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历过各式各样的感情关系,何式凝认为感情应要是自由,不被道德束缚,一夫一妻制真的那么值得遵从吗?

眼神慧黠、谈吐温文的女子,何式凝,是学者也是作家,写了一本书《何式性望爱》,让56岁的她同时被贴上“荡妇”的标签。不过,世俗目光如箭却伤不了她,自顾前行,勇敢探索男女关系中的各种可能。

关于爱情

我想尝试写关于自己的故事,觉得我的故事应该能安慰某些人。我也在电台担任主持人,常常碰到听众有感情上的问题,自己在感情路上跌撞得比较惨烈,经验也多,很多事情不符合社会的期望,我都还是做了。以我的经历鼓励他人勇敢一点,承认自己的关系、承认自己的爱是我的希望。

我在追求爱情过程受到不少指责,和男同志交往20年,和有妇之夫交往。传统认为,性只能在婚姻当中发生,那我们这些单身的人该如何是好?同性恋或是变性人又该如何是好?每个人都有争取自己幸福的权利,在过去一夫一妻的模式中是无法学到的,这个社会应该容许这些非传统人士一点点生存的空间。


何式凝道尽一个女人对情感、信仰、性与爱的领悟,研究情欲和性别议题的何式凝,历经与他人不同关系模式的多段变奏后,质疑婚姻,提倡多元关系。

以及我认为的多元性关系,不是说一个人该有好几个伴侣,而是在人生途上,只认定一个人是唯一是以一个不切实际的起点去爱人,这并不能说是道德瑕疵,而是另外一种道德观念,应该要被允许。(推荐阅读:回到爱的最初:一生只爱一个人,不一定就幸福

我的男友是同志

我和辉在同个义工组织里认识之后相恋,当时有许多女生喜欢他,我以为我的情敌是女孩子,后来才知道对手是男生。

但我不愿意放弃,觉得跟他很合得来,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这段关系让我体悟爱其实有很多种形式,不会因为他是同性恋就不爱他。所以,我天真地认为,即使他有男友了,我还是能找出一个方法跟他相处,还可以是一对。

他向我坦承同志身份后,我们仍住在一块,我们可以牵手,但从不超过一分钟,性爱?根本不可能。我所有朋友和家人都劝阻,说这比分手更难过,但因为我这么尽力去维持这段关系,才没有遗憾,假如我没有努力坚持这段感情,就可能不会有今天的我。

不过渐渐我们还是出现问题,彼此都发现这段感情失衡,例如他觉得整个社会就站在我这边,因为我是站在社会的高点,我又付出这么多,导致他不管做什么都不对。但对我来说,他如果这样认为,那他是不是也该努力对我好一点,又或者尝试多理解我的难处呢?

最后一根稻草

分手那天,我到现在都记得很清楚。那天是辉母亲的寿宴,我跟他家人亲戚都很熟,毕竟我演了20年的“媳妇”。但那次寿宴他带了男友,准备正式向家人出柜。我还正思前想后该如何三人一起出席,辉却在电话另一头说他和男友先到,让我自己去寿宴,听到这我心已凉了一半。

到了现场,辉和他的外籍男友已经入座。上了几道菜,我渐渐发现,其实他母亲早就知道,大家心中早就有数,我无所谓,但是当下他们一点都不照顾我的感受,他们以伴侣的角色出现,他母亲跟辉的男友语言不通,还是拼命帮他挟菜,看着,我觉得自己根本像个外人。傻傻以为我是正宫、家嫂,然而他早就把我的位置给了别人。

原来这么多年来我像个傻子,以为自己演了一场天衣无缝的戏,台下却看得清清楚楚。当下我告诉自己一定要记着这个痛苦,要结束这一切,他对我的残忍态度不是第一次了,但这次我看得最清楚。(推荐你看:当新娘遇上“前女友桌”!我们共同丰沛了他的生命与灵魂

后来想想这一遭也非白费,这段经历让我面对社会黑暗时,可以坚强挺过去,爱他就像爱一个国家、一个社会,尽管你会灰心觉得多做也没用,但我觉得这并不是在浪费自己的爱。虽然没有结果,没有得到你所向往的人,我也不会将这份爱看作一无是处,因为当时我们真心对待彼此,改变了对方人生。

我与 Louis

之后,我遇见现任男友 Louis,交往10年,没有他确切的地址、电话号码,只有 Email 信箱。我知道他住东京、妻儿在美国,我们彼此自由生活,在彼此陪伴走过各自事业与健康低潮,情感相互依赖,性爱也很美好。

也许他太太不太能确定我跟 Louis 之间的关系,因为我不知道他怎么跟她介绍我,不过作为一个男人的老婆,其实她什么都知道,但选择做出什么样的回应,又是另外一回事了。我与 Louis 的关系的确受到很多人的批评,说我怎么能和一个已婚的男子保持这样的关系?但我不是唯一做这种事的人,只是很多人都没有坦承罢了。我会解释,我跟他的关系并不会影响甚至破坏他的家庭,我只是一个女朋友。

结了婚的人有资格交男女朋友,去他想去的地方,追随自己心的方向,这是对自己的诚实。好朋友会对我说:“我以为第三者都是狐狸精,但是认识你之后觉得你人挺好的。”也有人告诉我,我应该找更好的人。我知道这是委婉的批判,不过也无妨。不认识我的人就会说我的作法就是破坏别人的家庭,可是实际上他的家庭还是很好,我的存在也没有影响到他的家庭。其实后来我收到很多人来信,发现很多人跟我置身在一样的状况。

其实,我只希望追求纯粹、单纯的感情,我不求钱财或是名分,只要一份爱情,一种亲密的感觉,或是一种连结,其他都不重要。许多人将陪伴看作是感情的重要因素,但是我不会将其视作理所当然,因为这不是对方的责任。在感情中有些事要自己解决,对方给的只是一段感情上的支持,也许不足,但对我来说已经很宝贵。(和你分享:一辈子都亲密不了的恋人关系

别人常问我,事情过去这么久,为什么还记着,甚至写成书,谁是谁非何必再去计较?但我没对别人讲过,别人也没听过,应该让我好好说一次心里的感受,说不定有人愿意听我的故事。事实证明很多人心有戚戚焉,听我的故事格外亲切,他们也是受压抑,觉得声音没有被听到的一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