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穷会如何影响生长环境?贫穷,让身心未成熟的小女孩成为一位母亲,又让一个母亲,亲自送走女儿的童贞;这就是第三世界每秒都在上演的“童婚”悲歌。然而要终止这命运轮回,年轻女孩应被赋予教育权、只有文化与知识才能帮助女孩与国家脱离贫穷困境。(推荐阅读:用书本开启教育革命!马拉拉:“全世界孩子都值得更好的未来”

 


(图片来源:联合国儿童基金会)

全世界36亿的女性中,7.2亿的女性以童婚进入婚姻,当下每两秒,又有一个女孩被迫成为妻子或母亲,即使她的身、心尚未成熟。预估这类案例每年会再新增1500万名,特别是在开发中国家,平均三个女孩就有一个是在18岁之前结婚,所谓的“童婚( Child Marriage )”。

8 - 18岁正值学习的童年时光,但在第三世界,这些女孩还没认知到自己的身体,就被迫进入婚姻、当起小妈妈。辛巴威的童婚女孩比例攀升至31%,本月联合国要求辛巴威政府承诺,尽快立法保障当地幼童,最低法定婚龄应为18岁。童婚不只是妇女、人权的问题,这也影响经济与社会关系的发展,年轻女孩应被授与教育权,文化、知识才能帮助女孩与国家脱离贫穷困境。


全球童婚主要分布图 (图片来源: Girls Not Brides )

是宗教、文化,还是贫穷?

童婚问题常见于南亚、中东与非洲内陆国家,当地人认为这是遵从宗教教传统,既无法诋毁也不可能改变,但难道这样侵犯人权的传统真的是合乎宗教经典?这些女童的悲惨命运真的没有结束的一天?

印度是童婚人口最多的国家,即使法律最低婚龄18岁,童婚仍在村落默默进行着,外界通常将责任推给印度教,因为《摩奴法典》 写道:“理想的婚姻是,新娘年龄为新郎年龄的三分之一。”导致成年男子与未满18岁的幼女结婚。但专家学者说明《摩奴法典》是旧时代阶级人士所写,内容结合法律、宗教思想、文化习惯,童婚应是风俗习惯所成。而在中东阿拉伯地区,童婚问题普遍被怪罪于伊斯兰教,但实际上在伊斯兰教出现之前,女性地位更不被重视,也就是说童婚并非来自宗教,而是原本就存于当地的文化习俗,反而《古兰经》的出现使男女地位平等,穆斯林也认为男女皆有权自由选择伴侣,但部分地区却将中世纪的童婚文化流传至今。

文化之所以能长远流传,其一因素是社会环境促成,在这些相较落后的地区,社会动乱、民生保障不足,父母害怕幼女受玷污,因此尽早为其许配对象,且年纪越小、学识越低,女方需准备的嫁妆越少,若待女孩年龄增长,没有金钱支付高额嫁妆,不婚更会损害家庭名誉。因此我们也发现到,童婚现象肯定与贫穷相关。

非洲动乱加剧童婚现象

非洲是童婚现象最普遍的地区,因为贫穷与社会不安定,各国充斥着孩童买卖、童养媳、童婚等社会问题,童婚比例最高的国家也在非洲-尼日共和国( Niger ),高达75%。非洲传统重男轻女,认为女儿是经济与名誉的负担,如果能尽早嫁出女儿,即可减少教育及养育的成本,然而,当家族出现负债或季节收成不佳,女儿则成为抵销债务、解决财务困境的牺牲品,所以在市集上,时能看到男人聚集议价女童的画面。(贫穷的牺牲品:柬埔寨的“第一次”交易:贫穷,让母亲出卖女儿的童贞

特别在国家动乱时期,童婚状况更显频繁,父母为了避免单身女子遭受侵犯,而不得不将她嫁给一位年纪较长的男子,至少在流离失所时,确保女儿能受到男子的保护。又或者,当男子性侵女童得逞之后,家人选择保护名节,也认为女童不再具有“价值”,而将女童嫁给性侵她的男子,却未料这将加剧后续虐待、施暴的情形。


非洲地区童婚比例 (图片来源:联合国儿童基金会

后患无穷,辛巴威应以身作则

许多女童8、9岁就进入婚姻,他们根本不明白“婚姻”、“性”是什么,时常被暴力相待,身心发育不全无法照护婴儿,后代子女也可能走上同样的悲剧。童婚让女孩过早离开原生家庭,她们缺乏受教育机会也缺乏社交能力,在财政上无法独立,必须长久依赖夫家,导致女方家庭的社会地位处于低势,无法摆脱贫困的代代循环。

长期以来女性地位受到轻视,女性没有选择性伴侣的权利,而提高了爱滋病感染机率;女性在18岁之前生育,妊娠并发症的死亡率提高双倍⋯。女性的生命似乎毫无价值可言,可是研究发现,如果这些女性能受到良好教育,其经济效益不可小觑,且若女性投入劳动力生产,国家生产总值及人均收入皆会大大提升。(推荐阅读:Lean In,女性力量征服职场

非洲联盟( AU )多次针对童婚问题进行协商,一方面来自联合国压力,一方面也是瞭解到童婚衍生出更多层面问题,甚至影响国家经济发展。联盟的现任主持人来自辛巴威,因此外界呼吁该国应先有作为,才能够引导其他国家同心改革。


2015非洲儿童日主旨 (图片来源: SOS Children's Villages Uganda )

遏止童婚没那么简单

辛巴威女性法定婚龄是16岁,男性则是18岁,人权团体认为应修法让两性平权,将女性婚龄调整至18岁,但就前述所论,童婚问题还集结了其他的社会因素。联合国难民署代表在今年非洲儿童日( DAC )庆典宣扬,“‘教育’能够增加女性对危机的辨别、抵御能力”,“贫穷是童婚的核心原因,童婚却无法使女童摆脱贫穷,这是个恶性循环!”

明显的是,政府要遏止童婚问题不是单纯修改婚姻法那么简单。最首要的是,国家必须赋予每个人受教权,无论男孩或女孩、富或贫。一来识字率提升才有望发展多元经济,进而提高国家竞争力、累积国家财富;二来国家有能力吸引外资进入,也可帮助西方文化进入非洲,避免国家文化封闭、保守;此外,教育的推广能够让传统社会转型,开始认知男女平权的概念;女性受教育可获得工作能力、财务独立,女性社会地位才望提升;所谓教育可以促进阶级流动,也才可能使贫致富。(用血与泪争取的受教权:101年前的今天!亚洲女子高等教育权的开始

所以,不要再将童婚单纯怪罪于宗教信仰,也不要丧气地认为她们的命运无法改变,童婚文化是来自于社会环境一时的不得已,我们还发现,非洲童婚就像过去台湾童养媳的概念,台湾也是在1970年代经济起飞之后,因贫卖女的童养媳风气才渐渐消失。由此可知,童婚文化是有解的,只要外界媒体持续关注、呼吁该国政府改革动作,女童扭转命运的日子总会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