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世间一定有委屈和忧伤,可是通过诗句,委屈和忧伤是可以转换的。”蒋勋曾这么说。读诗很像一种消化悲伤的进程,为生命留点独白,每个礼拜的这个时间,我渴望你替自己留下一段时光、离别现实的纷扰,女人迷只为你读诗。

最近好吗
有点想你
积了灰尘偶尔才擦拭的
那种想你

也渐渐明白
每日浇水
总有一天会变成流沙
人生的本质是什么呢
照顾自己
开始像照顾盆栽一样困难

常反覆按着
墙上的开关
觉得这辈子全亮或全暗
都只是一瞬间——

都没关系了。

——郑聿,〈最近的最远〉

// 最近好吗?一句想问却迟迟不敢开口的话,一个想爱却爱不了的人

以诗之名〉〉能再见你一面,我已心满意足 

图片来源:Lena Ďurišová

流云过了,流水也过了

当然,流言蜚语也跌到了低处

哦,你有斑驳之音,也有华美之姿

院子里的一棵树也有大片荫凉

我们都老了

我依然说我爱你

哦,这是多少年的深思熟虑

—— 余秀华,〈我们都老了,你就没有一点点感动吗〉 

// 能过轻抚你眼角的皱纹、满鬓白霜,牵着你再也握不紧的手,慢慢走,多么好。

以诗之名〉〉如果和你细水长流 

图片来源:Janice Cocanougher

你的声音,若不从你的喉咙发出;
而要装成有体面的人的喉咙发出;
那是可悲的。

你的声音,必须是极为单纯的,
要单纯得像一个农夫那样才像你,
要单纯得像一个工人那样才像你。

那些聪明的家伙一个个地得志了,
有些人出了名就趾高气扬,
有些人发了财就远走高飞。

不必靠了一个特别理由来生活,
活下去本来就是不用藉口,
除非你侮蔑了它。

——生活 ◎林亨泰

// 生活,是幸福最单纯的理由。

以诗之名〉〉培养感谢“平凡一天”的能力,不错过生命中的美好瞬间 

图片来源:STOCK UP/JULIEN SISTER

不需要看懂我的诗
它只是擦身而过的忧伤

不需要看懂我的人
她最后只是一张纸做的干花

如果你执着要懂
你可以去看村上春树写过的海

发现我们共同拥有的
柏拉图式的伤口

——陆颖鱼,〈柏拉图。〉《晚安晚安》

// 诗只是一片很轻的,我们的伤口。

以诗之名,为你读诗

图片来源:Pinterest/Marilyn Reynolds

如果有一个洞
可以躲进雨

如果有一滴泪
折射出千百颗伤心

如果耗尽盛夏全部雷电
与那些呐喊再次相遇

如果有一束微光
带回一位遗忘多年的人

如果那个最初戳了我的人
自己原来也有一个洞

如果有一个洞
可以躲进雨

——如果有一个洞 ◎鲸向海

// 如果有一束微光,带回一位遗忘多年的人,真希望是你。

图片来源:Pinterest/Lauren Je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