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倡女性身体自主运动的西蒙.薇勒、 叛逆的女权教母西蒙.波娃、还有爱得无悔的西蒙.仙诺,一起来听听她们的故事。

所有巴黎女人的过去都有个西蒙。这个城市的女性分成三种:西蒙.薇勒款、西蒙.波娃款、还有西蒙.仙诺款。这三种女性聊天,一起活动,有时甚至欣赏彼此。但是内心深处,她们是不同族群,还是喜欢和同路人作伴。然而她们有着相同血脉,区分彼此的情绪只是自视过高,而非势不两立的敌对心态。(推荐阅读:法国女人的五个性感关键字

西蒙.薇勒们

这种女人绝对是幸存者。西蒙.薇勒待过堂西、奥斯威辛和贝尔根——贝尔森集中营,也都捱过来了。她的名字还成为法国堕胎合法化历史的一部分,因为时任卫生部长的薇勒坚持捍卫女性应该有选择权。这种主张导致她遭到极右派的威胁,她依旧不为所动。

西蒙.薇勒是捍卫女权的典型人物。这个性急、坚毅的女性主义者,足以成为女性政治人物的表率。她召集众多女知青在周末示威游行(抗议不啻是法国的全民运动),对某些人而言,这些活动帮助她们阐述自我,赋予她们某种风格,就好比沉迷于哥德风格的青少女。(推荐给你:身为女人,我们不需要向世界证明什么

名言:“我身为女性,要求人们重视我的不同,也不要强迫我遵循男性规范。”

西蒙.波娃们

她象征法国女人的爱情观点,体现了身为“伴侣”,又不致于成为配偶的附属品。西蒙.波娃是沙特的人生伴侣,她自身的成就也不容小觑。她是名作家,受到法国上下的爱戴。她也是女性主义者,但是她的父亲可能会说——是褒不是贬——“乖女儿,你有男人的脑袋。”尽管她是铁杆共产主义者,私下却浪漫的无可救药,必须时时警惕自己不要屈服于感情。她在描述伴侣晚年生活的《告别沙特》中,钜细靡遗的坦率剖析震惊读者。西蒙.波娃是性感战士的理想典范,她们喜欢取悦情人,看在外人眼里,更是一派潇洒自得。(同场加映:恋爱是一辈子的事!法国人的爱情观

名言:“她并不试图取悦谁,只是任性地耽溺于讨好别人所带来的快乐。”

西蒙.仙诺们

她是牺牲奉献的女性,就像小美人鱼一样,为了爱人,不惜付出双腿、甚至声音。对西蒙.仙诺而言,那个人就是尤.蒙顿,法国史上最伟大的演员之一。

两人是影坛的金童玉女,她是演员、作家,有着迷茫眼神与鲜红朱唇。他是义大利裔的花花公子,那抹笑容可以让人戒心全无。尽管仙诺在一九六○年以“金屋泪”夺下金像奖影后,同年,她的丈夫主演“我爱金龟婿”,全世界,包括她本人都知道他和玛丽莲.梦露正在堂而皇之谈婚外情。然而仙诺并未拂袖而去,她等了又等,粉饰太平,默默忍受痛苦。

她在多年后才打破沉默,当时蒙顿已经回到她身边,玛丽莲.梦露也已经香消玉殒。她对梦露的评语就是,“我只后悔自己从没告诉她,我不恨她。”法国所有无可救药的浪漫份子都羡慕她那种勇气,那份为爱殉道的情怀,而且她的故事有幸福快乐的结局:她和蒙顿并列葬在拉雪兹神父公墓。(推荐阅读:玛丽莲梦露的情妇史:“赤裸让我更自在”

名言:“快乐谈恋爱的祕诀不是盲目,而是知道何时该闭上眼睛。”

更多深入走访巴黎的秘密,都在《如何当个巴黎女人:爱情,风格与坏习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