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不是人生的全部。当无法保证别人对你天长地久,就要勇敢成为自己的归宿告。诉自己:两个人很棒,一个人也很美好。


(photo credit:PEXELS

“宽恕,其实是放过自己。”

“女人,要能够自己成为自己的归宿。”她和我坐在满天的星空下,坚定的眼神,落在天际的那方。

从二十五岁到三十四岁,女人最精华的青春岁月,她就这样把完完整整的九年生命交给了他。他是个艺术家,流着长发,潇洒自适,是让她深深离不开的原因。九年的相伴,从热恋到像家人一般,平凡却也幸福,像蜂蜜水,而彼此间的互相信任就是那蜂蜜。尽管大吵小吵早就数不进,到后来反成了平淡中,记住还爱着彼此的闹铃声响。然而,就在另一个她出现后,这一切平衡就这样,被无情的敲碎一地。

“她和老公在以色列离婚后,只好投靠我们,暂时住在我男朋友家疗伤,我们都很希望能陪她尽快走出那段伤痛。”当初她是以女人的同理心,深深的为之心疼。她替她带孩子,替她处理细碎的杂事,替她牺牲和自己另一半相处的时间,换来的是什么呢?“对不起⋯⋯”就在她发现了他和她在家中的同张床上时,才赫然发现最傻最愚昧的那个其实是自己。更可笑的是,男方的全家早就知道了,还跟着他和她一起出去旅行。最蠢,最蠢的是成为那最后一个知道的人,成为那自以为能体会别人痛苦,却没人来体会自己痛苦的人。我想,那种痛楚,比许多那我们曾经尝尽感情的煎熬还来得苦上数万倍,如果心痛也有分等级,那这是日日夜夜的,像火苗慢慢的烧烫在每个微血管和细胞之间。(或许你可以试着:写一封信给过去曾经流泪,曾经受伤的自己

“我花了整整三年,才真正走出来⋯⋯这三年,我几乎失去了灵魂⋯⋯”她发现她怪的不是他,怪的竟然是自己。她开始否定她过去拥有的所有价值,开始追究过去自己的不成熟和任性,她开始讨厌自己,甚至觉得自己不再有被爱的能力。在路上抬不起头来,她害怕,当被人发现自己是只被丢弃在马路旁的流浪狗后,又会再被狠狠的一脚踢开。她的生活里,充斥着属于与他的所有回忆,竟是都在越痛苦时,想的越是当年如何与他的亲密。如此讽刺的,他带来的这股伤害,让她失去了一个完整的自己,没有他,永远像少了一块的拼图,无法独自生活,她甚至有了差点走上轻生的念头⋯⋯。(想想留下的:爱情走了,他离开了,你还有什么?

该怎么走过?这三年,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能够走过来。

信仰的陪伴和恩师不间断的把她打醒,那是和内心撕扯、搏斗、怒吼、崩溃的黑暗过程,但却让她渐渐懂得何谓“学会宽恕,才是真正放过自己。”“最后,我选择原谅。”她用着很平静的语气告诉我,边在夜晚开着车,载我们往山上看夜里的萤火虫,记得那天的月色,很宁静。

当把那些与自己的不甘心给砸碎,把曾经对他的依赖硬是拔起,把目光再次回到自己身上时,“我知道,我依然很美。”

“感情不是我生命中的全部,不管是不是一个人,我都可以过得好。”她爱做料理,就专注在她所热爱的事情上,不因感情的来去而失了自己生活的步调。婚姻在法律上的白纸黑字,完全无法能够保障自己得以终身有个归宿,当归宿不由妳自己建造时,我们也将承受不住任何故事情节变动之后,在下一秒带来的冲击。因为我们无法控制任何关于未来的不确定性,我们难以以一双对戒、一间双人套房,甚至是与另一半的孩子,就保证妳以为永远的他,不会离开。(有件事你不能忘记:相爱靠缘分,爱自己是本份

在我都还没来得及该如何面对这样一个沉重的故事时,她把车停在民宿的门口,指着眼前这栋用木竹和茅草搭建而成的温馨木屋说:“我跟他现在是好朋友,而这栋是他帮我设计的。”她回头认真地看着我,那眼神没有恨,而是温柔,她请我写下这篇故事,告诉更多的人:“女人,我们唯有让自己成为自己的归宿,才能在被伤害时,更懂得好好爱自己。”

以后,别祝别人找到好的归宿,而是成为自己的归宿。

让自己有赚钱养活自己的能力,让自己有找到终身热爱做的事情的能力;还有,让自己有不论谁留下谁离开,都能懂得自己哪里美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