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多父亲可能在孩子的成长经验中缺席,不过却以另一种倔强的方式爱着孩子。听作者吾融聊与爸爸的相处!

在成长的历程里,母亲总是扮演着相对于父亲重要的角色,从生孕到哺育,好像父亲的功能性只在于“性”功能,提供完精子后就变的可有可无了,而母亲呢?不管是心理学还是生物学,都一再的佐证母亲对初生儿的重要性,如果没有母亲我们可能会延误或甚至停止生长,但父亲就真的这样一无是处吗?

多亏了演化,人类好像特别加强了男性对家庭的演化特性,开始会跟着一起养儿育女,根据研究,如果在失去或缺少父亲陪伴下长大的小孩,自我评价较低,进而影响到适应社会的能力。每个父亲都有属于他的管教方式,有的位高权重无法撼动,有的和蔼可亲没有距离,或许该给父亲更多一些平反。

尤其是父亲对女儿,好像真如同上辈子的情人一般,保护着、疼爱着,就怕她摔了跌了痛了,跟守护神一样,永远照顾着妳。他可能不太会问妳的感情状况,不是他不想知道,而是他只希望妳幸福,如果妳被欺负,他一定最先跳出来,站在妳面前挥出第一拳;他也不一定会很常问妳工作状况,不是他不关心,是因为今天妳不管是总统还是流浪汉,只要妳受委屈,他一定会给妳一个最温暖有力的拥抱,告诉妳:“别怕,有爸在。”(同场加映:【父亲特辑】人生最重要的四张门票

那对儿子呢?或许可以从个体心理学家阿德勒说过的话中窥之一二,“阿德勒将性格(character)定义为:一个人尝试去适应他所居住的环境,因而显现出来的特殊作风。性格特点是一个人的整体人格(personality)在获取认同及意义时,所使用的工具和计策,其在人格中的存在就等于是生活“技巧”。性格特点并非遗传,他们好比是一种生存模式,使人能够不经过有意识的思考而过活,而在任何情况下表现其人格。”(推荐阅读:阿德勒心理学带给我们人生的六个小革命

也就是说,在父权社会中长大的我们,父亲对于我们人格特质的影响举足轻重,从小我们看着父亲的处世态度,听着母亲的耳提面命,学着如何待人接物,然后到生命中的某一天学以致用,接着就会听到别人说:“你们俩父子真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或者,“还好女儿像我,真没偷生!”

“你这好小子!你老子我住了一个月的院,你就送我进来的那天,还有接我出来的这天来看我一次,你可真能啊,就让我远端看你,他妈的,有一套啊你这家伙!” 一年前,父亲不幸遭逢火吻,这是父亲出院时说的第一句话,我永远记得当天的画面 “怎么回事?怎么会搞成这样!?”已被吓傻的员工再被如张飞喝断桥头的声音震慑,噤若寒蝉。

“全部都先出去!唉呀,妈的,烧到抽油烟机就完蛋了!”父亲似乎也慌了手脚的有些无法冷静。 “爸,你别紧张,别乱动作,我去拿灭火器马上回来!” 我用百米冲刺的速度跑上二楼将灭火器拿下来,也不知道哪里生出来的力量,没用剪刀就把束带扯断,拔插销,对准火源,“噗嗤”,听着也挺讽刺的,好像在取笑平时一扭开关就来火,一转龙头就来水的我们,其实十分的弱小无能。 “好了,没事了,张姐妳跟美玉两个人把这里清一下,咦?锅子怎么会在水槽里?”这念头一闪过,接下来我脑中只浮现两个字“完了” 我快步走到前厨作业区,边走边希望在这段路看到我想要看到的身影,短短10公尺,我左顾右盼了应该有10次,就是不愿意相信已经将头及半个身子埋在水柱下的,就是我左顾右盼想要看到的父亲的背影。

“我带你去医院” 好像给自己注入镇静剂一样,这句话说的平实、沉稳,试图平抚忐忑不安的心,看着一颗一颗大小不均如汤圆般的水泡在脸上,在手臂上,在腿上,我找不到任何安慰的词句来安慰自己或我的父亲,连一句“你好勇敢”到了嘴边都不知道怎么说,只能挤出一句:“快到了,再忍一下”。

突然觉得整个城市的声音都被抽离,只留下一句“好痛”,我一路试图用喇叭声盖掉那唯一的微弱,但却像绵里针,细细的孔却穿了最粗的线一针一针一针在脑中织 听完这句话的我,又重新回顾了当天的触目惊心,看到父亲的谈笑自若,还是一股热泪涌上,我撇过头,我笑笑的说:“没什么事了嘛你,那还装的一副很疼的样子”,妈马上补了一句:“真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明明两个人都互相心疼,就是嘴上不饶人!”

当然,我知道他说这些不饶人的话背后,其实是在用揶揄来表达他开始对我的放心。

从小到大,他总是最不相信却又最信任我的人。 不相信我长大的这么快,记忆里明明还能背着我游泳,还在教我骑脚踏车、打篮球,现在却已经走的比他快的多,骑车如果不停下来或刻意放慢,一下就在他很前头。但不管是背着我的时候还是教我的时候,或是此时在我的身后的时候,都一直鼓励着我,激励着我,支持着我,放任我去追寻我的梦想,但一定会站在对立面,让我不断的修正,不停的思考,而不会过度的膨胀,信任着我一定可以完成!我保证他绝对不知道在古希腊有一个叫做比马龙的雕刻家,他更不可能会知道有一群心理学家用了比马龙的名字,命名了一种期望效应叫做“比马龙效应”,但他就是这样身体力行的做了30年,而且还持续做着。(推荐阅读:家人摄影集:24 岁这年,我才开始逐渐了解我爸爸

说回“放心”,似乎好像真的是所有父母都想做但很难做到的事情,更是所有做子女的一直想做但却更难做到的事情,因为父母亲对我们的爱太多太多太多太多太多了。尤其做父亲的,他或许不会在我们小的时候,每餐喂我们吃饭,但他一定会努力保证我们每餐有饭吃;他可能不会每天哄我们睡觉,但他一定会想办法带我们玩,等我们玩累了母亲才好带我们睡觉。

越长大才知道,原来要让他们“放心”是不可能的,他们或许会“放线”让我们像风筝一样翱翔天际,但不管飞的多高多远,他们始终会在另一端握着线头,不会“放手”,他们渴望看到我们成功的喜悦,渴望看到我们飞翔的笑脸,但他们更渴望我们回头多看他们几眼。原来父亲的“放心”都只是放在嘴上,自始至终都一直把我们“放心上”,从来没移动过。(同场加映:你学着长大,爸妈学着放手

每个人的父亲都有这不同的教养方式,但爱一定都是一样的,不管到几岁,也不管父亲在不在我们身边,父亲的勇敢都会一直陪伴着我们,永远永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