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业上的成功不是人生的唯一目标,如何平衡工作和生活才是所有人都拼命追求的!台湾人的“hygge” 态度呢?

时为2010 年,丹麦前首相拉尔斯・勒克・拉斯穆森(Lars Løkke Rasmussen)身陷媒体风暴中。他因为个人因素,取消了与80 位国际外交官的会议。谣言开始传得满天飞,有人说,他是待在家里照顾扭伤脚踝的女儿。情况愈演愈烈,逼得拉斯穆森不得不召开记者会。

他否认有关女儿的传言,却明白表示,他固然极为认真看待总理的职务,但那只是一时的角色,他当父亲却会当一辈子。不久后,他带着家人在学期结束前去度假,好好地陪陪他们。

拉斯穆森的事件到最后,对他与选民的关系产生了正面影响,由此可见,丹麦人有多重视工作与生活的平衡。他们乐于见到治理国家的领导人,是一个有原则、把家庭摆在第一位的人。他们觉得,拉斯穆森说话很诚实,而且他的价值观反映出大家的价值观。(同场加映:他们二十几岁在做什么?偷看世界九大领导人的年轻岁月

自由时间愈多,人民愈快乐

根据 OECD 最新调查,1 丹麦做到了各国最佳的工作与生活平衡。丹麦人每天平均有69%的时间花在个人活动上,相当于略多于16 个小时,而 OECD 的平均值是15 个小时。法国排名第12、英国第23、美国第29,土耳其、墨西哥及韩国殿后。丹麦员工上班超过正常工时的人仅占 2%,而 OECD 的平均值是9%。

丹麦的社会及就业制度,也以促进工作与生活平衡为宗旨。如同其他许多欧洲国家,丹麦的上班族每年享有五周的有薪假。小孩子若是生病了,父母还可以有更多时间不上班—他们可以在家陪孩子一天,不算请假。

工作与休闲生活的平衡,也反映在丹麦的弹性工时上。有25%的丹麦人对依照自身的生活型态来安排工作感觉比较自在,认为这样才能拥有平衡的生活。在丹麦的就业人口中,更有不少比例(17%),在家里完成部分工作,以方便照顾家人。丹麦企业对此抱持着非常进步的态度,做父母的若是在下午4 点下班去托儿所接小孩,没有人会说什么。

我最亲近的女性丹麦友人,有小孩的都会这样做,以便在孩子童年最关键的岁月能够陪伴在身旁。她们和公司谈好弹性上班的时间,提早下班,回家照顾幼儿。我有个朋友最近刚离婚,她甚至在接完孩子后把他们带到办公室,以便能够“平静地”把工作做完(但我也不确定,有4 岁大的女儿和2 岁大的儿子在办公室,能有多平静?)父亲们当然也不会置身事外,也是经常提早下班去接下午5 点放学的孩子。

看到这里,你可能会想到这点:嗯,这一切都很理想,但那些担任要职而走不开的人呢?由丹麦各阶层主管组成的非政治团体“领导人协会”(Lederne),曾对10 万名会员中的1585 位做过工作与生活平衡的调查。结果不出所料,个人所负的责任轻重,会影响这方面的平衡。

有60%的高阶主管承认,他们有时必须在晚上和周末在家里加班。但是,有75%的人仍然认为,如何安排工作日程掌握在自己手中;有80%的人表示,可以随意安排在白天的时间去看医生;有50%的人指出,甚至可以在上班时间处理个人私事。

总计,有85%的调查参与者表示,他们对工作环境感到满意或非常满意;有三分之二的人表示,他们对自己的工作与生活平衡的情形感到满意;只有10%的人表示非常不满意。在那三分之一对自己的工作与生活平衡表示不满意的人当中,有超过半数表示正在考虑换工作,以取得工作与生活更理想的折中。

虽然丹麦在这些方面显得比其他许多国家来得进步,但有些家庭明显面临着单亲的压力,因此无法兼顾生活各个面向的平衡。不过,领导人协会的调查证实,丹麦人十分清楚工作与生活平衡的重要性,也认为如果目前的情况不适合自己,可以自由加以改变。(延伸阅读:走钢索的人,走在工作与生活的微妙平衡 Olive Lee

那么,有那么多的闲暇时间,丹麦人都在做什么呢?

丹麦的交通颠峰时间,是下午的4 点到5 点。大家陆续下班,有的去接小孩,有的去做自己喜欢的事。家庭与休闲时间,一般对丹麦人非常重要。吃晚饭的时间大约是 6 点,全家人一起吃;相较之下,有些文化是孩子先吃、父母后吃,也有是家人各吃各的。

我最喜欢的其中一个丹麦单字是“hygge”,意思是“共享温馨时光”。这有点难解释,因为在其他语文中找不到真正对等的字词。基本上,它形容的是某种温暖、亲密的感觉,丹麦人在许多情况下会用到这个字,而且一定是非常正面的意思。

共享温馨时光,当然也与家人朋友间的聚会场合密不可分。比方说,在烛光满溢温煦、友好的氛围中,大家一起享用晚餐或是喝几杯啤酒。每年的12 月,是丹麦最“温馨”的月分,有数百万的蜡烛照亮了每个角落,人们齐聚首,喝点加糖、加香料的热酒,听着耶诞颂歌。那真是令人陶醉,温馨时光几乎少不了蜡烛。

“hygge”这个丹麦单字,对我们的文化重要到甚至有人专门研究这种现象,他就是南丹麦大学(University of Southern Denmark)社会人类学家耶普・卓伊・林奈(Jeppe Trolle Linnet)。林奈教授解释说,“hygge”是丹麦人的共有感受,是我们团结精神的象征。他也指出,共享温馨时光的场景或因社交场合而有不同,但是不论怎么安排,通常一定离不开吃喝。

林奈教授也观察到可能会令非丹麦人吃惊的一点:如果布置或气氛太过奢华,大多数的丹麦人难以体会到温馨感。 这符合前文提过的丹麦价值观,即对豪奢与卖弄会抱持一定程度的谦逊及保留态度。简单地说,温馨感必须单纯,而且人人都能感受得到。也就是说,如果你想制造一些丹麦式的温馨气氛,别费心准备香槟或鱼子酱。

闻名于世的北欧设计中,也带有一分温馨感。诸如经典大师安恩・雅各布森(Arne Jacobsen)和维纳尔・潘顿(Verner Panton)等丹麦建筑师和设计师,对此均有所贡献。北欧式房屋的内部,通常舒适、美观、易于亲近,但不讲究豪华。那是一种简约之美,以天然材质、简洁线条和实用设计为特色,让人觉得自在、舒适。

当然,不是人人都住得起名家设计的房子—虽然瑞典品牌宜家(Ikea),已经让一般人也买得起设计师家具—美观、实用,并且兼顾友善、有朝气的室内设计概念,对温馨感还是很重要。(推荐阅读:边玩边工作!荷兰 Google 办公室的快乐基因

在我小的时候,每到晚上,母亲就会点燃壁炉炉火和屋内四处的蜡烛。晚饭后,是全家人的温馨时刻,我们会在一起看电影或下棋。我拥有充满爱与温馨时刻的童年,实在是非常幸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