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家念书的时候、出国工作的时候,每逢佳节你渴望远方有人和你望着同一片天空,吃了再多异国美食都比不过家的味道。

 

“我心系着家,于是我无法飞得太远;然而家系着我,所以飞的时候,我不怕危险。”——图文作家恩佐


(图片来源:Agnes Jagmine

在这个不是孩子、也不是大人的阶段,我们离开家,奔向世界。离开的时候不能回头,只有抵达的时候,才敢轻轻和家里说一声:“我到了。”七首歌,送给想家的你、回家路上的大孩子、再度离家的小大人。

1、遥遥想家——Family of the Year Hey Ma, “Hey, Ma. What's new at home?“

“家里还是老样子吗?有什么新鲜事吗?”这大概是好久没回家的我们,共同的问题。而比起曾经生活的地方,我们更在意的是:好想要见你们一面。

美国独立民谣乐团 Family of the Year,最近有一首颇为知名的 Hero,出现在韩剧《没关系,是爱情啊》和电影《年少时代》配乐。他们的曲风清新,以男女合声,带着我们回到七零年代的美国,在现代纷扰众声中,静静唱着对家乡的深深思念。(推荐阅读:

2、现正归去的方向——罗大佑〈家〉

“谁能在最后终于还是原谅我,还安慰我那创痛的胸膛”

在《女朋友。男朋友》最后响起这首歌的时候,大概很少人没有红了眼眶。小时候,我们急着逃离,挣脱父母的掌握,要自己闯。家给我们的伤害、我们给家的伤害,那么疼痛。但最后,家依旧是我们心之归属;也只有最亲爱的家人,在回头的时候还是等在原地,原谅我们,祝福我们,爱着我们。(推荐阅读:

歌曲最后,罗大佑沧桑的嗓音,融合世界名曲〈我的家庭真可爱〉,让我们反覆咀嚼家的五味杂陈。

3、从很远的地方到家——萧邦-E小调前奏曲 Frédéric Chopin - Prelude in E-Minor (op.28 no. 4)

指挥家班杰明在 TED 的精彩演讲“音乐的魅力”中,以幽默的展演带着观众,进入萧邦这段乐曲。

死亡有时候,也像是家,一个我们终究会归去、回返的地方。这首曲子曾在萧邦的丧礼上演奏,旋律悲伤、缓慢,和弦不断重复,回荡、回荡、回荡⋯⋯直到最后终于弹到“对的”和弦,带着人们从很远的地方终于到家。

4、让水带着你到家——Cicada〈汇流向海〉

这是我最喜欢的后摇乐曲。Cicada 是“蝉”的意思,这个团名的原由是因为,“人们察觉到蝉的出现,往往是因为听见它们的声音,而不是看见其形体。”不同于一般较“重”、较炸裂的后摇团,Cicada 以钢琴、木吉他、小提琴、大提琴为主,曲风优雅细腻。

带着耳机,闭上眼睛。你会以为自己置身流水,水流簇拥、承载着你。而后你就是水,你从四面八方,奔向唯一的归属,奔向海。

 

5、在辽阔里平静——Of Monsters And Men - Slow and Steady

“I move slow and steady, but I feel like a waterfall.”

兽人乐团来自冰岛,曲风非常独特,你几乎可以感觉空间是如何旷远、放大,所见可以如何辽阔。看过《白日梦冒险王》的话,应该会对他们的 Dirty Paws 不陌生。

MV 中,鹰在空中平缓地飞,在云雾中,经过壮阔的白色冰川之地,slow and steady。

我曾以为,家就得小,像是我们家狗儿喜欢蜷缩的角落。然而原来不是的。它的确很小,合身得刚好,但它给予我们的力量,却是巨大的存在,并不激动,但强大澎湃,如山河万世,如冰河旷达,如瀑布滂礡,于是我们如鹰,独自稳稳地飞。(延伸阅读:

6、再度离家——宋冬野〈安和桥〉

“让我再听一遍,最美的那一句:你回家了,我在等你呢。”

谁能受得了这一句“你回家了,我在等你呢”,而不落泪、不微笑、不冲上前投入怀抱?

在台湾的我们,可能永远难以想像,在同一片土地上,家可以有多远。中国歌手宋冬野,以北方汉子的粗犷嗓音,唱出他对家乡的浓浓情味;编曲里独有的马头琴声,虽是北方记忆,却令远在南方的我都泫然欲泣。(推荐阅读:

从“你好”到“再见”,太近。我又得走了。离开前,让我再好好看你一遍罢。

7、勇敢道别,勇敢长大——卢广仲〈大人中〉

“他说加油,让我为你感到光荣。”

长大后,我们都离家出走。有的人离开得近,有的人远,有的人再没回来,有了新的家。

什么是远方?爱人不在身边,就是远方,于是我们学会把家放在心上。再后来我们发现,其实家滋养着我们这么多年,它早就流淌在我们的血肉,藏在我们的一言一行,跟着我们去到远方。(同场加映:

家不是一片屋顶,不是一张床,而是有着爱与归属的地方。有人说,无欲则刚,有所眷恋的人,就有了弱点。然而我却知道,因为有了想守护的地方,有所爱之人,所以我们在乎,我们害怕,因而我们才更刚强。

送给所有把爱扛在背后,大步往前的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