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时候我们期待的爱情,只是那一个愿意耐着性子理解你后,还爱着你的人。七夕来了,逗点为你读终将降临的爱情:我们都在等一个人,等一个告诉你:“没事了,我们可以相爱了。”的人。(恋爱也总有那么一天:【逗点选诗】狂乱是爱里最浪漫也最疼痛的事

封印

再忍耐一下
他就要过来跟你搭讪了
他会以犄角示好
他会宛如幽浮降落
他将庆典花火一般释放
他会假装错过你
去搭讪你前面那个人
直到童年的纸飞机穿越波光折返
直到吸管终于通向大海
他彷佛为你解冻了最强的暴风雪
他简直就像在为你
加热一颗死去的恒星

如果你有信仰
他会让你以为
那是神
在说:没事了

没事了
封印已经解开
从此可以相爱了。

-出自鲸向海《A梦》


(photo credit:jay mantri


“没事了,没事了。”在每个情人节,妳多想听到这句话。

从转身离去那一天起,妳讨厌这沉重的节日。二月十二月农历一月七月,这个世界是太缺节日了吗?为什么一年可以有四个情人节呢?在每个节日将近的时分,妳压眉抿嘴告诉自己那些全是花店与巧克力工厂的商业操作,斜着眼避开街道上的广告,用最快的速度删掉电脑里所有相关的广告信。

从那一天开始,妳卷起身子背向情人节,季复一季,年复一年。
直到他向妳走来,像一只白鹿走在神话里。
妳们彼此看见。

那样的震动像是一枚汤匙,敲碎妳薄如糖衣的拒斥。妳在最深的湖底明白自己的恐惧可以放下了;之前的粗砺记忆,这段黑暗甬道之中擦出的伤可以结束了。妳缓缓地浮出湖水,在水面上露出半个脸蛋,促狭地看着他。

走过来吧,走进湖中。我已经相信你了,如果你愿意成为我生命中注定的那只温柔的兽,你的蹄就可以走在水面上。他在湖边歪着头笑,涤洗他的犄角,露出早就明白一切的眼神。

他牵起妳的手,世界缓慢地发热。湖水、洞穴、所有试炼的布景都像粉尘一般廉价地崩毁,露出再熟悉不过的街道与天空。太阳就要下山,人行道旁的礼物小贩看着川流的人潮寻找潜藏的顾客,一桶桶花摆满花店门前,巧克力铺在药妆店的明亮立架上。

但这一切曾经的戳刺都无所谓了。妳已经可以勇敢,不需要用围篱保护自己。他点头和妳一起晚餐,一起并着肩走过整条红砖道。夕阳从红色迅速地换成青蓝色,世界传来妳隐忍期待的话语。

“没事了
封印已经解开
从此可以相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