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会跟另一半争吵吗?有时候,在关系里的争吵,是两个人都在做着自己的证明,没有谁比谁优越,而是像天秤一样彼此试着取得平衡。珍惜那个会找你吵架的另一半吧,无论讲理讲情,吵架的背后其实是在乎与信任。(同场加映:男人想灭火,女人想找起火点:情侣的沟通艺术

“妳能相信我男友在中国还能跟我吵架吗?”午餐时间,我和一起实习的夥伴闲聊,“我们几乎天天吵耶。”

“妳以前有遇过这样天天跟妳吵的人吗?”

我摇摇头,当然也会吵架,不过不太会像现在这样三天两头小争执,“以前的男朋友总是让着我。现在他比较在意平等。”

她是我多年好友了,讲话直得很:“这样好,妳以前的男朋友把妳让着让着,就变成别人的了!”

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

当我在爱情里,越来越懂得做自己,展现自己真实,希望让自己舒服愉悦的时候,或许,正是因为有非常包容、绝对尊重的另一半,给了我极大的空间。(延伸阅读:做自己最幸福,谈个不需要取悦别人的恋爱!

然而如今的男友并不如此。他不觉得要让我,他也一直坚持做最真实的自己。

我想起刚交往的时候,他曾说了一句让我很感动的话:“妳不用改变,我来适应妳就好。”而随着时间推移,我们慢慢发现,看完了彼此的美好之后,真正的瞭解才正要开始。而我们其实都很固执,但是,你怎么可能舒服的拥抱对方,却不必配合对方挪挪身子、动动手臂呢?那样的情话固然令人感动,却不见得能让我们关系变好,他是一个完整而骄傲的人,我也是,我们不可能期待对方一个人卖力靠近,而自己待在原地丝毫不动。

诗人任明信曾写过一段话:

年轻的时候只想谈合身的恋爱。 

没有妥协的空间,任凭直觉行走。 
可以轻易地言爱,想跳舞就跳舞,不去把握更远的事情。 

跌撞得多了,才意识到磨合的必要。 
转身是容易的,只要忍住瞬间的血光和疼痛,此后就海阔天空。 
那下一次呢?

一个人天地是暂时的,仍会有渴望说话、交流的时候。 
于是再度面临关系。

当然,我们可以总是观望。
说是爱惜羽毛,保持自我纯粹。 
与一切事物神交,不去涉猎亲密的战场。 

最后发现,自我的纯粹,就是孤独。 
太过爱惜羽毛,最后也只会留下羽毛。

迅速度过热恋期之后,我们很快展露自己蛮横丑态。大吵小吵了大半年,如今我们是一对超级会吵架的神奇情侣,跟别人超级不一样——就连“怎么吵架”其实也是一件可以吵、而且挺值得吵的事。以我们来说,男友一生气就不想理人,而我却总想要立刻说清楚;他会不讲话,我会讲很多话。我们最后达成协议:可以不回,但要“已读”!

面对彼此的冲突,有时候我会坚决:不行!你要讲道理!

有时候我会想:对,你说的没错——可是天啊,我是你女朋友耶!你一定要这么计较吗?不能让让我吗?何况有些东西之于你和之于我的份量与意义不同啊!怎么能等同视之?(一起来看:“一直吵干嘛不离婚?”其实吵架才是婚姻的维系之道

很有趣吧!感情就是这么一回事,没什么绝对的答案。我们有时候讲理,有时候又讲情,有时候不讲理也不讲情,就是吵一架。而有些时候,我们甚至放着,不急着解决,只先确定:这个问题不值得我们分开。

我们会争吵、会翻脸、会无法理解,真正的同理心,会因为彼此的经验背景迥异而难以到达;然而因着对于彼此的爱,我们能够容忍这些不适,找到一个虽然不是自己最舒服的位置,但可以一起待着的地方。而最重要的是:无论如何,我们彼此坦诚,说真话——毕竟真话也许刺耳,但谎言却令人伤心。

没有关系 你可以这样
放心说你想说的话
我们一起 变成海浪
冲垮所有的伪装

没有关系 你可以这样
并不需要跟谁一样
有我陪着你 长大就没那么可怕

没有经过扎人的过程就合身的关系,也许只是假象。

一见钟情可能存在,天作之合却不是天生。不愿意争吵,维持假面的和平,总有一天会一发不可收拾,一举暴露彼此认知的差异,而当你忽然惊觉枕边人与你所熟知的相去甚远时,你们看似比肩而行,事实上早已走在不同方向的岔路,无法回头,无可挽救。(推荐你看:一见钟情,是怎么一回事?

即便“争执”似乎看来很负面、总是让人不安得想避免或快速平息,我却很珍惜我们的争吵。我们并不担心争执会使我们分离,反而明白这将使我们紧密相连。他并不如一般男孩想维持“君子风度”而让着我、勉强自己接受——真的没有什么男生非得如何、女生一定怎样的事!他把自己完整坦然的交给我,无论美好与否——这得是多大的信任?我非常感谢。

这样的爱才能使我们都获得真正的快乐。我们在彼此面前赤裸,放心说想说的话,不畏惧揭露关系里的不满、不适应,咬啮着彼此的“舒适圈”。这些咬痕,终将成为我们关系中的重要记号,绝无仅有,使我们成为专为彼此量身打造的形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