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反课纲学生自杀,是整个台湾的哀伤,整个世代的悲鸣。反课纲何以造成年轻学子断然结束生命,以牺牲举动投下社会的震撼弹。让我们静下去听,这些人争取的并非己利,而是台湾共同历史。(推荐阅读:


反课纲学生30日晚间翻入立法院抗议,许多声援者支持反课纲诉求。(曾原信摄)

在发生反课纲林姓大学生自杀事情后,更是激怒抗议民众,30日晚间教育部前聚集上百名反微调课纲的民众,以年轻人为多,许多还是学生,不过也有年长约60、70岁的人到场,许多人就在街头讨论起自己的观点,记者随机街访几位声援者,有的是来悼念亡者,有的支持退回课纲,有的则认为未必要退回,但至少教育部长吴思华应该出来与民众沟通,当中的许多人都谈到历史应符合在地的主体性。

历史系学生:教育部不该干涉学生意志

现场历史系大学生表示,今天是在 PTT 上看到集会的相关讯息,是来吊唁往生的林同学的,他认为,教育部不该用官方、非官方的力量来强迫学生,压迫学生的生存空间,他提到,就连高职校长都去林姓学生的家中“摸头”,他认为,学生要做什么样的表示,应是学生的自由意志,教育部不该干涉,尤其课纲已经被法院认定为违法(指经台湾人权促进会提告,高等行政法院判决教育部败诉)。

这名历史系学生认为,中国史在高中历史教科书中占的单元已经非常够了,以高中生总共6册历史教科书,2册选修,另外的4册中,就有1册是完全在讲中国史。该名大学生也表示,对于林同学用结束生命表达诉求的行为感到遗憾。(同场加映:


反课纲学生在突围行动中受伤,身上都是铁勾刺伤的痕迹。(曾原信摄)

教育系学生:要讲究台湾主体性

另一名现正就读教育系的大学生表示,关于课纲中意识形态的操纵,虽然只是细微用字,可能在教学上没有太大差距,但细微用字就可以看到课纲编排的人在想什么,他说,“现在讲究台湾的主体性,虽然中华民国宪法明定台湾属于中华民国,但大家事实上都知道我们是台湾人,we born in Taiwan, We live in Taiwan, We are Taiwanese(我们出生于台湾、住在台湾、我们是台湾人),所以我们认为,就算要以中国史观为中心,还是要原始的呈现台湾史的面貌”。

这位教育系的学生还说,他对于课纲问题很有感,在与朋友交换意见的过程中,讨论到教育其实是一种建构的力量,他说“如果连建构力量都被政治操纵的话,就已经不知道要怎么评论这个国家了”。(同场加映:风传媒 - 卡片新闻 - 8张卡带你了解课纲微调到底在争什么

台科大退休教授:应沿用旧课纲

一位台湾科技大学退休林姓教师,晚间也到场声援学生,他认为应沿用旧的课纲,因旧课纲没有争议,此外,林认为,教育部应该是保护学生、帮助学生学习的,不是来压迫、灌输学生的,他认为,学生在现场的诉求合理,吴思华应下台。

林老师认为,历史的事情应该要符合这个地方的主体性,他举例,以台湾的历史来看,从荷兰人、西班牙人、葡萄牙人、郑成功、满清、日本、国民党政府来台,每个阶段都有每个阶段的主政者,微调后的新版的课纲就认为对岸才是正宗,以前来过台湾的人都是来殖民的,等于后面的人来抢前面人的历史,“但对岸是后来才出生的”,他说。

林老师也认同,吴思华凌晨应该要出面,不应该让众多年轻人这么晚还在街头,更认为吴没有担当、应当下台面对。

本文授权转载自风传媒,原文〉〉听听反课纲的声音:历史应符合在地主体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