到台湾跟日本的文化差异冲击。日本传统艺能世界阶级分明、礼节亦十分繁复。举例来说,在教室里经常需要跪坐行礼。她戏剧性地形容当时的心情:“我内心一直很抗拒,想说我甚至没有跪拜过自己的妈妈耶!但是当我一边这样想着的同时,舞也学不好了。我发现自己有点在找理由,‘因为我是外国人嘛,有许多不习惯的地方是正常的……’,这样的心态久了之后,会让我无法进步。”她形容,当时她看见了自己最不想要面对的弱点。(推荐给你:诚实面对自己的脆弱,反而更强大


练习跪坐所需的毅力和决心,是走在日本舞踊道上不可或缺的特质。(摄影 / 庄凯程)

榆丹说,坂东老师对她要求非常严格,虽然私下对她非常好,但上课时绝对不会有所妥协。眼界不停被打开、不停获得新知固然使她快乐,但必须用非母语学习博大精深的古典日本舞踊,仍然让她觉得非常吃力。面对习艺中遭遇的困难和困惑,她一直反省着,自己在这么多人的支持下才能来到日本学舞,如果这样就退缩了,值得吗?

“走在这条道路上必须抱有一个觉悟,就是正视我们正在走向死亡”

学舞过程中,坂东老师在每个层面都带给她很深的影响。她总是深深渴望着学习,渴望去了解老师教导她那过程中所有的一切。从老师身上她感受到,如果想要传承古典的艺术,自己的身心也得具备很高的强韧度,所以榆丹也一直在锻练自己、追求进步。

习艺尤其把她的时间观彻底改变 ── 不再用长长的尺度如一天、一周去计算时间,而是体认到活着的本质,其实就是经历一秒、一秒、一秒时间的流逝,生命正在倒数。“以前如果有人跟我提到‘使命’两个字,我可能感受不到它的重量。但老师真的让我明白了这件事:一生要走在这条道路上必须抱有一个觉悟,就是正视我们正在走向死亡。”(我怕来不及!死去之前,我希望自己没后悔活过

榆丹这样形容她的上学路:“吉野通り为我串连着日与夜:白天听我因耳机里的三味线音乐念念有词,凌晨看我小心翼翼,绕过路边的醉汉回家。默默地见证,我穿越古典与现代的日日。”

榆丹形容,在传道的路上从不浪费一分一秒的坂东老师,就像彗星一样,燃烧着尾巴不断前进,不会熄灭,只会越来越旺盛。

“看着她,我知道世界上有这样的彗星,然后我就能够坚持做自己该做的事情。每当对人生有很多退缩、开始动摇或自暴自弃的时候,就会想起这颗彗星,亲眼见证过这个人活着的姿态,即使我达不到,还是觉得很动人。”

每个人在当下的生命,都有需要去完成的事情

从榆丹身上,可以感受到她强烈追求梦想的信念,这份坚定让人欣羡万分。但她其实也迷惘后悔过,为什么花了八年的时间,才到达那间教室?“假如我在第一次见到坂东老师时就下定决心到日本学舞,假如我当时足够勇敢,是不是今天成就会更好?”不过坂东老师却很认真地告诉她:每个人在当下的生命,都有需要去完成的事情。她想,如果没有去念研究所、没有先去工作摸索个几年的话,现在可能也无法有这么强大的意念推动着她走上这条路。

总觉得,拥有一件一生都能热爱着的事是极其幸运的。而我们又应该如何去探索,找到自己的热情所在?“要有想像力吧。”榆丹想了一下回答:“不要把自己看得很低,觉得没有背景、没有资源,什么都没有。我认识坂东老师第十年了,我十年前一定也想不到,现在每天一睁眼脑海里就会浮现‘日本舞踊’四个字。”


学艺第一年,榆丹就随着老师到 2013 法国亚维侬艺术节演出 L’Été Chūshingura。(摄影 / Jean Couturier)

如果觉得自己不比他人优秀,而不努力去寻找自己的天职,那就错了。并不是因为他人很优秀,才可以找到想做的事情。而是要去相信,一定会找到自己的路,然后即使再迷惘,仍然要努力前进。

榆丹谈话里那温柔的坚定,就像一朵清雅小花,亭亭生长在寻梦的道路上,鼓励着每一个有梦的人,不管走多久、走多远,都要抬头挺胸,神采飞扬。

习艺之旅即将来到第三年,而榆丹义无反顾的舞踊追寻,将会不停继续下去:锻造优雅的花朵,王榆丹日本舞踊东京习艺募资计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