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这片土地上,曾有一项法令,强制把白人和原住民生的混血小孩带走。这些小孩被安置到孤儿院或是寄养家庭,他们被称为“被偷走的一代”。如今这些孩子长大了,他们用歌声一步步寻根,找回家的记忆。(推荐阅读:

文:BaoBao(世界最棒工作入围内陆探险家、多媒体工作者)


图:澳洲原住民孩童学习音乐_copyright:BaoBao

五万年来,音乐,是澳洲原住民在文化上最重要的一项资产,在没有文字记载的背景下,歌曲便成了文化一代代传承的媒介,澳洲原住民的歌曲,大多与对土地的情感与认知有关,而歌曲,也是了解澳洲原住民文化最重要的途径之一。

在澳洲部落,我曾透过翻译人员,试着了解歌曲的意思,我还记得有一首歌曲,唱着从居住地开始,走几步路会看到一座山丘,翻过山丘会有一处水源,水源附近有袋鼠、野马、驴子等野生动物,有时候歌曲唱到一半会因为大家不确定而中断,然后大家会讨论那山丘过去是什么?是树林还是草地?直到有共识之后,大家又会一起唱起来。(推荐阅读:

歌曲,在某些时候,可以被形容成是现代的地图,但也因为这个因素,曾被当作是土地权状使用。


图:澳洲内陆一景_copyright:BaoBao

1960年代开始,澳洲原住民为了重新拥有被英国殖民的土地,发起了相当多法律上的土地权运动,在1970年代,澳洲政府开始设立专门机构处理原住民土地权案件,历史上第一件成功的案例发生在1975年,在法庭上,用来证明自己拥有土地权的方式之一,就是“唱歌”,唱出对土地的认知,证明这是不间断的文化传承;因此澳洲政府决定将 Wave Hill 地区部分土地所有权交还给 Gurindji 人民。澳洲白人歌手 Paul Kelly 和原住民歌手 Kev Carmody 更写了一首脍炙人口的歌曲“From little things big things grow”来纪念此事件。

影片:Paul Kelly、Kev Carmody - From Little Things Big Things Grow

在澳洲原住民历史上影响最深的,除了土地权之外,就是“被偷走的一代”(Stolen Generations)的政策了。

大约1909年开始,澳洲政府实施了一项法令,规定把白人和原住民生的混血小孩从父母亲身边带走,安置到孤儿院或是寄养家庭抚养,这些曾被迫带走的混血小孩,现在被称作是被偷走的一代(Stolen Generations),大部份的人从此没有再见到亲人,英文是他/她们唯一使用的语言,只有极少数人靠着文献记载重新找回亲人,重新学习部落文化及语言。

这项政策在实施超过半个世纪之后,在1970年代,因为一首歌曲的发布,将这项政策的真实面公诸于世,澳洲政府不仅受到舆论挞伐,更立即举行修法,而这首歌,是由歌手 Bob Randall 创作的“Brown Skin Baby”,描写他被偷走前后的写实记忆。另一位澳洲相当着名的歌手 Archie Roach 在1990年创作的歌曲“Took the children away”,描写了他被强迫从父母身边带走的记忆,以及最后找回部分亲人的故事,是对于被偷走的一代意义非常大,也是大家最熟知的歌曲。

歌词中这样说道:

“You took the children away

   The children away

   Breaking their mothers heart

   Tearing us all apart

   Took them away….”

如此伤神的场景,歌中提及了当时白人对着原住民说:“你们给不了,只有我们能教孩子们如何生活”最后,歌中的孩子们都回家了,回到他们的部落,落地生根。

影片:Archie Roach: " Took the children Away"


图: 世界音乐制作人提姆.柯尔(Tim Cole)长期在澳洲内陆及太平洋岛国参与音乐及影像专案_copyright:BaoBao

这三年来,我们和四位属于“Stolen Generations”的原住民歌手工作过,其中就包括上述的 Bob 和 Archie,还有 Shellie Morris 及 Russel Smith, 他/她们都是我相当尊敬的文化导师;还记得上次到 Bob 位于乌鲁鲁国家公园境内的部落拜访他时,他带着我到他的后院,乌鲁鲁就矗立在不远处,他说这里是他的归属,只有在这里他才能感受到家;在参与Archie的澳洲巡回演唱会时,每每听到他用歌声说故事,就好沈重,却又被激励着, Archie 曾说“音乐,是我的灵药”,他更希望用正面的力量感染人,让他的歌曲成为听者的灵药。(推荐阅读:


图:乌鲁鲁国家公园鸟瞰_copyright:BaoBao

原住民音乐发展至今,已有相当多元的面貌,每一个部落都会有至少一个雷鬼摇滚乐团,沙漠、海岛与沿海地区也都发展出截然不同的风格,现今相当活跃的乐团包括 East Journey、B2M、Tjintu Desert Band、Iwantji 等;而古调新唱及世界音乐(World Music)风格也是一种新的创作趋势,除了传统乐器,包括回力镖、迪吉里杜管等之外,还大胆的加入了各国乐器的元素, 着名歌手包括 Lorrpu(Stewart Gaykamangu)、Shellie Morris等;来自离岛 Elcho Island 的知名的盲人歌手 Geoffrey Gurrumul,则是以木吉他民谣风格受到大家喜爱。


图:《歌之版图》演出:Shellie Morris_copyright :Rhys Graham

澳洲原住民在历史上,曾经历过了相当多的考验与不平等的对待,但 Archie Roach 坚强的歌声,带来了爱,也抚平了伤痛;Bob Randall 的勇气告诉了人们,一首歌是可以改变法令的;而 Paul Kelly 和 Kev Carmody 的创作,更象征着白人和原住民之间,可以是朋友,可以有无限的可能。就像那晚,他们不过是在星空下,营火堆旁,即兴写了一首歌,却成了全澳洲朗朗上口的金句, From little things big things grow(从小事做起,大事自然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