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座是美德还是义务?听听作者丁菱娟与我们分享老化不该是件悲伤的事,随着年龄增长,我们更添风华与智慧。

别当粗鲁的大婶

很多女人大概过了更年期之后,身体的改变加上贺尔蒙的缺乏,声音和体态本来就会有越来越中性化的趋势,但是很多女人更是自暴自弃式的不再在意自己的打扮,觉得反正已经是名符其实的欧巴桑了,也没什么好打扮的,于是变本加厉的不修边幅起来,不仅越来越没有女人味,甚至行为上还有一些粗鲁。

不修边幅或许是个人选择,我也没意见,只是可惜了女人的优势,可以让自己美丽的机会却随着年纪邋遢起来,不施胭脂,头发凌乱,穿着拖鞋上街,公共场合上讲话大声,不在乎形象,有点可惜。但是对人行为和粗鲁这件事,我就不能苟同。

有一回我上了公车,不久之后,一位大婶提了一袋东西上来之后,就瞪着坐在靠近车门位置的一位年轻学生一直看。这位大学生顾着滑手机,所以也没有注意到她的眼神,于是这位大婶就故意用身体逼近他,以引起他的注意。这位大学生后来大概感受到有压迫感了,才抬头看了她一眼,这位妇女就用极愤怒的眼光瞪着这位大学生,这个孩子有点不解就朝着她问,“怎么了?”没想到这位妇人马上怒气冲天的说,“我就看你什么时候会看我,什么时候要让位。”这位年轻人有点被吓到的就赶紧站起来跑到后面去了,于是我仔细的看了那个位置并不是博爱座,而这位大婶四肢硬朗,年约五、六十岁左右,不到需要非让坐不可的条件,但是她一副倚老卖老的样子令人傻眼。她坐定之后,还不断的碎碎念,“这些年轻人越来越不识相,越来越不懂的敬老尊贤。”

是的,让位是美德,但并不是义务或责任,是要基于别人的意愿,不是强迫式的。年轻人让座是美德,被让坐的人至少说一声谢谢,而不是一副理所当然的索取,况且非博爱座,有什么道理非要人家让不可。(推荐阅读:每个年纪都有属于自己的诗篇:享受老化的优雅过程

无独有偶,我又碰到一次在公车上,另一位大婶要下车,因为手上提了两袋东西有点重,所以她要司机等一下,并且对着正好上了车的一位女学生说,“妳帮我把这袋提下去!”这位女同学有点丈二金刚摸不着头绪的楞在那里,问“妳在对我说话吗?”这位大婶就说,“我不对妳说,对谁说?我叫妳帮我把这袋东西提下去!”命令的口吻让人不舒服。

我看一堆人都挤在门口,于是我将她那一袋东西拎了起来说:“我也要在这站下车,我帮妳提吧!”下车后,我就将她袋子交给她,不想再帮她多提一步,一位视别人的帮忙是理所当然的人,是不会激起旁人的热心的。

这两位大婶看起来都是知识份子,因此气势上非常的理直气壮,一副觉得年轻人需要教育、训诫的样子,但是她们都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斥责别人的模样,多么的不可爱,不让人尊敬,连想同情她们年长的想法都不见了。

女人,年纪大了千万不要让自己变成了面目可憎的大婶,优雅、礼貌一点的女人还是可爱多了。(你会喜欢:巴黎的优雅人生哲学:每个人都是限量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