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周,我们从一张小男孩的哭泣照片看更深远的同志权益,同婚法案过后,仇视还是存在。

街头摄影师 Brandon Standon,同时也是 humans of newyork 的粉丝页经营者,7/4 上传了这样一张照片。7/4 正值美国的国庆日,小男孩的眼泪却让人如此心碎。

“我是同性恋,我对未来感到害怕,我怕别人不会喜欢我。”"I'm homosexual and I'm afraid about what my future will be and that people won't like me." 小男孩说。

6/26 美国欢庆同婚法案通过之际,同志族群有了另一种纪念相爱的选择方式,LGBT 的权益却并未随着法案通过而有大跃进,仇视心态依然存在,我们在欢呼之后,有人仍在暗地里哭。小男孩哭了,因为当他选择对自己诚实的同时,也代表他要面对的不再只是自己,而是让他更害怕的巨大社会。(另一种眼泪:蔡康永谈演艺圈出柜的孤独

我们都听过这样的话,“我当然支持同性恋啊,只要我的孩子不是同性恋就好。”似乎当你承认了同性恋倾向,你就注定要走向一条比较辛苦的路,你就注定要面对太多质疑与太多标签。我想知道的是,我们的社会能不能有让人不怕的本事?

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 Hillary Clinton 看到这张照片后,留下了文字:“来自大人的保证:你的未来会很美好!你会发现自己能做的比想像中更多,你会发现自己有能力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这世界上有许多爱你且相信你的人们,去寻找他们吧。”“Prediction from a grown-up: Your future is going to be amazing. You will surprise yourself with what you’re capable of and the incredible things you go on to do. Find the people who love and believe in you – there will be lots of them.”

Ellen Degenere 看到照片后,同时也回应:“不仅只人们会喜欢你,人们更会爱死你!我才刚看到你的故事,我已经爱死了你这个小男孩。” "Not only will people like you, they'll love you. I just heard of you and I love you already."

其中一位读者也写道:“我在12岁的时候,意识到自己是同性恋,而这完全把我吓坏了。我不敢想像我的未来。但是当你对自己真诚的时候,人生永远能找到出路。坚持下去,夥伴!” “I knew I was gay when I was 12, and it freaked me out. I was petrified of my future. But things have a way of working out pretty well when you are simply true to yourself. Stay strong buddy.”

这些言语如此温暖,我只希望当小男孩怀抱来自虚拟世界的鼓励走向前,他可以少面对一些现实世界的冷酷与无情。当我们乐于在网路世界按赞键盘表态之际,也不要吝啬在现实生活中给予拥抱。(推荐阅读:【酷儿留学手记】家,是同志耗尽青春理解的一个字

属于台湾的革命:同志权益进行式

让我们接着来看看台湾上周六的同志权益进行式。

7/11 号,伴侣盟以“平等,不能再等”为口号,号召婚姻平权走向街头。近三千人从国民党中央党部前出发,要求国民党与民进党两大党针对婚姻平权具体表态,别再顾左右而言他,并承诺于本届立法院最后一会期排案审查法案。(推荐阅读:美国宪法保障同婚之后:台湾不是第51州,我们的战场在国会


图片来源:伴侣盟

伴侣盟执行长许秀雯表示:“对于选民而言,婚姻平权已成为重要的投票因素,年轻人受够了政治人物对于婚姻平权采取暂时不表态的沈默。”

许秀雯更大方分享自己爱的人就在身边,许秀雯说自己年轻时根本想都没想过结婚,有一天突然发现自己不能说是不婚主义者,因为“连选择权都不存在的时候,怎么能说自己是不婚主义?”婚姻不是唯一真理,但是同志不该被剥夺选择婚姻的权利。(伴侣盟推荐阅读:想大大方方的出柜,名正言顺地说嘿这是我太太

曾拍摄《伊莎贝尔他他篇》广告的何祥与王天明也到场。成家三十年,72岁的何祥表示自己深怕有生之年看不见法案通过,“如果哪一天我往生了,跟我生活30年的伴侣什么都不能替我们决定,在法律面前我们只是陌生人。我们两个人成立这个家,但因为现在不公平的法律,使我们两个没有权利保护彼此,保护这个家。”(同场加映:同志爱情的真实画面:爱,有血有汗


图片来源:伴侣盟

游行最后,人们以“平安”与“平权”点灯为台湾祈福,在台湾混沌未明的同志现况之下,愿做黑暗中的光束。我想着美国小男孩的眼泪,想着 7/11 一起走上台湾街头的人,觉得我们正站在一个时代的转捩点,都有权为自己选择一个更多样的未来。