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麦孩子的独立从小开始,他们知道如何争取自己想要的一切,并勇于说不,让自己经济自主是他们的快乐生活之道。

我得到人生第一份工作时才 9 岁,祖母告诉我,有家模特儿经纪公司在找女孩子去拍照。在我征得父母的同意后,由母亲带着我去见经纪公司的老板。结果,他要我替他们工作,而我对可以自己赚取零用钱这件事,感到非常兴奋,但是我的模特儿生涯并未持续太久。

到了13 岁(这是不必经过父母同意的法定最低工作年龄),我决定要找别的工作。奥胡斯医院(Århus Hospital)里的一家小店雇用我,所以我便推着堆满报纸的小推车,在病房间兜售报纸给病人。那时,我经常推着推车来回于病房的走廊上,一面喊着:“报纸,杂志!”那份工作很有意思,我真的很喜欢每周两次放学后去卖报纸,直到有一天,店长指控我偷走推车上的一本杂志,我马上辞职,并说如果她不信任我,我们就无法共事。我还记得,当我告诉母亲自己的反应时,她有多么骄傲。

给自己最好的礼物:设法变得独立

我几乎所有的朋友在晚上或周末都有兼职,丹麦13 岁到17 岁的年轻人,有将近70%除了上课之外也在打工,17 岁以上的打工比例更是超过80%。就算由于统计的方法有别,很难拿两个国家相互比较,丹麦的比例仍然说得上是相当高。爱尔兰、奥地利、芬兰和德国,有65%至70% 的大学生在学期当中从事有薪工作,比例不到一半的有西班牙(49%)、法国(47%)和葡萄牙(20%)。 丹麦女生做的兼职工作多半是当临时保姆、清洁打扫、烘焙店或报摊的售货员,男生则是送报或在超市整理空瓶—在丹麦,每个空瓶值一克朗,以鼓励民众回收不要乱丢。(延伸阅读:学会丹麦的六个幸福基因,台湾会更好

根据丹麦青年研究中心(Danish Centre for Youth Research)的一项调查,年轻人打工的主要动机,是为了能够自己负担各种活动的费用,这样他们从事活动就不必一直跟父母要钱,那还得获得父母的同意,因此可以享有更多的独立自主。这项调查也证实,出身富有家庭与一般家庭的年轻人同样可能去打工,这与父母赚多少钱无关,只是丹麦年轻人想要某种程度的自主。

这种喜欢自给自足的精神不限于年轻人,它深深烙印于丹麦精神中。我们有多看重独立自主?哥本哈根市内的自治区克里斯钦(Christiania),便是很好的例证。克里斯钦区原是军营所在地,1971 年自行宣布为“自由城”,最初它只是少数艺术家和自由思想者的实验,后来陆续有新居民加入,便成为哥本哈根永久的一个区。

克里斯钦自由城有自己的法规,居民不必缴税。根据其成立的宗旨:“克里斯钦区的目标,是创造一个自治的社会,每个成员都要为整体的福祉负责。”那是个充满生气的地方,吸引很多人前来一探究竟,但它也不断地引起争议,例如印度大麻在那里可以公开出售。2006 年,当地发生冲突,执政的右翼政府宣称,这种另类体制违法,更别说不公平了,因为其他的丹麦人每个都得缴所得税。

2011 年政府终于与克里斯钦区的居民达成协议,允许他们购买那片土地,并取得合法的居住权,这是丹麦人高度重视自主权的最佳例证。

我自己尚未做到为了追求独立而迁往克里斯钦区的程度。我15 岁时曾与最好的朋友,一起找到每周两晚打扫一家会计师事务所的工作。那份工作本身不是特别有趣,但是待遇很好,在我做的时候,会编一些在那间办公室上班的人的故事来自娱。有人整洁,有人杂乱,有人私藏甜食,有人会与同事分享。我从来不觉得这份工作难堪或低下,它跟别的工作没有两样,非常适合赚点零用钱,而自己赚钱是保持独立的关键。

18 岁时,我开始付家里的房租,我很乐于有所贡献,也觉得替母亲分担是天经地义的,因为自从她与父亲离婚后便成了单亲妈妈。那年夏天考完期末考后,我移居巴黎。丹麦年轻人在18 岁时离家寻求独立很常见,根据欧盟统计局的一份报告,418 岁至24 岁离家生活的人口比例,丹麦保有全球最高纪录。这个年龄群组的人,在丹麦仅有34% 仍与父母同住,在法国是62%、英国70%,西班牙和义大利则超过80%。在25 岁至34 岁的年龄群组,丹麦人已有98%离开父母单飞。

不过,由此也引发了一个重要课题:我们应该如何善用这种自由?应该如何对待它?能够选择自己想要的人生、为自己的命运负全责,当然很好,但它也可能令人却步。这是否能够略为解释,北欧国家有相对较高的自杀率?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WHO)统计,每10 万人的自杀率,芬兰是29 人、瑞典18.7 人、丹麦17.5 人。每10 万人口男性自杀率最高的国家是立陶宛(61.3 人)、俄罗斯(53.9 人)、韩国(39.9 人)和日本(36.2人)。相较之下,法国是24.3 人、英国10.9 人。自杀率最低的国家是科威特(1.9 人)和伊朗(0.3 人),5 但那些国家的生活可谓相当艰苦,自由也很有限。(同场加映:心理师聊“自杀”:他们渴望被理解痛苦,而非否认痛苦存在

美国存在着类似的现象。经济学家以州为单位,抽样调查了230 万美国人,询问他们对自己的生活是否满意。然后,他们拿调查结果来对照同一州的自杀率,最后得出:犹他州是全美国最快乐的州,自杀率排名第9;夏威夷州的快乐度排名第2,自杀率排名第5。6 这会不会是因为当人们生活在满足、正面的环境里,也公开受到鼓励,要找到人生最理想的道路,所以一旦活得不顺遂就会怪罪自己,而不是推给环境不好?这个问题没有简单答案,它是一种非常复杂的现象,深植于一大堆关乎个人与集体的敏感议题中。然而,请思考这类议题,别装作没看见,这是很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