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关系有许多难解的课题,而婆媳问题便是其中一个。在看似开放的法国,还会有婆媳问题吗?作家RenRen告诉我们,答案是肯定的!该怎么和另一半的家人相处,需要智慧去经营,也需要同理心互相体谅。一起来看法国婆媳小剧场和实用法文教学!(延伸阅读:当他的母亲变成你的母亲:婆媳之间不该是战争

记得小时候对西方文化认识未深时,常听说因为国外很开放,所以父母亲都不强迫小孩叫他们“爸爸”或“妈妈”,而是直呼他们的名字。长大之后因为工作及交友圈的关系,结识一些不同国家的外国朋友,我发现他们根本不会直呼父母的名讳,或许我认识的朋友比较传统吧?

在达令的家里也是一样的,他跟小姑都是叫公婆papa(趴ㄆㄚˇ)跟 maman(妈猛),但比较不一样的是我这个媳妇就不需要跟着他们叫,我都直接叫我公婆的名字;法国跟很多西方国家一样,不习惯叫妳先生或你太太的父母“爸爸妈妈”,跟很多法国配偶相同,一开始我都用敬语(vouvoyer)跟公公婆婆这样的长辈说话,但是时间一久比较熟了之后就一直是用比较随意(tutoyer)的口语了。

即使国籍不同,公公婆婆却也像一般的长辈般,希望我融入他们家或是法国的文化。例如公公就很喜欢教我唱法文老歌和一些奇奇怪怪的法语表达方式(例如: 丢一只眼睛, 就是随意看看的意思),而婆婆则是想要把她会的家常菜都传给我。虽然我很喜欢学习,但是跟大部分的媳妇一样,我对“婆婆”也是有点畏惧,生怕一不小心就黑掉!

记得五年前,公婆首度来台湾参加我们的婚礼并趁机旅游,因为滞台时间很长,所以她会托我帮她洗衣服,当时的我因为家里只有两个人脏衣服少,所以习惯把所有颜色的衣服一股脑丢到洗衣机洗,想当然尔公婆的衣服也如法炮制。没想到就发生了大悲剧,我把婆婆在花莲买的黄色纪念T恤染红了!婆婆那时应该是很生气,但我们不太熟她又不能骂我,但是这件事她记了五年!

之后他们陆续来台湾,期间还发生过我的猫跑去婆婆的行李箱里尿尿、 我忘记婆婆吃东西的习惯帮她选了地雷食物等等的窘事。其实我心理也不好受, 因为要让婆婆开心真的是个挑战呀! (延伸阅读:婆媳关系心理学:会牵手,也要懂得放手


婆婆教我做的一些法式家常菜

婆婆退休前当了老师好几十年,所以老师那种命令的习惯不知不觉融入了她的个性(这可以称为职业伤害吗?)。最后一次公公婆婆住在我家是在三年前,那个时候她从法国带来了一本手抄食谱准备要好好培训我,但可能是因为我们两个人的个性都很强硬,又加上厨房容不下两个女人,所以发生了不愉快,从那次之后他们只要来台湾都是住旅馆,婆婆也只会送我食谱跟食材而不会再强迫我一起进厨房了。其实从那时起我心里很过意不去,婆婆年纪那么大了千里迢迢来看儿子还被我幼稚的臭脸对待,也有好好反省告诫自己一定要更有修养。


与法籍人士结婚后皆会取得的Livret de famille, 类似户口名簿的东西

今年年初公婆又再度来台(他们真的很爱台湾喔!)这次我们租车到别的县市观光。因为我没胆开车,达令回法国时又忘了换国际驾照,所以这次开车的重责大任就落到公公身上

我带着他们两老到租车中心签约,由于公婆有一大堆合约以外的汽车专业问题让我翻译得很辛苦,尤其我法文不怎么灵光且又是个汽车白痴,面对排山倒海而来的问题,我已经忘记曾经答应自己对公公婆婆必须有礼貌有耐心,然后我就又爆炸了⋯⋯我在租车中心大叫 Calmez-vous (你们冷静一下啦!),我的意思是请他们不要一下子塞一大堆问题,结果公公婆婆异口同声对我说:“需要冷静的是妳吧?”。幸好这次公婆又原谅我的爆气,还相约明年再见,希望到那时又老了一岁的我脾气能好一点!

最后教各位我们家习惯称呼长辈的口语用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