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验和服的活动,引发多人不满,认为这样的举动不但非能让大家了解日本文化,更有文化挪用、复制西方刻板印象的疑虑。

让民众体验和服的活动,成了波士顿美术馆的大麻烦。

周三和服日 体验画作背景

《波士顿环球报》、BBC 综合报导,波士顿美术馆(Boston Museum of Fine Arts)被质疑有“种族歧视”的活动出现,原因是馆方想让民众更了解画作《日本女人》(La Japonaise)的创作背景,邀请大家参加“周三和服日”的活动,民众可以在印象派大师莫内《日本女人》画作前换上馆方准备好的和服,并拍照留念。

然而,这项活动开跑不久,就遭到活动人士抗议,他们认为这样的活动无疑是把西方霸权想像的刻板印象展演出来。

亚洲人=功夫、神龙、妓女

29岁的克莉丝汀娜・王(Christina Wang),她谈到身在美国的亚裔人“从过去到现在常被忽略或是轻视,例如完全不会现身在媒体中,要不然就是只能跟功夫、东方神秘的龙女、妓女等等印象画上等号”,“这次美术馆邀请大众来试穿和服,也与过去这些刻板印象历史一样。”

王小姐拿着标语站在美术馆内,上面写着:“就在今天!穿上这件和服体验什么是殖民帝国者的种族歧视!”另一位抗议者达斯(Aparna "Pampi" Das),也谈到美术馆这样的活动让人觉得回到过去“欧洲人把非洲人装进笼子叫人来看”的时代。(延伸阅读:《掏空我的爱》:当东方把西方掏空,欲望与被欲望的反作用力

目前,波士顿美术馆发出声明停止了和服试穿的活动,但民众仍可以在现场触摸、欣赏和服。

小补充:小心,你可能“文化挪用”了!

听起来很难的“文化挪用”是什么?过去已有学者指出,挪用(appropriation)原指“直接复制、抄袭、采用他人的图像作品,改变其原创性与真确性”,文化挪用的意思大略可以解释为霸权者用特定元素来看待受压迫一方的文化,举例来说美国人把美洲原住民的“羽毛头饰”(war bonnet)戴在头上,就是典型的文化挪用。


Photo credit: wikicpmmons

探讨流行文化网站 interrupt 也谈到,不少服饰设计往往灵感借自其他文化,一般大众在穿上这些带有其他国家文化意义的服饰时,很可能一不小心就可能会冒犯到其他国家的民族,如果你担心自己哪天穿和服、包头巾或是戴上墨西哥帽时冒犯到他人,可以先自问“这样服饰背景的国家/文化和我有关系吗?”,“为什么我想穿这样的服饰?”

如果你和服饰的背景一点关联也没有,仅出于“我就是想好看/性感”来穿的话很可能会冒犯到其他文化的民众。但是,如果你使用服饰的原因,是基于想教育大众、传达你曾体验过的文化时,那么就比较不伤人。

民众:不太清楚在吵什么

由于,抗议人士就站在离画作和试穿和服地点不远处,参加活动的民众凯特琳(Katelin Hardy)接受《波士顿环球报》访问时表示,她和这些抗议活动的人长谈后,决定不去穿和服了,但她还是不清楚为什么这些人要抗议“周三和服日”。

组织这次抗议活动的阿米斯(Ames Siyuan)受访,她表示许多人都不断强调他们不是种族歧视者,但她想讨论的不是这件事情,她想让大众知道,为什么这样的活动会有“文化挪用”的负面效用。(同场加映:结婚就能满足社会期待?多元成家的东方困惑

该讨论西方人怎么看东方

“我们应该和大众谈谈,什么是西方霸权看东方文化时代带有的‘东方主义’(Orientalism),以及为什么这样的意识形态是错误的。”,“他们(指馆方)像是要让东方主义更加不朽一样,他们没有给予任何的背景资讯,在缺乏文化脉络的情况下邀请民众来试穿和服,这就像是他们在说‘嘿,来穿穿看吧!’,这不应该是教育大众的方法。”


Photo credit: Boston Museum of Fine Arts  

莫内反讽艺术圈之作

谈到促发活动和争议的画作《日本女人》,这幅画作是印象派大师莫内(Monet Claude)于 1876年完成的作品,画中的女人正是他的妻子卡蜜儿(Camille),《波士顿环球报》介绍到,当年莫内是想嘲讽当时席卷巴黎艺术界的日本风,于是她的太太卡蜜儿换上了艳红色的和服,还用金色的假发来点出欧洲血缘。后来的研究学者谈到 19世纪时欧洲人的“亚洲痴迷”风潮时,多指出那其实是一种带有分化和偏见的东方主义。

小补充:东方主义不好吗?

根据《维基百科》介绍,东方主义为西方作家、设计师及艺术家对东方的模仿及描绘。以东方主义形容西方对东方的研究是有负面意思的,在“西方”的知识、制度和政治/经济政策中,长期积累的那种将“东方”假设并建构为异质的、分裂的和“他者化”的思维。在一些激进作品中,东方甚至被认为是西方的对立面;即将所谓的“他们”(They)表现成“我们”(Us)的反面。

和服来自日本名古屋

至于仿造画作诞生的和服,这其实来自日本名古屋美术馆,日本馆方想提供民众体验和服的机会,波士顿的美术馆恰好是名古屋馆的姊妹馆,双方交流了这项展件,波士顿美术馆的副馆长凯蒂(Katie Getchell)说,体验和服的活动在日本获得相当大的回响,他们也希望波士顿人有体验的机会。

凯蒂说:“参观民众很珍惜这样的机会,他们可以看见实体的和服,并且试穿和欣赏和服上精细的工艺之美,另外这也能让他们更可以体会画作的背景,想像当年身为一名住在巴黎的女子,穿上来自东方的和服并让丈夫画下是怎么样的心情。”(延伸推荐:“日本女人随时都要带妆”背后的日本礼貌哲学!

网友:感到羞耻

艺术馆的活动,也在网路上引发论战,批评馆方的网友就认为这是个失礼的活动,BBC 报导中提到,网友 Junko Goda 留言:“波士顿美术馆,欣赏和挪用是不同的事情,我曾住在波士顿也很爱到美术馆参观,这次我只替你们感到羞耻。”,另一名网友 Aaron P 也写道:“你们加诸在受影响者的冲击力,并不会因为你们不觉得自己是种族歧视者或是你们没有挪用他人文化而减小。”

筹办抗议活动的阿米斯说:“我真的不知道这样的艺术活动可以达到什么教育目的,若要说有的话,大概就是更加深各种万圣节变装活动的印象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