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欲的旅行来到第四周,我们去经历独旅与双生的旅程。在一个人的时候缅怀过去,在路上一面捡拾风景,一面把思念寄给远方。旅行即将走到尾声,你准备好告别了吗?(推荐阅读:

旅行第22天:我们为此双生

独旅总是飘移的,在点与点之间,连着孤独的线。
许多旅程,只是在实践思想的反面。
 
有时候,我们无法与其他的线交错,只能平行。
走停、眺望,决定下个目的地,不太和新的人交集,直直往回忆走去。
  
从孤独中感到温暖,从伤害里得到痊愈,用苦痛来赎罪,用爱来恨,在平面的世界里,看似向量的直线,却背负着另外一个人的记忆,两条线的重叠,记忆不再是记忆,而是确实造成影响的痕迹。
  
“所有经过的人,成就了你,然而,所有的情绪都源自于自己,学着拥抱自己,然后,活下去。”

不要试图找到解答,找一个不会后悔的路线前进。
独旅不只是独旅,有时我们为此双生。

旅行第23天:原谅拥抱这么短暂

我们都是矛盾的,成为讨厌的人,却又拥抱受伤的自己,当以为手上掌握生命的主导权,却又无助的感伤,只能不断退让、放弃部份的自己,让规则更简单,交换,不需要冒险的生活。
 
然后,从过去对自己的期望,渐渐地对自己失望。
总有太多的理由,说服委曲求全的自己。
  
“快乐,常常不需要理由;但我们总为不快乐,找了很多理由。”很多事情,我们总以为这是对的,为了成就快乐,就得放弃快乐。
  
“是不是当我们得到对方,就准备失去彼此。”
  
当一个人将自己放逐太久,就会习惯坚强,对于豢养迟疑,对于部分生活仪式感到执着,“若要习惯失去一个人,何不习惯自己一个人”。
  
而你,又何必这么勉强自己。
学着宽容,原谅拥抱这么短暂,原谅思念这么强烈,原谅与生俱来的孤独,原谅沉默的梦想,并没有越走越长。
  
城市的人们擦肩而过,城墙耸立,却为生活流浪,当我们交会的刹那,矛盾的相望,总是抵挡不了,太多的期望和失望,面无表情的我们,是最成熟的伪装。
  
世界那么大,步伐很短,时间很长。
亲爱的,我们从来不拥有对方,只有记忆交织,即使日夜纠缠,你也无须逃离。
  
因为,那是唯一能让你带走,最温柔的执着和好强。 
  
打开车窗细微的缝隙,流泻新鲜的气息。
“我不知道我有多爱你,但曾经确实爱过。”
  
我怎能解释。
那是生命,没走过就无法得到的意义。

旅行第24天:像过去一样快乐

有时候,天很蓝、晨光很湛,但我们并不知道未来能不能像过去一样快乐。

小时候说要去的太空,现在去不了了;小时候常听的“要爱惜彼此”,当身分多了,人们就远了。

直到,深夜谈心,转瞬间被疲倦代替;直到,我们放弃被伤害的权利,开始筑起茧,当作蛹,偶尔想起一些美丽的梦想,假想着,终有羽化的一天。

其实,每个阶段,都有每个阶段的快乐。
让过去的快乐留下,教导未来的我们如何去爱。

永夜,只是时间比较长的黑夜,所有寂寞,是因为夜太黑,你并不孤单。无数仍被萤火焚亮的窗光,都是一段可歌可泣的青春。

过去有多快乐,未来也能。

旅行第25天:如果有人愿意一直载着你

这是一种特别关系的交通工具。它只能承载两个人,一人领航,一人被载。
如果有一个人愿意一直载着你,请务必珍惜。

旅行第26天:不要忘记最初的模样

与未来的自己错身。
被过去的自己打脸。

我们成为一心想成为的样子了吗?
还是为了理想的模样,沿途上抛弃了很多东西。
妥协再妥协,藉此交换未来。

那些会再回来吗?

等开始选择先保护自己,等开始害怕被别人知道自己真实的模样,等开始将想法,像分灵体一样,分装在旅途上。
等眼泪、等告解......。

思念很远很远的自己,等很久很久的旧人,开箱。
然后,掸一掸灰尘,说声,“原来以前是这样子呢。”

你看看,都忘记了。

因为,为了要飞,所以把翅膀拔掉。
为了筑起大楼,而舍弃所有森林。

所有结果都没错,保护自己没错,付出没错,受伤没错,放任自己变成这样没错,不后悔没错。

我们只是在许多不知情的时候,做了选择。
例如,我们先选择忿恨,再学习原谅。

时间很利,转身时,一不小心就会被割得血流不止。只是很容易在同学会,忘记怎么自我介绍,怎么解释现在的模样。

怎么会变得比较爱自己。

 “不要忘记最初你最想成为的模样,包括不要成为你最讨厌的。”

旅行第27天:疤痕,让我想起你

你用吻刺伤了我
管不了脉搏的跳动

直到血流足了十年的份量
存放,让我每次想起你

不至于身亡

你用体温烫伤了我
管不了种植的结果

直到挛缩成十年的疤痕
肿胀,让我每次想起你

不至于摔伤

你说,麻痹之后就不痛了
久了就痊愈了

十年之后
麻痹是对的,但

痊愈是错的

这一题
答对了还是会受伤

旅行第28天:天使有时微笑也很悲伤

你是否也很怀疑
黑夜降临后就失去天光

就像是夏日的花苞
来不及绽放就先看到冬季的荒凉

像是每天回家路上
灯坏了还是会感到很慌张

你是否也很怀疑
忙碌的生活往往追不上沮丧

像是放弃了一切去堆砌城墙
心却老是在流浪

就像看到希望在远方
受尽了伤却仍在崎岖的路上

亲爱的,就算是天使
有时微笑也很悲伤

我们所失去的一切
只是为了让我们再夺回来

像是新生时
我们并不带着恨降临那样


(旅途上的风景,在七月专题:小姐去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